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吃成二百斤的胖子
    章太妃道:“若是初夏嫁人,我可得给她添份厚些的嫁妆,就是不知初夏那孩子喜欢什么,整日就见她舞刀弄枪的,可刀枪那些都是王爷收着,送了也算不得我送的,不知送她一套首饰,她会不会喜欢?”

    刘双喜笑:“婆婆的眼光好,挑的添妆定是最好的,初夏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就是不喜欢了,初夏还能说出来?刘双喜觉得章太妃在这件事上真没什么好为难的,只要把东西准备的不寒酸就成。

    章太妃点头,“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回头我就去找找,当初我嫁过来时嫁妆可丰厚了,把别人都羡慕坏了,里面值钱的东西可不少,就是在外面买都未必能买到那么合心的。等过几日你也过去看看,挑着什么喜欢就都拿去吧,我一把年纪了也用不上。”

    见章太妃说着就要去翻箱子,刘双喜制止道:“婆婆,此事还不急,初夏和景大哥就算情投义合,离成亲也还得些日子,您晚些再找也不迟。”

    章太妃也觉得自己太急躁了,坐好后问刘双喜,“那王妃此来还有别的事情吗?”

    刘双喜道:“今早王爷叫了一些在美食摊租了摊子的商户来家里把他们要做的美食都做一遍,媳妇和府里的人都尝过了,虽说还有些小毛病,但改进后还是很不错的。我想着明日再叫一批过来,婆婆到时若是不忙就留在家里尝尝。”

    章太妃苦恼地皱眉,“我这几日在养生坊学了不少养生上的知识,吃的也都是养生坊的养生粥和养生菜,那些街边的小食虽好吃,可不是大油大盐就是烟薰火燎,太不利于养生,我就不吃了,王妃也不要多吃,回头得了空,我们一起去养生坊吃。”

    刘双喜哭笑不得,想不到章太妃每天去养生坊就是为了吃养生坊的养生饭菜,不过吃了这些日子,章太妃的脸色还真好了很多,尤其是汤包着养生浴,再有专门培训过的侍女用的美容手法,皮肤也嫩了许多,脸上的褶子都平了不少,再这么下去没准真能年轻个十几岁呢。

    看来章太妃是美容上瘾了,刘双喜深知女人对于美的疯狂,当初她减肥都有些成狂,若不是云珞逼着她吃饭,没准她真能把自己瘦成一道闪电。

    既然章太妃为了美不肯吃那些小摊的美食,刘双喜也不强求,只是道:“婆婆,那些都是媳妇教给她们的,其实媳妇这里还有比那更好的呢。”

    章太妃听了眼光就闪亮亮的,“真的,那我还去养生坊霸着别人的位置做什么?明日我就在府里不出门了,你把那些更好的和我说说。对了,你那边是不是建了个泡澡的池子?回头我也叫几个工匠来,在我院子里也挖一个,你给我配些滋养的水来。”

    刘双喜道:“媳妇遵命。”

    刘双喜就当着章太妃的面,把一些简单的美容手法教给她身边的丫鬟,教完了又道:“其实婆婆可以去养生坊挑一个合心意的侍女回来,她们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一些推皮过血的手法一时也教不会。还有那些好的养生粥媳妇亲自给婆婆熬,到时咱们和府里的丫鬟们一起吃,把人人都吃得美美的,出了门就是活招牌。”

    章太妃抚着掌笑,“你就会逗我开心,成啊,既然王妃开恩,你们还不谢谢王妃?”

    丫鬟都是十几岁的姑娘家,哪有不爱美的,听了章太妃的话,纷纷向刘双喜福身道谢,左右下午也没什么事儿,刘双喜干脆就去厨房里熬养生粥,到了晚上云珞回来,瞧着桌上简单地摆着的一碗粥和两碟菜,顿时没了食欲,哪怕刘双喜让人去厨房刚端来的鸡汤也让他有些食不下咽。

    刘双喜道:“整日大鱼大肉吃着,肠胃都要受不住的,偶尔喝些粥吃点素,就当是给肠胃放个假。”

    云珞勉强地喝着粥,虽然到嘴里味道香甜,可王爷饿了,只一碗粥如何能够吃饱?

    夜里饿得难受,翻来覆去睡不着,把刘双喜从睡梦中推醒,晚饭吃不饱,王爷就用另一种方式吃,直把刘双喜折腾的怨念深重才满意地睡了。

    第二日早起,桌上摆满了实实在在的大馒头,王爷心满意足地吃了个饱,相信王妃晚上不会再给他只喝一碗粥了吧?

