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人间蒸发的王爷在哪里?
    路上影四来报,拐子共抓了二十五个,跑掉两个,而跑掉的的两个竟是这些拐子的头领和他身边最信任的手下。

    刘双喜的眉头就锁了下,虽说孩子和姑娘们都救了出来,可跑掉的却是大鱼,这次营救任务看来只完成了一半儿,万幸的是孩子和姑娘们都没有受到伤害,尤其是那些姑娘并没有受到侵害,或许是拐子想要把她们卖个好价钱吧。

    刘双喜让人赶紧传令全城戒严,尤其是城门更是不许放可疑人士出去。只是对抓到那两个拐子却不抱多少希望,人在眼皮子底下怎么跑的都没看到,可见这两人很是油滑,那样的人就是跑到城门要出去,守城的兵真能看出不对吗?

    耽误了这么久,那两人若是要出城,怕是已经出去了。

    一直回到王府,刘双喜才想起来,之前和景礼说好晚上他送来饭菜,在里面下了药后再行动,却不想计划没有变化快,他们已经先一步动手了却忘了通知景礼行动结束。

    若早知要动手,还不如就不让景礼回了,以他的功夫,或许就能抓到那两个拐子呢。

    派人去景礼那里通知一声,免得他再白走一趟,刘双喜对于拐子头领两人逃掉还是耿耿于怀。

    而此时的景礼,早已经把晚上的肉炖好了,按计划推着车破宅子那边过去。因那边早已荒废,平常人也不会到那边,即使把拐子抓了,在没有公布之前并没人知道此事。

    景礼推着车走了一段路,迎面看到两个人朝他走来,景礼便起了戒心,直到两人快到近前,景礼已然认出其中一个就是拐子中的一人,当初就是他来和自己说让他每日送两顿饭过去。

    而另一个,从态度上看,却像是在拐子中有些身份的,二人朝着景礼一路过来,走得近了更是加快了速度,显然是来势汹汹。

    景礼将车停下,那两人也很快就冲了过来,其中那位身份高些的指着景礼道:“定是你小子告的密,害我们那些兄弟被抓的抓、杀的杀,今日爷爷和你没完!”

    喊完,将背在身后的大刀抽出朝着景礼就砍,景礼不慌不忙地躲过大刀,却对二人的身手有些惊赞,虽说这两人不是他的对手,可这样的身手放眼江湖也能数得上。若是去从军也不会是默默无闻之辈,竟然就做了拐子,也不知是图了什么。

    可想到自己不也一直在江湖上漂泊着?大概这就是人各有志,他的志向的游遍天下,他们的志向就是损人利己。

    景礼三下五除二将两人治服,或许是没想到景礼会有这般身手,他们这次过来砍人只当是十拿九稳,直到被捆结实了才恍然明白,这个卖快餐的却是高手中的高手。

    景礼也不管这两个人是怎么想的,先用绳子把他们捆了,又将捆饭桶菜桶的绳子解开一些,再将他们捆到车上,直捆的动也动不得,才从地上将他们的大刀拣起来放到车辕上,推着车朝定北王府的方向走去。

    既然之前那人已经说了他的兄弟被抓的抓、杀的杀,显然那边已经不必他再给送饭菜,这两个人还是送到定北王府交给定北王发落才是。

    景礼推着车一路走来可是吸足了目光,最近景礼在城中卖快餐也出了些风头,又兼之他与初夏的关系也让人好奇,逢人便问:“景先生,这两个人是怎么得罪你了?”

    景礼琢磨着他这一路走来,虽说已经算不上低调,就是有漏网之鱼也不敢来劫人,怕是早就逃走了,可拐子被抓这么大的事儿,可不好从他这里传出去,只是应道:“拦路抢劫的,运气不好被我抓了。”

    一听是拦路抢劫,就有人过来,抬起车上绑着的二人看,想要认出这是城里的,还是从外面来的,结果看来看去都不认识,只是在二人头上拍了几下,“胆子给你大的,青天白日就敢拦路抢劫,是没把华阳城的巡城放眼里吗?”

    不时有人过来打上两巴掌,景礼还没到王府,他抓了两个拦路抢劫犯的消息已经传进了王府,人才推到王府门前,管家就已经带着人迎了出来,影四看过后,轻轻地朝管家点了下头,已经确定二人就是跑掉的拐子头领。

    景礼把人送到了,推着车就要走,管家将人拦住,“景先生,您先别走啊,这次多亏了有您相助,才没让这二人逃掉,晚上府里举行庆功宴,于情于理您都该出席。”

    景礼为难了下,想到这两日因害羞躲到养生坊里不肯出来的初夏,尤其是今晚算算日子,是初将军与某位姑娘共进晚餐的美好时光,即使都是姑娘家,他也觉得心里火烧火燎地不舒服。

    景礼认为自己最好还是去养生坊门外等着,什么时候初夏出来,他要和她解释一下,就算那晚没有吕老不羞的药,他也已早已心悦初夏了。

    结果要拒绝,管家就朝他挤眉弄眼地道:“初将军也在!”

    一句话就让景礼把拒绝吞了回去,至于为何初将军没有和某位姑娘共进晩餐他已经没心思去考虑了。

    刘双喜回到府后就将人遣退,柔声问这些姑娘被拐的经过,得知这几位姑娘都是逛街时遇到一位美貌的夫人,那位夫人或是请她们帮着看自己相中的布料是否好看,或是胭脂颜色是否够正,相谈甚欢后就相约着去茶楼喝一杯茶,茶水下肚后就人事不醒,再醒来就已经在那个地窖里了。

    众人经历大同小异,通过描述那位美貌的夫人也应该是同一个,喝茶的茶楼也是同一间,刘双喜立时下令让人去找了支巡城的卫兵,将那座‘品茗楼’包围,可到底还是晚了,楼里只剩下几个一问三不知的伙计,掌柜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刘双喜让人将几位姑娘带下去好好洗漱一番,换了新衣后再出来,果然个个都是貌美如花,看来那些拐子拐人也是很有水准,并不是什么人都要。

    至于说出府就像人间蒸发的王爷,一直到庆功宴开始也没有出现,让刘双喜也不免忧心忡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