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还怕有人登门借钱吗?
    云珞道:“起来吧,你们办差细心,本王很是欣慰。最近这些日子你们也辛苦了,中午回衙门本王让人给你们加菜。”

    张头等人个个面露喜色,他们倒不是差这一口菜,平常没事儿的时候他们就去双喜快餐吃,虽然后来彩云彩月走了,菜由铺子里的王氏炒,味道也比别处好很多,他们并不缺这一口吃的,单纯只是得到了王爷的夸奖,脸上有光。

    之后,云珞和刘双喜走到哪里身后都跟着一群看王爷和王妃的百姓,虽然对于刘双喜很多人都挺熟的,可突然就从刘掌柜变成了定北王妃,实在是太励志了,不多看两眼都不行啊。

    唉,从前怎么就没想到刘双喜家那个倒插门的姑爷会是王爷呢?若是早知道,说什么都要和王爷交好啊。

    虽说这些人讨好的话直白了些,甚至阿谀奉承的也不够技巧,可想到这些都是比较单纯的百姓,云珞想黑脸都不好黑脸,最后只能打消了再逛的打算,带着刘双喜和乐乐回了衙门。

    刘双喜回到屋中,躺下就不肯起来,缓了口气儿才对云珞道:“这些人真热情,我在华阳城逛街也没被这么多人围着过,这往后可怎么出门呢?”

    云珞道:“在华阳时不时就出一趟门,瞧着不新鲜了,再说,华阳那边等级比这边森严了些,谁敢拦着王妃看?临县这边平常最大的官就是县令,陈奇瑞平常又是个没什么官威的,陈夫人更是……那样的,或许在这些人眼里,王爷和王妃除了新鲜一些,和县令和县令夫人也没什么区别。”

    云珞说起陈夫人时明显顿了下,很有些一言难尽的意味,虽说刘双喜有时也对陈夫人的性子无可奈何,但不能否认陈夫人这人还不错,正因为人不错,百姓对她才没像一般官家夫人那么又敬又怕。

    可现在的关键是她想上街走走啊,难道回了娘家却连娘家门都进不了吗?

    深夜时分,一辆马车从县衙的后院被牵了出来,刘双喜坐在马车里,怀里抱着乐乐,身边坐着彩云和彩月。

    刘四喜跟在云珞身边骑着马,在学堂里刘四喜学会了骑马,如今已经渐渐有了少年模样的他,说什么都不肯跟一群女人和孩子挤在一辆马车里。

    于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云珞让人给他准备了一批脾气温驯的母马,刘四喜虽然有些不满,可也只敢在脸上表现一下下,屁都不敢放一个,就怕云珞恼了让他滚进马车里。

    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五十多侍卫组成的马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由影一影二带队,随身保护王爷和王妃的安全。

    影一拿着令牌叫开城门,趁夜出了城,守城的士兵还奇怪,“王爷这大晚上的出城,可是又有拐子的消息?”

    “我看像,没见还赶着架马车吗?没准就是要给那些被拐的坐的。”

    “可这些日子没听说谁家丢了孩子啊?”

    “孩子没丢,难道不会是谁家丢了女儿?一般人家丢了女儿都是私下里找,实在找不到了才报官。我可是听说了,前些日子和那些被拐的孩子一同被救回来的还有不少姑娘,王爷怕那些姑娘的名誉受损,让人直接都回了家。没准这回就是谁家又丢了姑娘。”

    “唉,这些拐子真是可恶,拐孩子就够丧尽天良了,你们可听说了没有?咱们新任的县令一家就是被那些拐子给杀了,如今那位还没来得及上任就回家丁忧了。那叫一个惨哦,一家二十几口子,就活了他和四个子侄。”

    “唉……”

    一声声叹息过后,每个人的心里都盼着王爷这回把拐子一网打尽,再也不要有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事情发生了。

    同一时间,在离东楚不远的边境小镇上,一座不甚起眼的小院之中,被装饰得甚是华丽的屋子里,身着明黄色袍子的青年男子推开身上依偎着的两个美人,愤怒地将手上的酒杯摔在柱子上,“没用的东西,本宫将一百五十人交给你调派,如今你只给本宫带回来五十多人?剩下的人呢?都折损了?”

    翠玉雕刻的酒杯碎成数十块,飞溅起的碎玉划过旁边操琴的女子手上,鲜血淋漓而下,女子愣是一声没敢吭。

    面前跪着的女子不住地磕头:“是奴婢办事不利,请太子殿下再给奴婢一次机会。”

    废太子居高临下盯着面前眼里含着杀意的女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当初若不是看好你心怀仇恨,是个好苗子,本宫会信你那几句花言巧语?如今机会给你了,可你都做了什么?不过是最简单的两次行动,你一次都没给本宫办好,让本宫如何相信你?你一个人的命是命,本宫给你的那些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你又凭什么认为在本宫心里,你比那些折损的人更有价值?”

    女子浑身忍不住颤抖着,许久之后渐渐止住了颤抖,慢慢将头抬起,露出或许不够妖娆精致,却绝对清新淡雅一张脸,对着废太子嫣然一笑,宛如开了一池白莲。

    废太子脸上便多了几分兴趣,看着女子虽然还是一言不发,嘴角的笑意却说明了他很满意。女子缓缓起身,莲步轻移,一步步走到废太子身边,见废太子伸出手臂,顺势坐到废太子的腿上,一双纤白的手更是不老实地四处点火。

    废太子的呼吸沉重,女子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只要这蠢货还对她有兴趣,她的命就算保住了,报仇之日还会再远吗?

    梅西镇的刘府,这几日张灯结彩,就等着王妃归家省亲。

    此时,天色已晚,刘府的下人们还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谈论着四喜少爷的嘴真严,小姐都做了王妃,竟然还半点口风不露,若不是那些拐子被抓,去认孩子的人里有人认出王妃就是刘府的小姐刘双喜,他们这些人还被蒙在鼓里呢。

    真不明白少爷是怎么想的,别人家攀上这样一门亲戚不知要怎样得意了,少爷竟然还藏着掖着,以定北王府的势力,难道还怕有人登门借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