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药不行啊
    这里是靠着城南的一处老宅子,宅门都有些破败,院墙上甚至还豁了一个口,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样破旧的藏不住任何声音的一个宅子里,会藏着城里被拐的孩子们。

    在老宅子的旁边还有不少宅子,也都是破败得无法住人的房子,显然房子的主人已经不在,这里虽然还有房子在,但走了这么久却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刘双喜让护院们都进到那些房子里隐住身形,她也跟着进到一个破院子里,不多时知道王妃带人过来的影四潜行过来。

    可在听说来的都是王府的护院后就有些傻,低声问道:“王妃,就这些人……怕是不好办啊。”

    刘双喜道:“先别管这些,里面有多少人?孩子们都被关在哪里?你都打探明白没有?”

    影四道:“前面那座宅子曾经是住着一个女人,传闻她是一个行商养的外室,后来不知怎的连着府里十几个下人一同被人杀死在屋中,后来就传那座宅子闹鬼,至此后宅子就没住过人,连带着周围的宅子的人也都搬走了。据属下打探的结果,里面有二十七个拐子,有男有女,孩子们则被关在后面的地窖里,只是属下不敢贸然接近,不知地窖里究竟关了多少人。”

    刘双喜点头,“不错,你待会儿再潜进去,只要拐子们不是想要将孩子们转移走,你也别打草惊蛇。我带这些人过来也不是要打打杀杀,也就是以防个万一,只要他们不走,依本王妃的意思还是等王爷带人过来为好。”

    听刘双喜这么一说,护院和影四都松了口气,他们真怕王妃会好大喜功,带着他们不管不顾地冲进去。

    而以影四的本事,能够成为影卫,先是隐身的能力就很出众,知道刘双喜不会冒进,影四又潜回到破宅子里,暗中盯着那些人。

    影四刚潜回去不久,就听到一阵阵车轱辘的声音过来,刘双喜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先是一愣,便不顾护院的阻止小跑到门前,对着推车的人招着手道:“景大哥……哎,这儿了。”

    景礼正推着车往前走,听到声音转头就看到刘双喜鬼鬼祟祟地在一个破院门后朝他招手,就知道有事,将车往路边一停,景礼又看看四下无人,才朝破院子走来。

    被刘双喜一把拉进院子里,景礼刚想说这不大合规矩,被人看到不好,结果进到院子里就看到院中站了二十多人,有男有女,连上次因嘴欠被他揍过的百里杨也在,景礼长长地吁了口气。

    之后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百里杨那句话也不算有毛病,不过就是问了初夏自己是不是她男人,当时他以为初夏是女人一时误会才把百里杨揍了,让他出了个丑。

    好在景礼脸上一直都没过多的表情,尴尬了也不会被人看出来。

    刘双喜没好气儿地道:“景大哥,你刚刚想到什么了?”

    景礼遮掩地笑笑,刘双喜又道:“几天没见着初夏了,也不知她怎样了。”

    景礼的脸便红了,这回真是连耳根都红透了,而隐约的刘双喜还从他的眼里看到喜色,刘双喜便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推着车过来是这边也有快餐要卖吗?”

    景礼道:“前面那座宅子里有人定了饭菜,我每天过来送两趟。”

    刘双喜先惊后喜,踮着脚指着前面,“就那个墙豁了个口的宅子?”

    景礼点头,刘双喜大喜,“景大哥,你可替我们解决了难题了。”

    景礼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可见刘双喜喜形于色,身边又跟着这么些的护院,连与她不对付的百里杨都在,显然前面的宅子有问题,这几日他每日来送饭菜,那些人也神神秘秘的,难道是……想到最近在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孩子被拐事件,景礼有些后悔之前没有多想。

    刘双喜见景礼神色中透着懊恼,忙道:“影四进到里面盯着那些人,可那些人都会功夫,影四一个人怕是应付不来,而我们又怕他们狗急跳墙伤害孩子们,一时没有办法,景大哥,这次真得你帮忙了。”

    景礼道:“景某能做什么?王妃尽管吩咐。”

    刘双喜问身后的护院:“你们可知有什么药无色无味,还能把人迷晕了?”

    便有护院道:“王妃说的可是蒙汗药?”

    百里杨便摇头道:“那药苦,江湖高手只要当心就能尝出来,对付普通人还成,对付这些人怕是没用。”

    刘双喜道:“那有没有更好些的?”

