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谈钱伤感情
    云珞擦头发的手一顿,牙又有些痒,好好的良辰美景,提什么赚钱呢?想想外面欠的债和无底洞一样的财政,云珞就觉得有那么点提不起兴致。

    为了不让刘双喜再说些煞风景的话,影响了他今日的兴致,云珞决定不和刘双喜说一句话。

    刘双喜说了一些对未来的美好期盼,尤其是她用甜高粱做出的白糖,那可是一本万利的好东西,甚至能改变一个时代的饮食文化呢。

    当初是无权无势不敢拿出来,如今有了定北王这么一座大靠山,她还有什么顾忌?毕竟几百万两的债和那么多张等喂的嘴,刘双喜不努力赚钱也不行啊。

    可说了半天,王爷愣是一声没有,好像什么都没有比给她擦头发重要,刘双喜心里美滋滋地,回头对云珞嫣然一笑,结果却看到云珞泛红的眼,这是她说了半天,王爷一句都没往心里去的意思?

    刘双喜的嘴便撅了起来,“喂,和你说话呢,你听是没听?”

    云珞也不吭声,瞧着刘双喜的头发已经差不多快干了,轻轻用手挑着一绺绺的秀发晃动,这样能让里面的秀发干得快些。

    刘双喜无语地看着云珞,“真的,我刚说的甜高粱制糖,绝对赚钱啊,红糖补气血,白糖更是可常用之物,若是我们把糖制出来,只要把制糖的方法保住,将来别说是几百万两,就是几千万两都是小意思呢。”

    云珞终于有了反应,抬眼扫了刘双喜一眼,满意地将她垂在脸边的长发掖到耳后,丝丝顺滑的发丝说明长发已经干透,云珞长臂一伸,便将刘双喜推倒在床上,刘双喜下面的话被云珞用嘴堵上,只发出唔唔的声音,知道今晚没可能再说什么,刘双喜悲催地想:这是做为王妃第一次回娘家,还是王爷陪着回来的,明早若是起不来床,可是要让刘府的下人看笑话了,不过王爷和王妃,就是看了笑话也不敢说也来吧?

    半夜,刘双喜刚刚睡下,乐乐就哭着要找娘,刘四喜怎么哄都哄不好,只能大半夜的抱着乐乐来敲门。

    刘双喜累坏了,听到孩子哭就戳了戳旁边的云珞,“儿子哭了。”

    云珞假装没听到,结果被刘双喜一脚踹到床底下,云珞自知理亏又体谅刘双喜累坏了,从地上爬起来,披了衣服便出去开门,见门外刘四喜抱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乐乐,也很心疼,看也没看刘四喜一眼,抱过乐乐便回了房里。

    门‘咣’的一声关上,刘四喜有种被过河拆桥的感觉,果然信了之前云珞说的让他们甥舅多相处的话是他傻,可这样用完了就扔真的好吗?

    刘四喜也不是当初那个十一二的毛头小子,十五岁的少年按说也要到了可以议亲的年纪,可爹娘都没了,只有一个姐姐,但显然粗心大意的姐姐没想过要操心他的亲事啊,难道是要他自己选媳妇吗?

    虽然干娘也能帮着他操心这些,但毕竟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而郑三娘的意思也是想让刘双喜帮着挑个家世好、模样好的。

    刘四喜叹着气回到自己的院子,躺在床上盯着棚顶却怎么都睡不着了,脑子里想着是临县的陈家大花好呢?还是李家小玉好?或者是刘家莱姐儿……不好不好,同姓不通婚,莱姐长得再好,可她姓刘就不好了。

    唉,果然没爹没娘的孩子什么事儿都要自己操心了。

    早起,刘四喜顶着两只熊猫眼坐到餐桌边,刘双喜正抱着乐乐喂凉开水,抬头扫了刘四喜一眼,“昨晚想啥心事?”

    刘四喜当然不好说他是想女人了,白了刘双喜一眼,闷哼着坐到桌边等着开饭,刘双喜当然不会明白少年的心思,她甚至连昨晚乐乐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太记得,早上醒来时就见乐乐趴在她的身上睡得口水直流。

    吃过早饭,刘四喜去学堂,虽然刘双喜回来他请了几天假,但一想到刘双喜和云珞你侬我侬的,回了娘家都目中无人,也懒得在他们面前被虐,还不如回去读书。

    厉先生说他读书用功、很会举一反三,在同班中出是佼佼者,若是耽误了学业可惜,刘四喜就觉着做为将来要给姐姐和外甥还有干娘撑起一片天的大好男儿,放着大好的学习时光不好好努力,在这里看别人秀恩爱,他真是有病!

    刘双喜望着刘四喜的背影,总觉得少年长大了,虽然还是很贴心的,但心事比从前更多了,让她这个单纯的女人猜来猜去都猜不明白,忍不住叹道:“四喜都和我不亲了。”

    云珞‘呵呵’冷笑,都十五岁了,再和姐姐亲,当他这个做姐夫的是死的吗?可这话他不能和刘双喜说,不然那女人又好胡搅蛮缠地问他为何不能和姐姐亲。

    云珞道:“你不认为四喜已经长大了吗?”

    刘双喜点头,“几个月没见,是长高了许多,都和我差不多高了,再过个五六年也能成亲生娃了。”

    云珞奇怪地看着刘双喜:“为何要再过五六年?”

    刘双喜也奇怪地看着云珞,“为何不能再过五六年?”

    云珞道:“东楚男儿一般都是十五岁议亲,十六岁成亲,二十岁孩子都生好几个了。”

    刘双喜道:“可是你不就是二十岁娶的我?我觉着二十岁成亲最好。”

    十五六岁自己还是孩子,不说娶了妻子生了孩子能不能照顾好,就是从生理上来说还没长成,成亲早了对自己不好,对孩子也不好啊。

    “我这不是因着打仗耽误了?不然哪会一直不娶?”云珞没有说的是,当时章太妃一直属意解卉兰做王妃,他又真心不想娶解卉兰,便以打仗为由一直躲着甚少回府。

    当时大概也是怕他再战死了要守寡,解卉兰在章太妃面前虽然表现的很委屈,倒也没非算计着做定北王妃,直到后来战争结束,他又失踪了再回去,解卉兰认为再没有什么能威胁到她坐稳定北王妃之位了,才用手段怂恿章太妃逼他成亲,却不想那时他已经和刘双喜拜了堂,只要他不肯就范,章太妃也没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