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老夫老妻日常
    原本刘双喜还想去地里瞧瞧,可看着外面那些热情地想要推销自家女儿的乡邻们,刘双喜整日在府里都不敢出门一步。

    眼看着离着再次成亲的日子不远,郑三娘也把临县的铺子处理了,东西都收拾好,只等着同刘双喜一起去华阳城了。

    临行之日的前一天,刘府外面来了个意外的客人,下人来报说是有位章小姐求见时,刘双喜还愣了下,之后听下人描述才猜到竟是章念真。

    不管章念真是不是记恨她,刘双喜也不可能说不见,毕竟她们还合着伙做生意呢。

    章念真一进来就扑进刘双喜的怀里,抱了又抱、跳了又跳才道:“真是你啊,双喜姐,你现在真成了我表嫂?”

    刘双喜见章念真这模样还真不像和自己有隔阂的,可为何写了信就是不回呢?忍不住抱怨道:“当初给你写了信解释,你却一封信都不肯回,我还当你生我气不理我了呢。”

    章念真道:“你这话说的真奇怪,我为何要生你气?因为你嫁给珞表哥?呵呵,只要珞表哥娶的不是解卉兰,我有什么好气的?再说,真不是我不想回你信,我是真没在家里。你知道吗?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我把咱们的生意都做到北戎国去了,你猜我赚了多少钱?”

    刘双喜见她说得夸张,便知道自己之前真是胡思乱想了,章念真是真不知道她写信一事,之前悬着的心放下,也学着章念真的模样猜道:“难道猜了一百万两?”

    章念真眼里笑意更浓,“再猜!”

    刘双喜都不想想像了,“难道还是五百万两不成?”

    章念真笑着用力点头,“嗯,五百万两,不过是还没分之前的。”

    “念真表妹真是厉害啊!”刘双喜也倒吸一口凉气,最先想到的就是,压在肩头上的债务大山去了一半儿。

    章念真得意地道:“这算什么?你是不知道,北戎国那些女人有钱是有钱,可一个个的脸被风吹得都跟枯树皮似的,我不过是按着你给的配方卖了她们几盒胭脂,她们就哭着喊着给我送钱,这钱我不赚都不好意思。”

    刘双喜知道北戎国,那是一个以牧马为生的国家,海拔高、地势险,一般人很难适应那里的环境,不但他们很少打别的国家主意,别的国家也很少有想要占领他们国家的想法。

    说是国家,北戎国更像是一个大的部落,无论男人女人都崇尚武功骑射放飞自我,以至于不论男人还是女人,脸都有着明显的高原红。

    但因历年战乱,战马都成了急需品,而北戎国养的战马也比别处更膘肥体健,价格也一直居高不下,以至于北戎国很富有很富有。

    章念真能把胭脂卖到北戎国,还真是有想法!

    刘双喜瞬间就想到更多能让女人的脸不受风霜侵害的好东西,想必北戎国的女人更会舍得大把大把地送银子吧?

    和章念真头挨着头,挤在一处说了许久,不时发出窃窃的笑声,直到云珞抱着乐乐从外面进来都没发现。

    云珞幽怨地看了眼一说起赚钱就两眼发光的刘双喜,虽然心里挺酸的,却也没立场说刘双喜不重视他,谁让他外面欠了那么多债。

    直到乐乐喊娘,刘双喜和章念真才发现这爷俩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可瞧着熟练地抱着孩子用毛巾擦手擦脸的王爷,章念真突然就觉得幻灭啊。

    在她心里,珞表哥应该是高大冷峻,傲视天下的,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贤夫一样的男人是谁?可与几年前见过的模样虽然有些变化,她还是能一眼就认出这人就是她那个应该高大冷峻的表哥。尤其是这个男人就在刘双喜的房里,还抱着刘双喜的儿子,不是她的珞表哥还能是谁?

    可……真是太幻灭了!

    见刘双喜和章念真终于注意到自己,云珞给乐乐擦完脸后,把毛巾投进水盆里,看了眼干干净净的儿子,满意地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小乐乐这才张着小手朝刘双喜扑过来,一边扑一边嘴里叽里咕噜地不知道念叨什么,反正小家伙的眼里只有他美丽的娘亲,才不去管旁边已经傻眼的‘姨姨’。

    章念真愣了半晌才想到应该叫人,嘴动了半天才有些不甘愿地叫了声:“珞表哥。”

    云珞淡淡地嗯了声,虽然他想表现一下对表妹的亲切和蔼,可一想到表姐表妹的关系,他就有些头疼,最后也只是点了下头。

    章念真重重地呼了口气,果然只要不是面对儿子,王爷还是高大冷峻的,完全看不出刚刚宠儿子的蠢样。

    因乐乐要找娘,云珞才把乐乐抱进来,如今乐乐都到了刘双喜的怀里了,云珞也不好在屋中待太久,虽说是表哥表妹,可毕竟好些年没见不太熟。

    云珞对刘双喜道:“你们说着,我去吩咐下人准备午饭。”

    刘双喜点头,“我让彩月炖了只鸡汤,待会儿你去厨房里喝一碗,还有五爷、七爷刚派人来说,想要给我们践行,怎么说你也是刘家的女婿,我也不好拒绝,就安排了晚宴,到时刘家族里的人估计都会来,你就出去露个面就成。”

    云珞点头表示听到了,临出门前还过来亲了乐乐一口,若不是想着章念真也在,云珞还想亲刘双喜一口。

    走到门外,刚好有丫鬟来问中午吃什么,云珞便随着丫鬟去了厨房,除了安排午饭,顺便再喝鸡汤。

    直到云珞走出很远,章念真还愣愣地看着门口发呆,刘双喜心里不是滋味,只当章念真对云珞还有些小时候的心思。

    许久之后,章念真才回过神,脸都要皱成苦瓜了,“表嫂,你别跟我说他真是我的王爷表哥?”

    刘双喜道:“他不是你表哥还会是谁?”

    章念真道:“我以为王爷王妃的日子应该过得相敬如宾,就跟戏本子里唱的那样,他叫你王妃,你叫他王爷,俩人见了面就拜来拜去的。可你们刚刚那样子,就跟一般的老夫老妻也没啥区别啊?让我都想到我爹我娘了。”

    刘双喜哭笑不得,“我们就是老夫老妻,孩子都有了,还整那些没用的做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