    百里杨和护院面面相觑,百里杨自认也是个君子,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护院们就真没研究过这些,他们的职责就是守卫王府,用药真不在行。

    景礼想了想道:“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眼看时辰要到了,我若不把饭菜送去,他们恐怕要起疑了。”

    刘双喜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景大哥当心点。”

    景礼答应着就要出门,百里杨嘟囔了一句:“瞧瞧,真是够关心的了。”

    景礼便立身回头,将拳头掰的嘎巴响,刘双喜摆摆手,“景大哥,没工夫搭理这种人,回头想揍拉上王爷一起揍。”

    景礼这才瞪了百里杨一眼,转身出了门,推上他的小车朝那处院子走去。

    来到院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便出来两个人,见是景礼,从车上把装饭菜的桶拎下去,又从院子里提了几只大桶装到车上,“明儿换点菜,这几日光吃这几样菜了,都吃腻了。”

    景礼道:“那你们想吃啥?才赚你们几个钱,事儿倒不少。”

    大概已经习惯了景礼冷声冷气,二人也不恼,“要不晚上你炖一大锅肉吧,这几日的菜太素,嘴里都淡得没味儿了。”

    景礼‘呵呵’道:“炖肉成啊,可就不是一个价儿了,你们之前每天一两银子只是菜钱,若是要吃肉,那得加一两。”“给你,不就是一两银子?等把货脱手了,爷还不吃你这破菜了,天天大鱼大肉。就你这什么菜都做的一个味儿的手艺,若不是因为贱,看谁吃。”

    景礼又‘呵呵’了,直到二人把房用力关上,景礼才在外面喊一声,“晚上吃不吃肉?”

    门又被从里面打开,一锭银灿灿的银子被扔进景礼的手里,“这是五天的,往后顿顿送些肉来。”

    景礼答应了一声,推着车子就走。

    听身后院门‘咣’的一声关上,景礼又拐了个弯,便转进了刘双喜待的破院子里。之前那边的说话声刘双喜都听到了,便低声对几个护院命令道:“你出城去找吕老,问他可有下到饭菜里无色无味的药,你回王府看看王爷那边得到消息没有,还有你们几个,尽量去四城门知会一声,让他们都盯紧些,不能让这些拐子有机会混出去。”

    护院领命了很快离开,百里杨手揣在袖子里,微扬着下巴看刘双喜和景礼凑在一块说话,本来想要酸几句,可想到景礼上次揍他时的身手,最后还是怂了。

    景礼和刘双喜商量过后,推着车子走了,刘双喜却忍不住道:“王爷去哪儿了?怎么就找不到人呢?”

    百里杨问:“王爷和谁出去的?”

    刘双喜道:“说是表姑爷来了要见王爷,原本王爷还说不想见,可毕竟是亲戚,最后还是见了,后来说是表姑爷和王爷说了什么,王爷就同他一同出府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人,真是怪急人的。”

    百里杨想到云珞的功夫还是很高的,一个表姑爷算不上威胁难得安慰道:“你也别太急了,云珞他心里有数。”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他功夫好,可这不是有拐子等着抓?若是王爷在还能轮到我带人出来?行了,你也别说话了,再被听了去。”

    百里杨本来是好心安慰刘双喜,可刘双喜这态度明显不想和他和解,百里杨闹个无趣,干脆就蹲在墙根下不说话。

    足足一个多时辰后,去城外找吕老讨药的护院回来,手里拿了个瓷瓶,蹑手蹑脚地进院后,将瓷瓶交给刘双喜:“王妃,吕老说这瓶药药性甚强,只要一点点就能迷倒一片人,保险点是加到饭菜里,若是危急时也可以对着人扬。”

    说完,又拿出一小瓶,“这瓶是解药,抹在鼻子上就行。”

    刘双喜答应了,将两只瓷瓶都打开,解药那瓶打开就是一股刺鼻的辛辣味,刘双喜赶紧给盖上,药粉那瓶打开看看,是白色的细粉末,怕闻完了中指路就没敢闻,将瓷瓶收好就等着景礼来了。

    百里杨凑到刘双喜身边,“那药到底成不成?别关键时候没用。”

    刘双喜不理他,百里杨又道:“要不找人试试吧,我心里总是没底,刘双喜转个身给百里杨一个后背,百里杨依然锲而不舍地继续。

    ”你这人真是烦!“虽然说着,刘双喜还是将药瓶拿出来,倒了一点儿在帕子上,百里杨便眼神闪亮,等着刘双喜找人来试药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