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门当户对
    “真是打仗耽误了?”刘双喜‘呵呵’地笑,真当她不知道当初定北王府里那些不得不说的二三事?有自小就在定北王府长大的珠儿,和一群把刘双喜当成神一样崇拜的丫鬟,那位表小姐当初怎么蛊惑人心的手段,刘双喜都清楚得很呢。

    “当然!本王一心为国,征战沙场,岂是为儿女之情分心?”

    云珞理也直、气也壮,反正他从没想过要娶解卉兰,也不算做过对不起刘双喜的事儿,至于说解卉兰怎么想的关他什么事儿?

    除了解卉兰这些陪伴在太妃身边,让太妃不至于过得太凄凉而产业的一点点感激之外,云珞觉得他对解卉兰真没别的什么,至于为何外面会传出他们兄弟两个都喜欢解卉兰的传闻,云珞真心不清楚。

    但他相信,大哥当初和解卉兰定亲,也是感谢她陪在母亲身边,而母亲既然喜欢她,又不用担心婆媳不和,为何不娶她呢?

    他对刘双喜问心无愧,至于别的人都没放在心上,更不会让他有愧疚这种感情。

    “哦,这意思是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呗?那你为啥还娶我?就不怕有那么一天我让你分心?”

    刘双喜骄傲地扬着下巴,看云珞的目光也满是鄙夷。

    说得再大义凛然又如何?你最后还不是死乞白赖地非要把她娶回家?这时候就不说什么儿女之情会分心了?真当她忘了当初是谁伤好了还赖在双喜甜食不走了?

    装13这种事吧在外人面前装装也就是了,都这么熟了谁不了解谁啊?昨晚王爷就没想过会不会被那点事儿分心?就该让他一直素着,看他还装不装了。

    当然,她自然知道云珞有多不待见解卉兰,对别的女人更是看都不看一眼,她就是觉得刘四喜还小,又有王爷这个前例在,不急着娶妻,云珞和她提这个,没准就是想给刘四喜娶个媳妇来拴住他的心,免得总往她跟前凑吧?

    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优秀弟弟就要为了别的女人和她不亲了,刘双喜心里好个酸。

    可刘双喜不急,架不住别人急啊,刚吃过饭不久,就有下人来报,说是五夫人来了,刘双喜想了许久也没想起五夫人是谁,最后还是彩云提醒道:“五夫人就是五爷的夫人啊。”

    刘双喜这才想到,这位五夫人就是她和刘四喜的五奶奶,虽说从前没多少来往,但如今回娘家了,碍于王妃的身份不可能挨家挨户去串门,可长辈登门却不好不见。

    刘双喜让快将人请过来,并吩咐下人端上点心再上些茶水,云珞自然不好私下里见刘家的女眷,抱着乐乐回屋享天伦之乐去了。

    东西刚摆上来,五奶奶就带着家里的几个媳妇和孙女和孙媳妇进了门,虽然与这些亲戚走得不近,但亲戚还是认得的,但除了刘家亲戚,还见到几个陌生的脸孔,刘双喜不认得,等五奶奶带着家中的女眷给刘双喜见过礼后,刘双喜不免问道:“这几位瞧着甚是眼生,也是族中的亲戚吗?”

    五奶奶便笑道:“这几个是你婶子和嫂子们娘家的姐妹,听说王妃回娘家,说要过来看看王妃,沾些贵气,我想着王妃是个和善的,便把她们都带来了。”

    刘双喜‘哦’了声,又点了点头,明白她们这是把自己当成稀有动物,过来观赏了。

    当然,人家也没白来观赏,进门之时都带着礼物,相当于交了门票,这样算来她还挺值钱,那些门票可不便宜啊。

    见刘双喜脸上带着淡淡地笑,五奶奶松了口气,问道:“之前听说王妃失踪了,五奶奶可是急坏了,苍天有眼,竟是被王爷接了回去。王妃如今身份尊贵,连带着我们刘家也今非昔比,最近只要家中有未娶之郎和未嫁之女,媒人都要把门槛给踩烂了呢。”

    五奶奶说着掩着嘴笑,刘双喜想到刚与云珞说的刘四喜的亲事,心里‘咯噔’一下,再看那些五奶奶家的亲戚,就有了些猜测。

    刘双喜笑道:“这是好事儿啊,五奶奶可以为我那些兄弟姐妹们好好地挑个合意的人儿了。”

    五奶奶笑得直拍大腿,“可不是嘛,前几日才听说我们家出了个王妃,这几日媒人就要把门槛给踏坏了,还有好多都是临县的大财主呢,硬是要把女儿嫁给我那几个乖孙,可不就是沾了王妃的福气?”

    说着,话风一转,看向刘双喜,“四喜也该有十五了吧?不知王妃可给他定了亲?这孩子大了合该早些把亲事定下来,不然年岁大了怕是要被人把好的都挑走了。”

    刘双喜也笑,“我和王爷呢没打算让双喜一直在临县和梅西镇,待两年学业大成后,总是要到王爷身边帮忙的,可若是定了这边的亲事,将来走时不免要害得别人家骨肉分离,就想着再等两年,等四喜去了华阳城,再定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或是等我回了华阳城,就给四喜张罗一门差不多的亲事。”

    刘双喜的话说得很明白,刘四喜不可能一直在梅西镇,若是在梅西镇娶了媳妇,一是不想害别人家骨肉分离,最主要的一点……她想找个门当户对、差不多的。

    五奶奶听明白刘双喜话里的意思,这是给她留着脸面,剩下的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大家还是亲戚,一笔还写不出两个刘字,只要大家面儿上过得去,刘双喜自然也不会放着娘家不管。

    五奶奶虽然可惜今天这趟来没能亲上加亲,可刘双喜的话说得明白,来之前五爷就说过让她少参合进来,刘四喜如今的身份,哪是这些乡下亲戚家里的闺女配得上的,既然知道刘双喜的意思,她就打算不再提这件事儿了。

    可五奶奶不说,自然有人想要说,刘双喜见五奶奶一脸明了,刚因不用说得直白伤和气而松口气,那边就有人道:“王妃所言有理,可华阳城的姑娘心也大,哪有家里的知根知底呢?”

    刘双喜继续笑,笑得一派温和,这是她对着镜子照了好几日,最终认为最适合王妃的笑容,既贵气,又不显得咄咄逼人,但这样的笑容却又让人难免要自惭形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