    刘双喜望着王爷略有些得瑟的背影,怨声道:“相公,你最近好像胖了好多,再这样吃下去,怕是要吃成二百斤的大胖子了。”

    云珞脚下一绊,想到曾经刘双喜伟岸的身姿,头上顿时冒出两道黑线,但回过头却对刘双喜邪狞一笑,“王妃娶了,儿子也有了,别说二百斤,三百斤我也不怕。”

    说完,得意地负着手出了门,留下刘双喜咬牙切齿:怎么不把你肥死!

    亲手熬了一大锅养生粥,让人给章太妃的院子送去一些,自个儿也坐下来慢慢地喝。

    想着初夏两日没来了,又不知吕百草之前给景礼吃了什么,若真是她想的那样,两人好事该近了,她是不是也该推动一下?

    可初夏毕竟是个姑娘家,她若是直接问了,初夏会不会不好意思?

    刘双喜决定,先派个妥帖的人去探听一下,或是把初夏以对账的名义请来王府,没准初夏自己就能实话实说了。

    可派谁去呢?彩云心细,可她是知情人,万一见了她初夏害羞呢?别的人又没有彩云心细,不知道实情去了也未必知道她想让去打听什么。自己去王爷还不让,而今日又请了一些人来府里试做美食,她也走不开。

    刘双喜这边还在纠结人选问题,珠儿从外面进来,手里抱着一个红色的布包,将布包放到桌上,一边打一边道:“王妃,太妃让人做的嫁衣做好几件,你试试看合身不,不合身就让他们尽快改。”

    刘双喜‘哦’了声,拿起嫁衣比了比,因出嫁的日子选在五月,正是热的时候,嫁衣选用的便是轻软的薄纱,但上面绣满了金色的祥云等图案,倒是红色的纱底不显,刘双喜看一眼就觉得晃眼睛。

    刘双喜试穿了一下,总体感觉还不错,美中不足就是绣满紧密的金线后,嫁衣显得有些僵挺,没有想像中的柔美。

    而且,在她看来女人嫁人时穿红色的嫁衣最美,可这都绣满了金线,倒有些像暴发户,可这里以金色为贵,若真穿了一身红的嫁衣,怕又要被人嘲笑小家子气了。

    刘双喜将层层叠叠的嫁衣试穿一遍,总体来说的感觉就是,热!

    虽然嫁衣选的都是最轻最软最薄的纱料,可上面的绣花却是真材实料,那个厚重哦,这才近四月的天,试了一回就有些出汗,等到五月时出嫁,不得把人闷坏了?

    刘双喜对再嫁一次就有些心有余悸了,有些后悔答应章太妃把日子定在五月,哪怕是选在有些凉爽的八月也好啊,那时菊花黄、蟹子肥,再办一场全蟹宴多好?

    珠儿看刘双喜穿好嫁衣,在旁眼都直了,“王妃,你若是再梳个新嫁娘的髻,王爷不定被迷什么模样呢。”

    刘双喜白了她一眼,“小孩子家家的说这话也不嫌羞。”

    珠儿嘿嘿地傻笑,刘双喜将嫁衣脱了下来,珠儿接过好好地叠好,“王妃穿着怎样?”

    刘双喜道:“好倒是好,可这绣得也太紧密了,都要看不出红了。”

    珠儿道:“就是金色才好,金色贵气。”

    刘双喜自然也知道这些,想着这是章太妃亲选的花色,她再成一次亲也是为了让章太妃心里好过,倒也不计较了,只是对珠儿道:“你待会儿把嫁衣拿去给太妃看看,她若看着好就好。”

    珠儿答应着,将装嫁衣的包又包上,对刘双喜道:“王妃,初将军前日让王妃帮着请了大夫,大夫怎么说的?”

    吕百草的那些话,刘双喜当然不好对旁人说,只是摇头道:“大夫说的那些我也听不大明了,等改日见了初将军你自个儿问吧。”

    珠儿便担忧道:“吕老都给请来了,那人的病是不是很重?”

    刘双喜道:“不是说了我也不大明了。”

    珠儿便有些急道:“王妃,要不你让奴婢去瞧瞧呗?”

    刘双喜本意也是想派个人去看看,可瞧着珠儿这一脸呆萌的样子,虽然瞧着机灵,但人却有些冒失,王爷不是说了,外面不但丢小孩也丢姑娘,就珠儿这模样,脸上都写着快来拐我似的,真放她出去,自己在府里能安心吗?

    其实还是派个汉子去最好吧?要不派个婆子也成,这么呆呆萌萌的小姑娘再给人拐了。再说,万一初夏和景礼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她派个小丫鬟过去可是很讨厌的好不好。

    刘双喜摇头,“算了,若真有什么初夏会过来或是让人过来,既然没有消息传来,应该是没事。”

    珠儿一脸失望地抱着小包去给章太妃看,刘双喜知道这丫头性子活泼,就知道这是被她宠坏了,可实在是小丫头太可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