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王爷祖上是卖小鱼干的
    至于说摊子,刘双喜想:等她们回家被男人训一顿,就冲着她们男人追随王爷这么些年,摊子总是要还给他们家的。

    可正想着,云珞从外面进来,进门就先看刘双喜的脸色,见她脸上并没有带着怒气,这才松了口气。

    回身对身后的侍卫吩咐了几句,再让人都下去了,才朝着刘双喜走来,边走还对着刘双喜身边的丫鬟摆了摆手,丫鬟识趣地悄悄退下。

    云珞挨着刘双喜坐下,将刘双喜的手握在手里,刘双喜才回过神,对云珞笑了笑,“你回来啦,晚上给你做了豆豉蒸鱼。”

    可这样的笑看在云珞眼里却像是受到了伤害,不免劝道:“你别伤心,出身有什么好想的,我们云家祖上据说还是卖小鱼干的,若真往上数几代,他们家里也未必都个个出身高贵。”

    刘双喜微张着嘴,听云珞说完才慢慢地问道:“你家祖上真是卖小鱼干的?”

    云珞抓着刘双喜的手摸来摸去,“可不就是,就是那种从河里捞出来,去了内脏,用盐腌了再晒成干的小鱼干,用油扒拉扒拉就很香了。”

    刘双喜眼前一亮,“你说这个季节了不能再卖新鱼,若是把鱼腌了卖鱼干是不是也很好卖?还有干海参、干鲍鱼、虾干、螺干……有些味道是不如鲜的,但没准也能赚一笔呢。”

    云珞听了忍不住想笑,“看吧,出身低了又怎样?随便一句话我们双喜就能想到赚钱,行,双喜说好就好,回头我让人试着做些,海边的人别的不会,做咸鱼干倒是个个在行。”

    刘双喜道:“那不如你发个告示,就说我们收购咸鱼干好了,按一定价钱收来,到时再往外运出去卖,不但可以赚钱,还省了不少尽力,最重要的是那些渔民百姓也能跟着赚些钱。”

    云珞道:“好,我这就让人去拟告示。”

    刚要起身,想到艾夫人的事,云珞又坐下,把刘双喜的手又抓回来,“刚刚的事我听说了,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大不了就不把摊子租给他们,本王的王妃可不能受那些气,若是你还不解气,回头我再申斥艾正文他们一顿。”

    刘双喜忙道:“别别,我其实也没怎么气,只是当时那场面我若不发作她们,往后还怎么服众?咱们的生意也不能只美食摊这一项,若是总有人想着咬尖,久了也麻烦,刚好她跳出来,我就想着先杀一儆百,过后只要她认个错,生意总还是要做的,毕竟艾将军他们也是你手下得用的人,总不能为了这件事就都离心了。到时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我的态度也明确了,她们也受到教训,也算是一举两得。”

    云珞见刘双喜说起这件事时还有些小得意,可见她是真没放在心上,想想也是,这么久了,真让刘双喜生气的事儿有几件?多半真是想要杀一儆百。

    正说着话,下人来报,说是门外表姑爷求见,云珞就有些不悦,“他来做什么?不见!”

    刘双喜则是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在华阳城里能被称为表姑爷的就只有那位姓花的富商,来了几个月,大概这位花姑爷也知道自家那位夫人不被王爷和王妃待见,一直都没登门,就是那位表小姐也一直没来,虽然不知她当初紧赶慢赶追云珞的结果的怎样的,但显然并不是表小姐所期待的。

    可人来了,不被又被硬塞了那么位夫人,刘双喜觉得王爷其实还是欠着这位表姑爷的,刘双喜道:“来都来了,就见见吧,毕竟是亲戚。”

    云珞看了刘双喜一眼,才对下人道:“那就让他到花厅说话。”

    等下人退下一会儿,云珞才起身奔花厅,刘双喜道:“你可别忘了,收鱼干的告示。”

    云珞道:“忘不了,我先让人把告示写了再去见他。”

    刘双喜虽然想说让人久等不好,可他说来就来,连个拜帖都没送,还不许王爷把手头的事情办完再见?尤其是身份摆在那里,晾他一两个时辰他都不敢有怨言。

    云珞走了一段时间后,珠儿从花园外面探头进来,见只有刘双喜坐在那里便小跑着过来,“王妃,王妃,我刚刚出府去初将军那里看了下,初将军竟然不在府里呢。”

    刘双喜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口,这才睨着珠儿,“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我不让你去,你偏去,就不怕被人拐了?”

    珠儿‘呵呵’笑着装傻,刘双喜无奈地道:“下次可不许了。”

    珠儿答应的挺痛快,随即问道:“王妃,初将军不在府里,会去哪里了?”

    刘双喜心里想:不在自家,自然是在景礼家了。

    可这话怕教坏小姑娘,又怕万一不是她想的那样,平白再让初夏清白受损,便白了珠儿一眼,“脚长在初将军腿上,我怎会知道她在哪儿?”

    珠儿失望地垂下头,但很快又精神了,“回来时奴婢还有府门外看到百里少爷了,王爷上次不是说不让他进府吗?这么久了居然还不让进呢,看把百里少爷急的,我都替他脸红。”

    刘双喜道:“百里少爷从前总来咱们王府吗?”

    珠儿道:“从前有一阵子是总来,后来王爷失踪了两次,那时候百里少爷就不怎么来了,不过王爷在的时候百里少爷一来就嚷着要吃好吃的,从前奴婢都不知道那些好吃的是哪儿来的。后来才知道那都是用王妃给王爷的料做出来的,凭什么他百里少爷一边吃着王妃做的好吃的,一边还要骂王妃不好?反正王爷不让他来王府后,整个府里的人都高兴着呢。”

    刘双喜听了掩嘴笑,“看来你们的心都向着王妃啊。”

    珠儿立马把胸膛挺得高高的,还用力地在上面拍了两下,“那是,奴婢们都知道王妃的好。”

    刘双喜看了眼珠儿平坦的胸,忍不住提醒道:“别拍了,本来就小,再拍就没了。”

    珠儿顺着刘双喜的目光,低头看了眼才明白刘双喜说什么,脸便红得像熟了的番茄,“王妃,您真坏!奴婢不理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