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这是要明抢吗?
    煮好晾凉了让人给送过去,老总管亲自接过,把云德业从床上扯起来,硬灌了一大碗。

    云德业开始还想挣扎,不想老总管力气大,把人按着就给灌下去,灌完了云德业也清醒了点,见是老总管,叫了声‘叔’就抱着老总管嚎啕大哭。

    这一哭,老总管倒放心了,不怕他哭,就怕他憋在心里。

    第二日,哭了大半夜的云德业起来时眼睛都眯成一道缝了,费力地睁着才能看到眼前的一小块。老管家也是眼睛红红肿肿的。

    知道刘双喜为了自己才在苍化县多留了一日云德业过来向刘双喜道谢,之后一行人吃过早饭才一同启程。

    驿丞和闻讯赶来的方县令一直送出了苍化县,只是对于临县发生的事情,方县令还一无所知,只是觉得那位霍县令怎么哭成那副模样了?难道是得罪了王妃,官给弄没了?

    刘双喜等人这次行程很快,四百人的侍卫队护在刘双喜的马车四周,没有影一和景礼在,初夏也比平常多了几分小心。

    一直平安无事地到了临县,影一和景礼得了信已经带人到城门口迎接,只是并没有惊动当地,对于这队人马很多人都好奇地观望,可看来看去也没看到里面坐的是谁,竟有如此大的阵仗。

    可虽然没看出马车里坐的谁,却很多人都认出带队出来迎接的景礼和影一就是曾经双喜快餐送外卖的伙计,从双喜快餐的刘掌柜带着孩子离开双喜快餐开始,他们也跟着不见了。

    如今他们在城门口迎接,难道马车里坐的会是刘掌柜吗?可刘掌柜就一个卖快餐的,就算再有钱,那些一看就不像普通护院的侍卫也不是她能养得了的。

    结果就看队伍进城后,没有奔双喜快餐,而是奔了县衙,大概只是影一和景礼跟了新任县令吧。

    刘双喜不是第一次来临县县衙,但隔了一年再来,就觉得县衙比她上次来时破了不少,虽说官不修衙,客不修店,但陈县令一家在临县做了这么多年的县令,住在这破房子里也是够不容易的。

    刘双喜没想在县衙里住下,只是带了那么多的侍卫不好安置,就先把人送到县衙里,之后她再少带些人出门就好。

    那边忙着安置侍卫们,影一向刘双喜禀告战况和对那些匪人的审问结果,“王妃,那些人只招供他们冒充官员,是为了谋取好处,但从他们来临县前几日,城里陆续有孩童失踪,百姓到衙门报案,但因陈县令离职,新县令未到案子虽有官差查办,却一直没有查出头绪。假县令到任后为免孩童再次被拐,下令将临县以周边防童都送往县衙统一保护,但因一些父母舍不得孩子受苦,送到县衙里的孩子并不多。前日晚间假县令下了严令,家中有十二岁以下孩童者必须送往县衙。若不是我等将假县令捉拿,昨日和今日假县令就要派衙差去各家各户强带孩子们了。”

    刘双喜惊的张大了嘴,“他这是要明抢吗?”

    影一道:“属下,从昨日开始就让人去寻找失踪的孩子,却一直没有结果,就是送到县衙里来的孩子也有很多不知被假县令弄到哪里去了。除了有孩子失踪,城里还有一些妙龄少女失踪……”

    见影一停下来看自己,刘双喜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被他们抢走的人与之前华阳城里的拐子极其相似?”

    影一点头,“属下认为,他们或许就是同一伙组织。但目前最紧要的就是多多加派人手查找那些失踪的孩子。毕竟临县的守卫与华阳城无法相比,属下怕他们已将那些孩童和少女送走了。”

    “行,你看着办吧,调兵遣将这种事儿我也不懂,你就和初将军多商量商量。”刘双喜头疼,怎么她走到哪里拐子就拐到哪里?这次作案的又是她曾经住过的临县,难道真是冲着她来的?

    影一领命出去,刘双喜又将他喊住:“你们昨日抓到的人里可有驿丞的小妾?”

    影一道:“那个女人不肯乖乖就犯,最后被射杀了。”

    “死了?”刘双喜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说难过吧?还真没有!说除了心头大患高兴吧?还有那么点淡淡的失落。

    让影一下去,刘双喜让人带她去放尸体的地方看看,就算不是为刘一妙送最后一程,她也想确认一下那女人是不是真死了,免得再过几天不知又从哪里跳出来告诉刘双喜她是刘一妙,那滋味觉得的让人毛骨悚然。

    被射杀的尸体放在县衙后面的停尸房里,一般发生了凶案,经过简单的勘察之后,尸体都会先在这里停放,直到仵作确认无误,案子结了之后再让家人领回去安葬。

    而此时,停尸房里共停了十多具尸首,都是昨日射杀的匪人。

    此时天气已经有些温热了,尸体放了一天,哪怕屋子里放了薰香的药,味道还是有些难闻,刘双喜进去看了一眼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同,还是那个小妾的脸,问了仵作,绝没可能是假脸,刘双喜也不知刘一妙身上有什么痦子胎记之类的,最后也只能从停尸房出来。

    看来她还真不是办案的料,不过上次的案子牵扯到了废太子,这次没准也是他的人做的,真不知道这废太子到底想要做什么?拐那么多小孩,难道是要养童子兵吗?

    想到被拐和被骗来就不见了的孩子们,刘双喜又一阵阵头疼,万一那些孩子找不到了,家里可怎么办呢?

    刘双喜打算在县衙里待一阵子,问完了案情就带着十几个人同刘四喜回梅西镇的刘府,可初夏说什么都不同意。

    之前是她想得简单了,没把废太子的下作放在心上,可事实证明,废太子没有最下作,只有更下作,他能在各处派人大量地拐骗孩子,没准还能做出什么事儿呢?

    尤其是两次派出的人都因刘双喜被悉数拿下,上一次还一个孩子都没拐成,废太子估计是要气疯了,万一对刘双喜不利呢?人还是留在县衙里更安全。

    刘四喜也赞同初夏,最后刘双喜不得不被留在破败的县衙,只等着案件破获,或是王爷亲自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