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手得扇得多疼?
    章太妃让人给刘双喜带话:拐子是王妃带人抓的,人也是王妃带人救回来的,这种被人感恩戴德的时候王妃可不能莫名其妙地就低调了。

    刘双喜觉得她这样站在这里被人千恩万谢地又是磕头又是拜的,还真有些不适应,可章太妃发话了,她也只能在这里杵着,直到午时孩子们都被各自的家人带了回去,王府总算是清静下来,刘双喜才揉着被吵得有些发疼的脑袋回去哄乐乐睡午觉。

    很快,整个华阳城都在传王妃带人抓了拐孩子的拐子,虽说已经刻意隐去刘双喜一拳砸晕一个拐子,把石头当白菜扔的英勇事迹,但还是被传成了有勇有谋的巾帼英雄。

    百里杨想着这次他帮着王妃抓拐子有功,王府的人怎么也能待见他了吧,结果还是被拦在府门外,理由就是王爷和王妃都没说让百里少爷可以自由来去王府,让他想跟着那些找孩子的爹娘混进去都不成,谁让百里少爷这张脸在定北王府就是个熟面孔呢。百里杨气得想指着王府再骂刘双喜一顿,可又怕再把王妃得罪得狠了,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消气,最后只能忍气吞声地打道回府。

    而刘双喜派去城南鬼宅那片找百里杨的人回来说没找到百里少爷的人,刘双喜一面担心别真是被鬼拖走了,一面又觉得他自个儿回家了。怕让百里杨的爹娘担心,她还没敢派人去府里问,就让人在府门外盯着。

    等百里杨在外面喝了一碗羊肉汤,又吃了两笼包子,总算把胃撑满了才晃晃悠悠地回家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看到百里杨的身影,刘双喜派去的人招呼都没打,直接就跑回去给王妃报信,让百里杨脸上神色变来变去。

    显然这个人是王府的下人,在自家门前守着就是为了看他回没回府,可这看了自己就往回跑,是给那谁送信报平安吗?

    虽然不想说自己有可能是自做多情了,可想想,刘双喜还是关心他是否安全,也许昨日并不是有意把他忘在城南鬼宅那里吧!

    这样一想,百里杨就想:若是下午刘双喜派人来请自己过府想要和解的话,他就勉勉强强地答应她好了。

    谁让冤家宜解不宜结呢?云珞好歹也是多年的兄弟,就不让他夹在中间为难了。

    百里杨想的好,可等了一天、两天,也没等到刘双喜派人请他到王府去做客和解,百里杨郁闷地发现,他似乎被遗忘了。等他再得到王爷和王妃的消息时,却是王妃已经带着人回娘家的消息。

    刘双喜带着乐乐以及彩云彩月坐在马车里,车外是骑着马的初夏和景礼,车前车后则是五百人的侍卫队,还不算十辆马车里装的东西和随身跟来侍候的丫鬟。

    刘双喜和彩云彩月抱怨,“你们说,不就是回个娘家看弟弟,用得着这么大的排场?被别人看了还不得说我一朝得势,便要鸡犬升天了?”

    彩云笑:“小姐想那么多做什么?别人那是羡慕不来。”

    彩月也道:“爱眼红就让他们眼红去,大嫂现在是王妃,就该拿出王妃的气势。”

    刘双喜道:“我要什么气势啊,就是回来看个弟弟,如今往后回来一趟都要这么兴师动众的,我都不敢常回娘家了。”

    彩云道:“怎么的?小姐还想常回娘家?想的真美。”

    刘双喜就想到以她如今的身份,想出一趟门都不得自由,就像是回临县和梅西镇,这次回来了,下次还不定哪年能再回来了。

    好在临县离着华阳城快马加鞭也就一天一夜,刘四喜坐马车走个两天两夜也到了,她不能常常回来看他,等他闲了却可以常常去看她。

    这样一想,其实回不回临县和梅西镇真没什么好期待的,两个地方算在一起她也不过住了不到两年,说起来也没那么深的感情,只是这里有人让她牵挂罢了。

    因人多马多,孩子还小,刘双喜让马车行走的慢些,明明两天就能到的路程,走了两天也才走了一多半,看着天色不算晚,可过了这个驿站,前面要再走三百多里才有能容得下这么多人的驿站,最后从影卫暂时变为明卫的影一下令今晚就在此歇息了。

    刘双喜从马车上下来,若不是外面都是人,她真想伸个大大的懒腰,再伸一伸腿,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浑身都乏累。

    回身将乐乐抱下马车,乐乐还不乐意了,嘴里嘟囔着,“要爹爹,要爹爹。”

    刘双喜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爹爹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办,不能陪我们回来,娘陪着乐乐不好吗?”

    乐乐想了想,点头又摇头,就是吵着要爹爹。刘双喜无奈,只能一边哄着一边想办法分散他的注意,直到进了驿站的房间里,丫鬟们在地上铺了带来的天鹅绒地毯,再把乐乐的小玩具都摆在上面,被玩具吸引了注意力的乐乐才把爹爹暂时忘到脑后了,刘双喜这才腾出空接见驿站的驿丞。

    定北王妃出行自然是提前就派人飞马告辞沿途官府,官府还要对王妃的安全做出相应的措施,只是算着路程,王妃怎么也不会歇在这里,驿丞虽然做了些准备,但准备的却不多,可万万没想到王妃因世子年幼,耽误了不少路程,刚好今日就要宿在这里。

    好在驿站也接待过不少重要的官员,就是外国使节都接待了不少,倒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只是摸不准王妃的脾气,驿丞也怕侍候不好了会被责罚。

    虽然没见过这位王妃,但对于王妃的坏脾气他却略有耳闻,甚至还亲眼看到过王妃脾气不好的证据。

    想到正月里王爷赶着回华阳城时,被那位一看就是让人扇成猪头的表小姐拦着,戚戚哀哀地说自己的脸是被王妃给扇的,他就替那位表小姐疼的慌。

    结果他亲眼看着王爷一脸心疼,表小姐明显激动了,王爷问:“她是用手扇的你耳光?”

    表小姐点头,王爷又问:“她自个儿的手?”

    表小姐再点头,王爷眼里的心疼又加重几分,在表小姐泫然欲泣中王爷叹道:“怎么就不知用个木板什么的扇?这手得扇的多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