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我就那么不可描述吗
    刘双喜不知五奶奶心里的想法,她单纯的就是不想让葛柳氏这个女人觉得她和自己多亲多近,再顺杆爬地提起刘四喜的婚事。

    好在,葛柳氏听了刘双喜的话后自以为王妃真就大人大量,没再多说什么,一顿饭吃得还算其乐融融。

    五奶带着儿媳和孙媳妇以及亲家们离开,可人刚走不久,下人又来报,七奶带着她那支的女眷也来了。

    刘双喜揉着发疼的额角,看来聊完了也该吃晚饭了。

    大概之前五奶和七奶说了什么,七奶虽然也带着亲家母和她们的女儿们,却没一个提刘四喜的亲事,只是姑娘们一个个表现的既害羞又温柔,盼着刘双喜突然就能从她们中看中一个,哪怕做不了正妻,能给刘四喜做妾也好。

    不说刘四喜是定北王妃的弟弟,就冲着他是刘家如今的小老爷,能嫁给他做妾也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了。

    可刘双喜就是与大家吃吃喝喝,不提对哪个姑娘另眼相看,大家都明白了,刘双喜这是没看上这些姑娘,虽然失望也不敢强求。

    吃过晚饭,刘府终于清静了,云珞抱着乐乐从屋子里出来,把乐乐交给刘双喜后,自己坐在院子里望天叹气。

    刘双喜斜了他几眼,自然是明白他这是嫌家里客人多,吵!

    天都黑透了刘四喜才回的府,一进门就让人把大门关好。虽然青山学堂离梅西镇比离临县远些,可两条路也不至于天黑才回来,见刘四喜受了惊吓一般,正在门里盼着刘四喜回来的刘双喜道:“这是被狼撵了?”

    刘四喜摇头,“别提了,比被狼撵还可怕。你能想像吗?原本小鸟依人似的姑娘家,突然就变得跟掐架的母鸡似的,真吓到我了。”

    侍书在旁道:“小姐,今日一到学堂就有不少老爷的同窗给老爷做媒,有他们家的亲妹子,还有亲戚家的表妹,为了让老爷相看,晚上还让那些好妹妹们在学堂外面等着老爷,愣是把老爷吓得没敢出门,最后还是厉先生看不过去,出去把那些姑娘骂了一顿,那些姑娘才都散了。可刚刚进到镇子里,老爷就被撞了三次,有四个姑娘晕倒在他身上,还有几个女人就在少你面前打了起来,最后见把老爷吓跑了,还在后面追着要给老爷生娃呢。”

    刘双喜也啧啧称奇,在梅西镇也住了这么久,还是头回听说这种事,那些姑娘家真恨嫁吗?

    刘四喜摆手,“行了行了,可把我饿坏了,这么晚你们吃了吗?”

    刘双喜叹:“能没吃吗?你可不知道,今儿家里来了五六拨客人,都是带着家里没出嫁的丫头过来,沾着亲带着故的都来了,说哪怕不做正房,给你做妾都行,刘四喜我可告诉你,学业未成你若是敢给我妻妾成群,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弟弟。”

    刘四喜哭的心都有,如果昨晚他还想着赶紧成亲,但被吓了这么一遭,他是真的怕了。

    刘双喜见刘四喜一脸戚戚然,也怕他还算幼小的心灵受到打击,在他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其实女人也不都那样,不信看看你姐我……”

    刘四喜突然一脸见鬼般的惊恐成功地激怒了刘双喜,“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就那么不可描述吗?”

    刘四喜赶紧解释,“不是不是,姐,我打不过你,将来不大可能娶个你这么……强悍的媳妇。”

    “出息!”刘双喜白了刘四喜一眼,转身就走。女人强悍点儿多好,不然真要被那些喜新厌旧的男人欺负的死死的了。

    晚上,刘双喜躺在床上,床外面是云珞,床里面是乐乐,想到白天那些登门的女人,有人知道刘双喜的意思了,就不再提让人心情不好的建议,可有那些没眼力见儿的,明知道刘双喜不想给刘四喜在梅西镇娶媳妇,却还是提出要把自家姑娘给刘四喜做妾,刘双喜就是冷下脸,人家都不在乎。

    这还只是今日,若是明日不定还要闹成什么样子。可回一趟娘家也不容易,她真不想住两晚就走啊。

    一声声叹息过后,云珞翻了个身把她搂进怀里,强势地道:“睡觉!”

    刘双喜又叹一声,云珞不满地道:“你还有完没完了?再不睡觉可别怪我生气了。”

    刘双喜从他的怀里把脸扬起来,嘻嘻笑道:“王爷生气会怎样?”

    云珞低头狠狠地亲上刘双喜的唇,“你说呢?”

    刘双喜用手指在他的胸前划着,“别闹,乐乐在呢。”

    云珞起身从旁边拿起小薄被,将乐乐包好,直接抱了出去,把呼呼大睡的刘四喜喊起来,将乐乐往他怀里一塞,“哄孩子!”

    刘四喜凌乱了片刻,突然觉得其实他还是应该娶个媳妇啊,真娶了媳妇,王爷还好意思大半夜来敲他的门吗?乐乐虽然又乖巧又可爱,可真闹起来也不是他这个凡人能应付得了的,但愿乐乐小宝贝今晚能一觉到天亮。

    云珞再回来时,刘双喜正半坐在床上翘首以盼,云珞脱了鞋子爬到床上,刘双喜为难地道:“你可以把乐乐给丫鬟带啊,不用每次都给四喜送去,他自己就是个娃娃,能带好孩子吗?再说他明儿还要去学堂,万一夜里睡不好,明日犯困呢?”

    云珞道:“你真想让双喜往后就在青山学堂念书了?我今日也听了回报,如今整个梅西镇,甚至是临县未嫁的姑娘都打着他的主意,我们还在这里就已经这样了,万一我们离开后,那些人再豁出脸面打他的主意,他一个孩子能抵挡得住吗?”

    刘双喜也担心,按侍书所说,那些姑娘真是连遮掩都不想遮掩了,在那些人眼里刘四喜如今就是块香饽饽,一天两天还好,万一遇到段位高的、模样再让刘四喜动心的,不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她怎么放心?毕竟刘四喜本身就不是个心思单纯的好好少年。

    可青山学堂的名声最大,她还真打不定主意给刘四喜换个差些的学堂,真是怪为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