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不能罚,还得夸!
    拐子案告一段落,虽然还有漏网之鱼,暂时也不敢出来活动。刘双喜就同云珞抗议,“说好的让我回娘家,可案子都破了,你还一直住在县衙里算怎么回事儿?再过几日咱们就要回华阳城了,你到底让不让我回娘家看看?说句痛快话行不?”

    云珞低头看桌上渐渐减少的公务,因拐子案太过嚣张,云珞这两日都在处理后续问题。云德业这个东楚史上最倒霉的县令,因家中突遭不幸,还没正式上任就又带着活下来的儿子和侄子们回乡丁忧守孝,新任的县令还没到,临县的事务便由云珞暂时代理。

    好在得力于前任县令陈奇瑞还算是个好官,除了最近出的拐子案,临县也算政治清明,云珞倒也没有更多的事务处理。

    眼看拐子案也到了尾声,那些被抓的拐子也被王爷一通大刑过后把知道的都招了,虽说废太子还下落不明,但两次派出的人手都折损了,暂时他也不会有大的行动。

    云珞将公务往旁推了推,起身朝外走。刘双喜随后抱着乐乐追出来,“你倒是说句话啊,要不你让我出去走走也行,整天坐在这里看你处理政务,我又帮不上忙,闷都要闷死了。”

    云珞回头,“还不去换身衣服?”

    刘双喜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云珞这是要带她出去了,喜得见眉不见眼,抱着乐乐奔回暂住的小院,快速换了一身轻便又不乍眼的衣服,再抱着乐乐出来,云珞看着还算满意,虽说比不得王妃的正装和在王府时的便装,但比起从前的品味可要强多了。

    不知是不是做了这么久的王妃,刘双喜身上也有了一种名为贵气的东西,云珞越看越满意,突然就有那么点不想出去走,唉,从华阳城的拐子案开始,一直忙到现在,每晚他回到房中时,刘双喜娘俩个都睡得和猪似的,整张床都占了,谁能怜惜他一个人在旁边的屋子孤单寂寞呢?

    好在今日该办的也办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初夏去处理,白天就陪刘双喜逛逛好了,把人哄高兴了,晚上多讨些好处吧!

    没注意到王爷突然就逛街的兴致高昂了,刘双喜抱着乐乐从侧门出了县衙,趁着巷子口没人便窜了出去,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刚做了贼。

    云珞走得慢了几步,被刘双喜甩在后面,一直跑出半条街,刘双喜才回过头找王爷,找了一圈没找到,一回头就看到云珞黑着脸站在身后,把刘双喜吓了一跳:“你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

    云珞冷哼,“鬼鬼祟祟的,见不得人吗?”

    刘双喜讨好地道:“我这不是怕被人认出来吗?好好地逛个街,可不想惹麻烦。”

    云珞从背后拿出两顶帷帽,一顶戴在刘双喜的头上,一顶戴在自己的头上,刘双喜大喜,“还是你细心,我之前还想着出门要戴顶帷帽,一出门就给忘了。”

    云珞顺手牵起刘双喜没有抱乐乐的一只手,修长的大手将刘双喜的小手紧紧地包裹在其中,刘双喜能感觉到他指腹和掌心细细的薄茧,那是平日练武时留下的,可满大街哪有人牵着手走的?刘双喜抽了两下没抽出来,反倒让王爷不满地道了句:“别闹!”

    刘双喜透过帷帽看着或行色匆匆、或迈着方步的行人,觉得他们俩都戴着帷帽,别人也不知道他们是谁,牵就牵吧,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便大方地任云珞牵着手走。

    云珞在帷帽下的嘴角弯了弯,这细嫩的小手,真想这样牵一辈子啊!不过若是手上能再长些肉,就像当初那样胖胖的,捏着全是肉就更好了。

    一家三口还没怎么逛高兴,迎面走来一队巡城的官差,见满大街就这夫妻俩戴着帷帽,见不得人似的,便围了上前,虽然客气却生冷地道:“二位,最近城里出了拐子案,为防止有人混进城里,我等奉命排查城内一切可疑之人,二位大白天的却要戴着帷帽,不知是何故?若是方便,请将帷帽取下,让我等查看一番。”

    刘双喜和云珞头上同时滑过两道黑线,他们就是不想引人注目才戴着帷帽,如今却要他们当街把帷帽摘下检查,这一摘了还怎么逛街?

    尤其是这几个官差,云珞当初没离开之前可是打过交道的,还带着他们去地里威吓过赖着不走的李老头等人,云珞清楚地记得领队那个是张头,后面那个冒冒失失的家伙叫武远,这帷帽摘是不摘呢?

    见云珞和刘双喜迟迟不肯摘下帷帽,张头脸色沉了下来,“二位,请将帷帽摘下来。”

    因这些日子抓了不少拐子,临县城中所有人都正是敏感着,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这边,见官差办案,便都围了过来,万一是拐子余孽,官差不顶事,他们就一拥而上。

    刘双喜见被围上了,知道今日不把帷帽摘了不能善了,虽说被人认出来挺无奈,可她更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伸手从头上把帷帽摘下,刚想和张头解释一下她不是坏人。

    就听旁边有人道:“竟然是刘掌柜?难道她和那些拐子是一伙的吗?”

    旁边立马又有人将这人的嘴捂上,而张头和武进等人在看到刘双喜露出脸后,心里就是一惊,望向云珞的目光就忐忑起来。

    云珞叹了口气把帷帽也摘了,看着张头等人很是无奈,他就想和刘双喜带着孩子好好逛逛街,就像普通的夫妻那样,可这都不行吗?

    张头和武进等人终于是反应过来,纷纷跪倒给云珞和刘双喜见礼,“小的张扬,见过王爷、王妃,失礼之处还请王爷、王妃责罚。”

    武进等人也跟在张头身后跪下,一个个模样都战战兢兢的,就是那些原本想要围观抓拐子的人反应过来后也都跪倒一片,有在拐子落网后听说刘双喜嫁了王爷做了王妃的,有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何刘掌柜就变成了王妃,她不是怀着孩子被男人抛弃了吗?真是世事无常啊。

    云珞和刘双喜能说什么?张头等人也是公事公办,不但不能罚,还得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