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此时华阳城外,云珞带着人趴在草丛里,盯着前面那间藏着地道入口的草屋,大半天了一无所获。

    云珞倒还能沉得住气,旁边的花茂却已经头上见了汗,“王爷,你且听我说,这入地道连通着城南的一间废宅,我也是无意中才发现有人在此出入。今早在品茗楼见到那人,无意中听到他与人商谈要用密道运货,我想着是不是与近日城里失踪的孩子有关。可我就是一商人,也不敢跟的太近,才想着要通知王爷。可谁知都这时候了,他们还没出来。”

    云珞道:“你确定他们说的是今日?”

    花茂用力点头,“绝不会错,他们说的就是今日晚间,或许还要再晚些吧?”

    花茂说的不确定,云珞却半点不敢松懈,若是有那些孩子和姑娘的消息,哪怕只有一成的希望,他也不能放弃。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云珞派了人回城去通知刘双喜一声,就说王爷晚上不回城了,免得王妃担心。

    半个时辰后,派出去的人快马加鞭地跑了回来,离得有段距离便翻身下马,跑到云珞身边,“王爷,王妃带人把拐子捉了!”

    ‘嘎巴’一声,云珞把手边的一段枯枝掐断,这个王妃,真是让人不省心!

    拐子被抓,等着接头的人想必也被惊动了,他们在这里等着也没多大作用,云珞下令,一部分人牵着马回城,并将四城门守住,不让可疑之人进出。

    他则带着另一部分人从茅屋的地道入口进入,倒要看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那些人挖的地道规模有多大。

    敲敲打打,终于发现地道入口开在一个灶台之下,那里有一块可以抽出的石板,如所有灶台一般满是黑灰。

    若不是花茂一再保证茅屋里确实有地道,手下又刚好有人精通地道口的设计,并不显眼的地道口就要被忽略了。

    将石板抽出,露出窄小的地道口,下面黑漆漆的,用火把在下面一照,隐约可见到下面并不深。

    云珞首先跳了下去,地道果然并不深,离着地面也就一丈左右,云珞拿出火折子打亮,便看到墙上架了一架梯子向上。

    下到地道里,就是一个可容两个人并肩通过的长长地道,个子高的还要微微低头。

    云珞说了句:“安全!”上面的人便一个接一个地跳下来,花茂不会武功,不知下面有多高,并不敢跳,有人上来扶着他顺着梯子走下去。

    因不知这处地道通风怎样,之前点的火把也不敢再点,只有云珞手中的那支火折子散发着微弱的光。

    地道看似很长,走了大约一刻钟便走到了尽头,尽头处还有一架梯子,云珞便顺着梯子往上爬,果然到了顶上又是一口大锅,云珞伸手用力,大锅便被推开。

    听着上面没有异声,云珞才从灶台里爬出来,发现已经到了一处民居,但显然这里早已无人居住,从房顶露着的大洞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一只横梁就砸在灶台的边上,破旧的门窗歪在框上,荒废了几十年的模样。

    云珞从灶台里爬出来,完全不在意身上脸上都是黑灰,身后陆续有人爬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有人猜测:“王爷,这不会是城南鬼宅那块儿吧?”

    云珞点头,刘双喜就是带人从城南那里抓的拐子,地道也直通城南,他们又是从城南门出的城,只在地道里走了一刻钟就进了城,这里若不是城南鬼宅那片,还能是哪里?

    只是没想到,他们之前骑着马从城南门出的城,骑了大半个时辰才到茅草屋,从地道走竟然只用了一刻钟左右。

    而且这秘道又如此隐蔽,显然也不是近期才挖的,城南这块儿荒废了有几十年了,想来也不是这些拐子为了拐卖孩子而挖,那么就是这些拐子与挖地道之人是一伙的?几十年的布局,这些人真的只是为了拐卖几个孩子吗?

    天色已晚,云珞带人打算先回王府,明日再带人来城南查找线索。

    回到王府时,天已经大黑,王府的前花园里却热闹非凡,树上挂满了灯笼,将整个花园都照得亮如白昼。

    王府里无论是否参加了抓拐子的下人也都在这里庆祝将拐子一网打尽。而那些被拐的孩子和姑娘,因王爷还没回来主事,暂时也在这里由丫鬟下人们陪着。

    云珞一回府就得知这个消息,先回去简单洗漱一下,再换身衣服才来到花园。一眼就看到坐在上面的刘双喜和章太妃,示意看到他回府的下人不要声张,轻轻地朝刘双喜走去。

    从府门到这里才短短的一段路,耳边听到的都是王妃如何勇猛,不但两拳打倒两个拐子,还用大石帮着砸倒近一半的拐子。

    云珞知道刘双喜的本事,可想到她竟然不顾自身安危带人去抓拐子,他就一阵后怕,无论从哪里传回来的消息,那些拐子可都是武功高强且心狠手辣,他不敢想像万一失败了,他能否承受得了不幸。

    来到刘双喜身后时,刘双喜也还没发现他回来,正被初夏训得低着头喝酒。

    初夏道:“看吧,我说你,你还不吱声,是不是觉得我说屈了你?可你也不想想,你连功夫都不会,那些人却个个都会功夫,万一,我就说万一有个漏网之鱼,你这不都得危险了。”

    刘双喜道:“你别说我了,我这不是没事儿吗?当时那种情况,百里杨的人已经发现了拐子的老巢,我还能不派人去盯着?谁能想到王爷出城时把得用的人都带走了,我当时也没想到那些拐子还长心眼,每天都要出来巡查,动手也是逼不得已,也幸好府里这些护院还算不错。”

    章太妃也在旁说:“双喜,王府不能没有你,往后再遇到这种事,就是让拐子跑了,也不许你去涉险,知道吗?”

    刘双喜可以反驳初夏的话,却不能反驳章太妃的,闻言笑道:“婆婆放心,这回也是我把自己估计的太高了,下回我可不敢了,有事还是躲在王爷身后最好。”

    云珞突然冷声道:”你还有不敢的?依本王看,你可是敢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