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亲娘都认不出来
    初夏问:“王妃看她的身形与刘一妙是否相像?”

    刘双喜仔细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来,之前见到那女人时,她走一步恨不得摇三晃,那一身没骨头的样子看着甚是辣眼睛,刘双喜可以说都没怎么看她。

    见刘双喜摇头,初夏道:“一个人若是想要刻意改变,别人认不出也可能,如今江湖上有一种变脸术,可将一个人的模样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

    “亲娘都认不出来?”

    初夏笑了笑,默认了。刘双喜啧啧道:“那就难怪了,我和她本就接触的少,亲娘都认不出来,我哪里能认得出来?”

    让驿丞回去睡觉,但不许出驿站半步,驿站里的人也不许离开,只等着临县那边的消息传回来。

    驿丞虽然知道暂时没他什么事儿了,可也不敢真就去睡,他还想着要将功补过,就算做不了太多,但王妃在驿站这些日子,他得让王妃住得舒服吃得好才行。

    早上起来,驿丞站在驿站前院里叹气,外面驿卒跑进来,“驿丞大人,今天的菜送来了,您看看不?”

    驿丞想了想,跟着驿卒来到门前,看到一辆驴车里装着几只大筐,大筐里除了菜就是肉,驴车也是平日送菜的那辆车,可赶车的人却换了。

    驿丞大惊,招呼驿卒,“快将此人拿下!”

    驿卒一拥而上,将送菜人给按到地上,送菜人吓得‘哇哇’大叫,“驿丞大人,你为何要拿下小人?小人就送个菜,才几个钱的东西,至于吗?”

    驿卒一声令下就把人拿了,却不知驿丞为何要拿人,也都愣愣地看驿丞。驿丞冷哼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冒充送菜之人?真当本驿丞没见过送菜的吗?”

    送菜人连连叫冤,“大人,不就是一个送菜的,至于冒充吗?这个活一直就是我们兄弟俩个揽着的,平常都是家兄来送菜,若是遇到他有事儿,就由小人来送,小人也不是第一次来送菜,也就是没赶上大人您在罢了。不信您问这几位驿卒大哥,看我从前是不是也来送过几次?”

    驿丞闹了个大红脸,看驿卒,见驿卒们都在点头,显然是他当心的过了头。

    让人把送菜人松开,赶紧把菜都送进院子里,最后还多给了人家十文钱压惊,回到驿站里,看谁都像在笑他,驿丞干脆就回屋子时继续歇着。

    早饭是厨娘用驿站的磨盘磨了一袋黄豆点的豆腐,整整做了五大锅水煮豆腐,驿站里都飘着辣香。

    云德业吃了两大碗饭,烫得嘴里都起泡了,嘴里却还不闲着,和同桌吃饭的侍卫道:“我这几天都吃不下、睡不香,如今知道王妃派人去救我的一家老小,胃口就好了呢。”

    侍卫安慰道:“都一样,谁心里装事儿都吃不下饭,你这事儿换了谁都一样,你也想开点,有影一和景先生,定能把你的家人救回来。”

    “对,王妃派人去了,一定能救回我家人。”云德业用力点头,可说着说着看着一个地方就发呆,心里总是慌的很。

    中午,跟着影一和景礼去临县的一个侍卫快马加鞭赶回来,在驿站门前下了马,看了眼在门边上翘首以盼的云德业,一句话没说便朝着刘双喜住的院子跑去。

    云德业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一跺脚随后跟上,到了刘双喜的门外,听里面侍卫对刘双喜禀报道:“……共擒获冒官匪人十五人,射杀负隅顽抗者十六人,无一人逃亡。”

    刘双喜道:“嗯,你们做的很好……云县令一家老小可救出。”

    侍卫顿了下,禀道:“据抓获的匪人交待,云大人一家老小在赴任途中已被杀死,县衙里的家眷都是匪人所扮……”

    云德业就觉得心口发闷,喉咙发紧,想着不能在王妃面前失礼,可怎么也忍不住了,一口血喷了出来,初夏从房间里冲出来,就看到云德业惨白着一张脸,还在对她笑着:“初将军,下官又在王妃面前失礼了。”

    本来初夏对云德业的印象不太好,觉得这人有些拎不清,竟然还想着抱王妃的大腿,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此时看他在得知亲人遇害后还强撑着让自己笑,那个凄惨的笑容让初夏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就仿佛又看到多年前,家破人亡的自己。

    初夏上前扶住云德业,“云大人,你节哀,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

    云德业摆了摆手,转过身摇摇晃晃地往他住的院子走,那摇摇欲坠的样子让初夏几次想要上前扶他一把,最后还是朝身边的一个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便亦步亦趋地跟在云德业的身后,准备在他支撑不住时扶他一把。

    云德业脚下绊了几次,但还是安稳地回到屋中,一头扎在床上便睡,侍卫不敢离开,就在屋中站着。

    刘双喜本打算带人去临县看看怎样善后,可听了回报又担心云德业,反正也不差这一日半日,便打算等明日再启程。

    傍晚时分,从官道上来了一辆马车和四个骑马之人。

    马车停在苍化县驿站前,马上之人翻身下马,从马车里扶出一个老人,加上车夫六人直奔驿站而入,门前守着的侍卫认出老人就是定北王府的云总管,赶紧跑进里面给王妃送信。

    刘双喜听说老总管来了,也带着人出来迎接,老总管给刘双喜请了安,问道:“王妃,我那侄儿……”

    刘双喜将之前发生的一切与老总管讲了一遍,知道哥哥一家都遇难了,老总管直抹眼泪,最后还是向刘双喜告了罪去见云德业。

    云德业趴在床上睡得极不安稳,不时在抽噎两声,几次在梦里哭醒了再接着睡,让守在一旁的侍卫也束手无策,只能保证不让他寻了短见。

    老总管进来后,让守着的侍卫下去,他坐在床边陪着不肯起来的云德业。

    刘双喜让人过来看了几次,云德业都还是趴在床上不肯醒来,刘双喜也不知该不该劝,该怎么劝,最后只能期待老管家能把人哄好。

    刘双喜拿了一大包清热去火的凉茶,让厨娘去给煮成水。云德业憋着一股火,估计晚上也吃不下什么饭,不如就多喝点凉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