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头发都要薅掉了
    刘双喜道:“我记着王府里就一位老总管啊,还是老王爷在时赐的云姓,再说,老总管家有儿有女,孙子孙女都有好几个,什么时候就无儿无女了?”

    初夏道:“我记着听人好像说过,老总管原本是姓霍的,可这无儿无女就不知是从哪里说的了,要不派人快马加鞭回去问问?”

    刘双喜觉得既然老总管姓霍,没准真和这位临县新县令是亲戚,亲戚家死了人,还是凶杀案,于情于理都该派人回去报个信,“行,你这就派人回去问问,说话时让他注意点儿,老总管年纪大了,禁不得吓,万一真是他喜欢的侄孙,别再难过出病了。”

    初夏答应着,出去唤人快马加鞭回去送信,方县令却听的一愣一愣的,“刘掌柜,你还认得王府的总管?”

    刘双喜点头,“认得!”

    方县令眼泪都要下来了,“那刘掌柜可得在总管大人面前替下官说几句好话啊,这事儿真不能怪下官。”

    刚刚说到激动时,方县令就哆嗦的像癫痫发作,刘双喜怕方县令出事儿,安慰道:“放心吧,总管他也不是是非不分之人,再说案子还没审呢,你可得挺住了。”

    又安慰了方县令几句,让人把他请出去,到了外面被风一吹,方县令脑子冷静下来,整个人就呆住了,之前只顾着担心大总管会因侄孙之死迁怒于他,却没注意刘双喜和初夏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派人去问老总管就问呗,什么叫回去问?而且,她和老总管那么熟么?

    方县令想要再进去问问,可门前守着的侍卫却说什么也不让他进去,方县令问道:“你们主人家是在何处为官?真是好大的气派。”

    侍卫翻了方县令一个白眼,方县令愣是没敢翻回去,可瞧着人家侍卫一脸懒得搭理他的模样,方县令也不敢多问,干脆去找驿丞,看驿丞的意思是知道刘双喜夫家来历的。

    结果见到驿丞,驿丞先拉着方县令进了他住的屋子,又递上一杯刚晾好的茶水,才问道:“大人,王妃怎么说?”

    ‘噗’方县令一口水都喷在了驿丞的脸上,看驿丞的眼神那叫一个凶狠,把茶杯放到桌上,用袖子抹了把嘴上的水渍,点着驿丞的额头恨声道:“你知道那是王妃不早说?害得我在王妃面前乱说一气,万一王妃见怪了,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

    驿丞委屈地道:“王妃昨晚住进来的,说好不许声张,小的哪敢见人就说?小的也是怕您得罪王妃,之前不是提醒您了嘛。”

    方县令仔细回想一下他和刘双喜说的话,好像是有些不敬,可王妃也好像没怎么在意,想到临县人对刘双喜的评价,但愿王妃能如那些人说的一样心胸宽阔吧!

    方县令相信那霍县令家的两位少爷不会是刘双喜杀的,便有心将功补过,让刘双喜一行人离开,可琢磨着会不会有假公济私或阿谀奉承之嫌?最后还是决定,若是刘双喜不走,他也不去上赶着请人走,若是刘双喜带人走,他也不会让人拦着。

    而不管霍县令是不是定北王府管家的亲侄子,县令之子被杀都不是小案,方县令头疼了一上午也没查出什么线索。

    而此时的刘双喜已经又派人去临县通知一声,免得刘四喜高高兴兴地出城迎接,等了半天却没等到人。

    至于说,昨晚在园子里遇到的小妾和那两个男人,刘双喜也没觉得可疑,便没将此事告诉方县令。

    不过,驿站里都能发生凶杀案,刘双喜对驿站的安全倒是上心了,也不再提出去逛街,甚至园子都不去了,就怕撞见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就在房间里闷着,只等方县令那边说让走了,他们这些人再启程赶路。

    至于说帮着方县令查案?刘双喜想都没想过,她派人帮着查案,还要县令做什么?白拿他们王府的俸禄吗?

    初夏笑:“王妃,您是不是小心过了头?这么多人保护着,还能出什么意外?”

    “可就是在这么多人保护之下,隔壁发生了命案,却连凶手是谁都没看到。”刘双喜瞥了眼刚吃过饭又在门前肃立的影一,觉得初夏这话应该和影一说。

    初夏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的人把驿站都围了水泄不通,若是外人作案,别说是逃了,一出声就会被发现,这事儿啊,我认为还得去查那位霍大人的家人。”

    刘双喜望着初夏,“你这话怎么不和方县令说?我看他急的头发都要薅掉了。”

    初夏‘哼’了声,“好歹也是做了多年县令,岂能这些都想不到?我看他就不敢去查,才想从别处下手,问我们那么多人看没看到?他是想让我们的人指证,他再去查无论查出怎样的结果都与他无关。”

    刘双喜一拍桌子,“真无耻,枉我还替他着想,那我们在这里白白浪费一天不更冤?”

    初夏傲然道:“王妃想走看谁敢拦!何时启程合作王妃一句话。”

    刘双喜想了想还是摇头,“再等等吧,怎么说也是临县的新县令,我还想看看这位新县令比陈大人如何,万一要是个贪官、昏官,可不能放任他在临县为害一方。”

    初夏无所谓,她也不像影一那么小心地过了头,只要确保王妃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是安全的,在哪里都是一样。

    中午,县衙的人撤走了,连带着两具尸体也被带走,哭声从霍县令住的院子一直传到门口,再一路向县衙方向而去,刘双喜也能理解那家人一下子少了两个儿子的痛心,只是不理解为何都要到临县了,他不去临县,反而住在离临县二百多里的苍化县驿站,难道还想来个微服私访?若是不留在苍化县,或许他的两个儿子还不会死呢。

    刘双喜正想着霍县令滞留苍化县的原因,外面有人报,“霍大人求见。”

    彩云彩月带人去厨房盯着,生怕有人也想害他们,屋子里除了两个贴身侍候的丫鬟,只留初夏陪着刘双喜母子。初夏道:“他定是为了问王妃可否看到凶手,该说的都和方县令说了,见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