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王妃不是老虎
    当然,如此严密的组织,存在也不是一日两日,想到朝中官员的府邸不知被安插了多少那个组织培养出来的人后,刘双喜禁不住一阵后怕,“你说咱们王府会不会也有他们的人?”

    云珞摇头,“放心吧,王府里的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绝对信得过。”

    刘双喜放下一半心,另一半心却依然提着,谁知王爷这话有多少水分,万一就是为了安慰她呢?小心驶得万年船,她还是多留心一些吧!

    之后几天里,刘双喜担心吊胆地,看谁都像是废太子安插的人,连彩月那个粗神经的都感觉到刘双喜紧张。

    章太妃忍无可忍之后道:“王妃,你这几日是不是太累了?不如出去散散心吧!”

    刘双喜原想着摇头,可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想了想还是点头,可去哪儿呢?刘双喜晚上问云珞:“你买的温泉庄子可修好了?我想去看看。”

    云珞这些日子也感受到刘双喜的不安,有些后悔给她看了拐子的供词,又想起那日刘双喜勇猛地用大石砸死不少拐子,或许她是杀人后紧张。

    可温泉庄子还在建,都是按着刘双喜的想法建,工期绝不会短了,但刘双喜这样子也确实是需要散心,云珞道:“庄子还要些日子才能建好,你若是在王府里闷,不如出去走走,或是回临县看看四喜也好。”

    刘双喜就眼前一亮,还别说她是真想刘四喜了,那小子虽说有时嘴欠抽了些,但却是难得对自己细心又体贴的,最重要的是,他是她这个身体目前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分别了那么久,她也想回去看看四喜小财主现在的日子过得怎样?有没有好好读书,若是荒废了学业,看他往后还好不好意思出去说他是新皇的弟子。

    因回娘家的喜悦,冲淡了不少刘双喜心里的不安,接下来的几日里,每天脸上都挂着笑容,只盼着早点回去看看刘四喜。

    可王妃出行不是简单的事情,除了要带的一些礼物,随行的人也要精挑细选,为了保护王妃的安全,王爷亲选了五百名侍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章太妃更是为了不让人说道王府小器,挑的礼物也都是极好极拿得出手的,虽然刘双喜说了家中没什么人了,但章太妃还是觉得那些亲戚也不能不当回事儿。

    按着刘双喜记忆里的亲戚数量章太妃把礼物备得足足的,哪怕是再多一倍的亲戚也足够分。

    刘双喜看着院子里一箱箱的礼物略心疼,太妃虽然够大方,可这银子得花多少?虽说火锅店酒楼那些店铺都很赚钱,可外面还欠着几百万两的债,这个花法,债何时才能还清?

    百里杨回到府里头还等着刘双喜内疚后会请他过府亲自道谢兼赔罪,甚至为了不与来人错过,他这些日子都没出过一次门。

    可等了一天、两天、三天……一直没等到刘双喜派人请他到王府去做客和解,百里杨郁闷地发现,他似乎被遗忘了。等他再得到王爷和王妃的消息时,却是王妃已经带着人回娘家的消息。

    百里杨骑着马追出城门,远远望着浩浩荡荡的王妃仪仗,真想冲过去质问刘双喜。她一走了之,可他还要被火锅店和酒楼拒绝多久?

    他不在乎花钱,可他在乎丢人啊,想着那些狐朋狗友坐在火锅店和酒楼里大鱼大肉地开怀畅饮,他只能窝在角落里一个人偷偷地吃火锅,再好吃的火锅也让他吃的憋屈啊。

    刘双喜带着乐乐以及彩云彩月坐在马车里,车外是骑着马的初夏和景礼,车前车后则是五百人的侍卫队,还不算十辆马车里装的东西和随身跟来侍候的丫鬟。

    刘双喜和彩云彩月抱怨,“你们说,不就是回个娘家看弟弟,用得着这么大的排场?被别人看了还不得说我一朝得势,便要鸡犬升天了?”

    彩云笑:“小姐想那么多做什么?别人那是羡慕不来。”

    彩月也道:“爱眼红就让他们眼红去,大嫂现在是王妃,就该拿出王妃的气势。”

    刘双喜道:“我要什么气势啊,就是回来看个弟弟,如今往后回来一趟都要这么兴师动众的,我都不敢常回娘家了。”

    彩云道:“说的像没这阵仗小姐就能常回娘家似的,想的真美!”

    彩云的话让刘双喜沉默,就想到以她如今的身份,想出一趟门都不得自由,就像是回临县和梅西镇,这次回来了,下次还不定哪年能再回来了,能回来就不错了,还想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阵仗大些也好让人知道定北王对她的重视,往后即使不常回来,别人还敢欺负了刘四喜?

