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人家有靠山
    方县令之前是一见刘双喜就有些激动,等冷静下来就忍不住想,一个临县快餐铺子的掌柜竟然能带五百兵护卫,还住在驿站,没准是高嫁了,可想到刘掌柜原本就怀着个孩子,难道之前是暗中做了谁的外室?如今这也算是苦尽甘来,熬出头,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嗯,不说刘掌柜的好厨艺,就这模样是个男人也舍不得她受苦啊,而这架式,那个男人的官儿还小不了,绝不是他能逾矩的。

    方县令想明白之后,更是谦逊有礼,眼睛再也不敢往刘双喜的脸上乱看,可该问的却不能不问,不该问的也不会多问一句:“刘掌柜,您隔壁的院子住的是去临县上任的霍大人一家,今早有人在院子里发现霍大人的两个儿子被人毒死,下官过来问问,还请刘掌柜不要见怪。”

    刘双喜笑:“方大人也是职责所在,有何怪之有?想问什么方大人只管问就是。”

    方县令堆着满脸笑,在脑中转了几次念头才问道:“刘掌柜这是要回娘家?还是要去往别处?”

    “嗯,是要回娘家,有快一年没回了,怪想的。我那弟弟在青山学堂读书,又不能接到身边来,着实让人不放心呢。这次回去也是想要多陪陪他,小孩子嘛,不能太缺少亲情……”

    一说起刘四喜,刘双喜就有些滔滔不绝,那个弟弟虽然有时别扭了些,却是真贴心,若不是为了学业,她都想接到身边来了。

    可青山学堂别说是在定北王的封地上,就是在整个东楚国都是知名的学堂,虽然不指望刘四喜考个状元光宗耀祖,但也不能明明有好的,却要选个差的。

    方县令嘴角抽了抽,为免刘双喜再继续炫耀她那个读书好的弟弟,只能出声打断,“那不知刘掌柜的夫家尊姓,又住在何方?以何为生。”

    之前没有过多地惊动当地官府,只是不想劳民伤财,如今都死了人,刘双喜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她的身份又不是见不得人?便认真地道:“我夫家姓云,住在华阳城,以何为生嘛……”

    刘双喜很认真很认真地想,她还真不好说定北王是以何为生,若说他是靠百姓和地方的税收过日子,可那些税收真心不够花。

    若说是靠打仗为生,如今四海升平,也没仗可打。

    王爷欠了那么多外债,真算起来也就是那几间火锅店和酒楼能养活一家人了,于是在方县令殷切的期盼下,刘双喜道:“我家现在是靠开酒楼为生。”

    “呃?”方县令不太相信他的耳朵,虽说以刘双喜的厨艺开酒楼绝对赚钱,可开酒楼的是商人啊,哪有商人一出门带五百兵的?还住驿站?当他是傻子好糊弄吗?

    若真是开酒楼的,你用得着想那么久?

    方县令的脸就有点黑了,“刘掌柜,你为何不说实话呢?”

    刘双喜无辜地看着他,“我说的句句实话啊。”

    方县令张了几次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在刘双喜奇怪的目光注视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刘双喜被他转得眼晕,都想让影一进来把他扔出去,方县令才激动地道:“刘掌柜说你家是开酒楼的,那外面那五百人都是酒楼的伙计吗?谁家会把那些一看就像护院的人当伙计?刘掌柜是逗我吗?”

    刘双喜明白方县令激动什么了,可不明白他有什么好激动的,尤其是他说的这些话,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欺骗。

    可也不能怪她,他问的以何为生,他们王府现在就是靠着酒楼和火锅店为生啊,他又没问她男人是做什么的,再说,她也没说那些护卫是伙计,他们也不是护院。

    最重要的是,方县令至于那么激动?就算死的是霍县令的两个儿子,一个做县令的人,这点风浪都没见过?

    刘双喜把脸一沉,“方大人你急什么?我有说他们是护院吗?”

    方县令叹:“我能不急吗?你可知这霍县令是什么人?那岂是我能得罪的?虽说都是县令,可人家的后台硬啊。如今两个儿子都死在苍化县的驿站里,我这个县令怕是要做到头了。刘掌柜,你就行行好,告诉下官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好不好?你都带了五百人,不可能一点风吹草动都没见着吧?”

    刘双喜道:“你也说了我带了五百人,若真见到风吹草动岂能不管?既然人还是死了,那自然是什么都没见着。况且,我刚刚也派人问了,真是什么都没听着。不过,你说那霍县令来头不小,真是什么来头呢?”

    方县令闭上眼睛,身子哆嗦了半天,就在刘双喜以为他是吓出癫痫时,方县令才把眼睛睁开,说话时声音像从牙缝里蹦出来似的,“什么来头?说出来吓死你。”

    刘双喜好整以暇道:“那我就等着你吓死我好了。”

    方县令像是怕被别人听到,想要凑近刘双喜说话,却被旁边站着的初夏冷哼一声:“站住!不得再靠近一步!”

    方县令进来之前就看到初夏立在一旁,只当也是刘双喜的撤出卫,并没太在意,听到初夏出声,这才扭过头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眼看过,人就有些懵了,“你……”

    又看向刘双喜:“你家这个护卫好眼熟!”

    眼熟就是见过呗,不过没认出来估计见过的是女装的初将军,男装的初将军头回见才认不出来。刘双喜轻声嗯了下,“有话说吧,这屋子里也没外人,外面有人守着,也不会让人靠近。”

    其实方县令要说的话也没什么好背着人的,只是想要营造出一个紧张的气氛,让刘双喜知道那位霍大人的来历,这样她知道什么也不好隐瞒。

    被初夏一吓,方县令也不敢再往刘双喜跟前凑,低声道:“那位霍大人的叔父据说是定北王府里的总管,在王府里几十年,很是得太妃的赏识,尤其是老总管无儿无女,可是把这位霍大人当成亲子一般,那二位少爷,也是当成亲孙了,如今人死在苍化县,我这县令怕是要做到头了。”

    刘双喜‘咦’了声,看向初夏,“王府里有几位总管?”

    初夏翻了个白眼,“王府有几位总管您不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