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大半夜做贼吗?
    门子还在和人闲聊,说起王妃到了临县这么久了,竟然还没回娘家看看,这是没把刘府当娘家?还是拐子的事情还没结束,王妃脱不开身?

    想到那些拐子,几个人又骂了一通,说起自己家里三姑的六姨的表侄女家的乖孙子被拐子拐了,若不是王爷带着人及时将孩子救出来,孩子他娘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了,毕竟家里妻妾太多,她这个孩子没了,什么时候还能不能再怀一个都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还有没有盼头了?

    正说着,外面传来敲门声,门子怒道:“大半夜的敲门?做贼呢?”

    自从知道自家的小姐做了王妃,刘府的下人们都自觉比人高上一头,如今在梅西镇走路都带风,连带着他们的亲戚都跟着面上有关,说起来自家有个在王妃的娘家做下人的亲戚,就像自家就出了个王妃似的。平日在梅西镇还真没人敢惹刘府的下人了。

    可今日却让他失望了,门子的话音刚落,刘四喜在外面骂道:“蠢货,做贼的有大半夜敲门的吗?”

    一听是刘四喜的声音,门子哪敢怠慢,赶紧将大门打开,点头哈腰地要把自家小老爷迎进门,结果门一开,不但看到小老爷,还看到一个男人扶着已经有近两年没回过娘家的小姐,立时眼里就看不到眼前的小老爷了。

    “大小……不,是王妃回来了!”门子一声喊,从院子里冲出一群人,把刚从马车上下来的刘双喜吓了一跳,差点又跳回马车上,心想着,在临县被围观,怎么回了娘家还是要被围观的命运?

    好在这些下人还算知道进退,当初刘大夫人教得还不错,冲到门前后便站得齐齐整整地给王爷、王妃见礼。

    因之前刘三石被爆出是刘大夫人和秦账房生的,因此在刘家的族谱里已被除名,而刘一妙也是在刘大夫人嫁过来后不足月就生了,如今人也失踪了,干脆也一并在族谱里除了名,于是,刘府里就只有刘双喜和刘四喜两个主子。

    刘双喜之前还是二小姐,在五爷和七爷做主之下,如今也变成了大小姐。

    刘双喜的心放下了,她还真是怕了被围观的日子,好在刘府的下人还算有理智,没像临县的百姓一样疯狂,不然她又何苦大半夜的偷偷摸摸地回娘家?

    虽然刘双喜没有刘府住过几日,但原主却是在刘府长大的,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留在原主的记忆中,以至于刘双喜对刘府也多了几分亲切。

    刘双喜住的自然是她没离开刘府之前的院子,虽然刘大夫人恨刘双喜和刘四喜,恨到想要弄死他们,但刘大财主在世时,他们姐弟俩过得还算不错,衣食住行都不差,刘双喜住的院子也是府里最好的几座院子之一。

    但再好的院子和定北王府的恢弘相比也落了下成,甚至住了几个月王府之后,刘双喜进门就觉得院子真是小啊,不像王府一个倚香园就分了几层院子,她当初还觉得这个两进的院子很不错,如今再看竟有种转身都嫌逼仄的感觉了。

    果然是由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

    偷眼看云珞,见王爷很有兴致地打量着整座院子,貌似还很满意,尤其是进到刘双喜的闺房后,王爷的一双眼睛闪的和灯泡都有得一比,若是还猜不到他想什么不和谐的事情,刘双喜认为她完全可以把她的刘字倒着写了。

    果然,在刘双喜沐浴后,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就见在隔壁房间分开沐浴的王爷已经在床上靠着了,已经擦得七分干的长发披在脑后,雪白亵衣松松地披在身上,胸前的带子没系,露出小麦色的肌肤。

    若忽略王爷拿着一本书貌似看得很认真,但荡漾的目光不时向这边扫来,刘双喜真就信了他在认真看书,而不是想着不和谐的事情。

    但刘双喜看得很清楚,王爷的书拿倒了,难怪他那么赞成晚上乐乐跟着四喜睡呢?

    刘双喜有些后悔这么快洗好了,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再泡二遍,云珞已经侧目望了过来,伸手在床边拍了拍,示意刘双喜坐过去。

    刘双喜不进反退,云珞冷哼一声,刘双喜便很没骨气地小跑到床边坐好,一脸谄媚地看着王爷,就怕王爷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可看着看着,刘双喜的眼睛就舍不得眨一下了,不管看多少次,王爷的美貌却是怎么都看不够啊。

    云珞对刘双喜专注的目光很满意,从床里拿了一条干净的巾子,借着刘双喜看自己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姿势,轻轻地将巾子伸到刘双喜的脑后,轻轻地擦着上面的水。

    平常在王府里,刘双喜都是在与她的卧房相连的池子里洗澡,洗过之后有丫鬟侍候着将头发擦干,如今刘府的院子小,刘双喜洗澡都是在卧房用屏风隔开的里间,有他在又不好让丫鬟进来侍候,头发湿着睡觉不好,云珞便像从前在双喜甜食时一样给刘双喜擦起了长发。

    刘双喜似乎也想到那时的日子,每天除了赚钱,剩下的时间多半用来滚床单的日子虽然只有一个多月,可那样一抬眼就能看到云珞的日子还是很幸福的,哪像现在王爷整天除了忙就是忙。虽然能够理解,刘双喜也不免失落,这和她想像中的悠然日子貌似很不一样。

    而如今终于云珞放下一切事务陪她回了娘家,也终于再体会到从前没有好好珍惜的感觉,可为何心里却总是没底呢?

    想想外面还欠着的几百万两银子,刘双喜觉得,她这辈子大概就是个操劳命了,哪怕把外面欠的债都还了,可定北王的封地还要建设吧?百姓的日子也要改善吧?不时还要防着一道边境线之外的敌人进犯,而三十多万大军嗷嗷待哺,银子是怎么赚都不够啊。

    如此一想,什么风花雪月、花前月下都没有白花花的银子、黄灿灿的金子重要了啊!

    刘双喜道:“王爷,咱们这次回来不去看看地里的庄稼了吗?我有种感觉,又有大钱等着咱们去赚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