    临县离着华阳城快马加鞭也就一天一夜,刘四喜坐马车走个两天两夜也到了,她不能常常回来看他,等他闲了却可以常常去看她。

    这样一想,其实能不能常回临县和梅西镇真没什么好期待的,两个地方算在一起她也不过住了不到两年,说起来也没那么深的感情,只是这里有人让她牵挂罢了。

    因人多马多,孩子还小,刘双喜让马车行走的慢些,明明两天就能到的路程,走了两天也才走了一多半,前面就是苍化县,因苍化县四通八达的交通,这里的驿站很大。

    看着天色不算晚,可过了苍化县,前面要再走八十多里才有能容得下这么多人的驿站,可照他们这个速度,八十多里就要走到天黑。

    而剩下的路程明日怎么也能走完,倒不急着赶路,若是在苍化县歇下,王妃和世子也能不那么疲惫,最后从影卫暂时变为明卫的影一问过刘双喜后,下令今晚就在此歇息,争取明日就到达临县。

    马车直接从后门驶入苍化驿站,在院中停稳后刘双喜从马车上下来,若不是外面都是人,她真想伸个大大的懒腰,再伸一伸腿,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浑身都乏累。

    回身将乐乐抱下马车,乐乐还不乐意了,嘴里嘟囔着,“要爹爹,要爹爹。”

    刘双喜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爹爹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办,不能陪我们回来,娘陪着乐乐不好吗?”

    乐乐想了想,点头又摇头,不知为何就是吵着要爹爹,刘双喜无奈,只能一边哄着一边想办法分散他的注意,直到进了驿站的房间里,丫鬟们在地上铺了带来的天鹅绒地毯,再把乐乐的小玩具都摆在上面,被玩具吸引了注意力的乐乐才把爹爹暂时忘到脑后了,刘双喜这才腾出空接见驿站的驿丞。

    定北王妃出行自然是提前就派人飞马告之沿途官府,官府还要对王妃的安全做出相应的措施,只是算着路程,王妃怎么也不会歇在这里,驿丞虽然做了些准备,但准备的却不多,可万万没想到王妃因世子年幼,耽误了不少路程,刚好今日就要宿在这里。

    好在驿站也接待过不少重要的官员,就是外国使节都接待了不少,倒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只是摸不准王妃的脾气,驿丞也怕侍候不好了会被责罚。

    虽然没见过这位王妃,但对于王妃的坏脾气他却略有耳闻,甚至还亲眼看到过王妃脾气不好的证据。

    想到正月里王爷赶着回华阳城时,在他管辖的驿站被那位一看就是让人扇成猪头的表小姐赶上,戚戚哀哀地说自己的脸是被王妃给扇的,他就替那位表小姐疼的慌。

    结果他亲眼看着王爷一脸心疼,看的表小姐一阵激动,王爷问:“她是用手扇的你耳光?”

    表小姐点头,王爷又问:“她自个儿的手?”

    表小姐再点头,王爷眼里的心疼又加重几分,说出的话却让他都替那位表小姐不堪,王爷叹道:“怎么就不知用个木板什么的扇?这手得扇的多疼?”

    想到这里,驿丞更加坚信王妃脾气不好,更坚信王爷对王妃的宠爱。王妃打了王爷的亲表姐,王爷还担心她的手疼不疼,若是他得罪了王妃,王妃拿刀砍了他,王爷不是还要担心王妃的嫩手会不会被刀柄磨着?

    驿丞有些战战兢兢地给刘双喜磕了头,却听刘双喜柔声道:“你就是这里的驿丞?别拘束着,坐下回话吧!”

    驿丞道了谢后慢慢起身,却看也不敢乱看一眼,生怕被刘双喜误会,小心翼翼地在椅子上搭了半个屁股,刘双喜再开口,他又吓的赶忙站起,刘双喜真心无语,“你就好好地坐着就成,本王妃又不是老虎。”

    驿丞擦了把头上的汗,心想:你倒不是老虎,可你比老虎更可怕啊。

    好在记得刘双喜让他坐着回话,刘双喜再开口,他只是哆嗦了下,并没有被吓得起身。

    刘双喜道:“听说你在这里做驿丞有些年了吧?对苍化县可了解?”

    苍化县离着临县有二百多里,虽说一天就能走一个来回,但在交通并不便利的时代里,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未必会出那么远的远门,原来的刘双喜就没来过苍化县,就是临县也没去过几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