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唉,又惹王爷生气了!
    郑三娘把最后两个字说完,望着已经跳上马朝着县衙狂奔的云珞摇了摇头,果然当初她也没看走眼,云珞真是打心里在乎刘双喜啊。

    若不是迫不得已,估计也不会舍得让刘双喜留在这里孤零零地生下孩子。当初有多误会云珞,此时就有多感动。

    定北王,不但心系苍生百姓,更是个重情重意的好男人。就是那张脸冷了些,刘双喜这么久了也没给焐热了?

    云珞带着影二等人快马赶到县衙,如今县衙外面守着的都是刘双喜带来的人,刚刚已经有守城门的过来报信,说是王爷来了,他们都打起精神等着迎接王爷。

    可王爷不是骑马来的吗?怎么守城门的士兵跑着都过来了,王爷带人还没到?难道是迷路了?那得是路有多不熟?要不要派人去找一下?

    正琢磨着派谁去找王爷,王爷一行人已经到了县衙前面,从马上跳下来,旁边有人接过马,云珞这次也没冒失地往里走,而是冷声道:“前面带路!”

    带路去哪儿还用问吗?侍卫小跑着带着云珞来到县衙的后面,指着最宽敞,也最结实的那间房道:“王爷,王妃就在那个院子里歇……着。”

    知道刘双喜住在哪屋,云珞迈着大步跑去,睡得迷迷糊糊的刘双喜也得知王爷来了,先是一惊,又是一喜,接着又躺回床上睡了。

    王爷到时,丫鬟在外面站成一排,云珞瞧着屋门,突然觉得不那么想打开这道门了。可为了确定刘双喜真的好好的,最后还是进去看了一眼,结果在看到刘双喜睡得一半儿床上一半儿地上,嘴角忍不住翘向一边。

    这人是有多困?估计是知道自己来了,想要出来迎他,可又没抵得住困意,走一半又睡了。

    云珞捏着刘双喜的鼻子玩,刘双喜鼻子被堵呼吸不畅,就张开了嘴。云珞哭笑不得,玩儿了一会儿也是真累了,可床太小,里面睡个乐乐,刘双喜挨着床外面,压根就没他的位置,只能出来让人在旁边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早上刘双喜醒来时想起来昨晚似乎听到人说王爷来了,可看屋子里除了她和乐乐就没见着别人,估计是做梦吧!

    慢悠悠地起床穿衣,见乐乐睡得挺香,没忍心吵醒。反正醒了也是接着一天的无聊。让丫鬟打了洗漱用的水进来,刘双喜洗完了脸问道:“早上吃什么?”

    丫鬟道:“王爷说想吃汤面,大小姐就说早上吃阳春面。”

    “哦!”刘双喜刚答应一声,愣住了,“王爷真来了?”

    “是啊,王爷昨晚带人进的城。”想到从别人口中听说王爷急着要见王妃,差点还把双喜快餐的门给踹了,就忍不住想笑。

    刘双喜道:“那怎么没人来喊我?王爷不会又生气了吧?”

    丫鬟回想王爷的脸色,倒没什么特别的,可王爷平常也不常笑,难道很爱生气吗?但昨晚从王妃的屋中出来时嘴角是带着笑的,不可能睡一晚就生气。丫鬟摇头,“没有呢,奴婢今早见王爷与往日无异。”

    刘双喜放下半颗心,只是一想到云珞常常不知为何就被她气得暴跳如雷,另半颗心怎么也放不下。不过只是睡得沉了些,没去迎接王爷到来,应该不会气……很久吧?

    刘双喜赶紧收拾好,把小乐乐叫醒,见乐乐还迷糊着一双大眼睛,说不出的萌,在他的脸上亲了两口,轻声道:“乖乐乐宝贝,你爹来了,娘带你去看你爹哦。”

    本来还迷糊着的乐乐立马精神了,嘴里嚷着要‘爹爹’,云珞从外面进来,听到乐乐要爹爹,心里美着,嘴里哼了声,“乐乐才多大都知道要爹了,可比有的人强多了。”

    刘双喜听出云珞心里的怨气,觉得自己应该态度良好地认错,说说自己昨晚为何只顾着睡觉没出去迎王爷,可话到嘴边却变成:“我也想要爹,可也得有才行。”

    说完就知道又说错话了,赶紧捂上嘴,果然云珞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从她身边绕过去,把乐乐抱过来,拿起床上摆好的小衣裳往乐乐身上套。

    刘双喜委屈巴拉地不敢乱说话,万一再说出什么让王爷不高兴的话,真打起来可不是让丫鬟们看笑话?

    当然,刘双喜幻想过很多次的和王爷大打出手的场面一次都没出现过,王爷气极了最多就是瞪她几眼,动手打她的时候还没有。

    当然也不能排除王爷怕力气没她大,打不过她丢人,所以才一忍再忍!

    可不说话王爷又时不时地瞪自己一眼,刘双喜在心里琢磨了好几番,把话都组织了一遍又一遍才对云珞讨好地道:“你连着赶路过来的吧?一定累坏了,要不晌午给你做好吃的?”

    云珞嘴角似乎想要往上翘,但很快又恢复原样,冷声道:“没工夫吃!”

    刘双喜扁了扁嘴,这还哄不好了?又听云珞道:“刚刚派出去的人回来了,说是有被拐孩子的下落,初夏和影一已经带人过去,我吃过面也过去,中午怕是赶不回来,若是顺利傍晚之前就能把孩子们带回来,你多准备些粥水,或许那些孩子们需要。”

    刘双喜听了才知道误会了,云珞不是生气,是真有正事,可她在这儿焦心地等了两天也没等到被拐的孩子们的消息,云珞一来就找到了,难道说云珞还是福星了?

    云珞吃过彩月做的阳春面便带人走了,刘双喜琢磨了一上午要给孩子们做什么粥,太补的不行,太素的也不行,还得让孩子们喜欢,结果最后还是做了香菇鸡茸粥。

    因不知到底有多少孩子被拐,刘双喜可是让人做了好几大锅,只等着慢慢晾凉些,毕竟孩子小吃不得太热。

    之前虽有丢了孩子的人家来报案,可县令都是拐子一伙的,自然别指望他们能如实地记录丢失孩子的数量,只能等孩子们都救回来,到时再全城通知他们的爹娘来接他们回家。

    粥刚做好,初夏就带着人赶着几架马车回来,车上都是前些时候被拐的孩子,大的十一二岁,小的走路还走不稳,瞧着就让人心揪着的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