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要表现出深深的鄙视
    刘双喜抱过乐乐,让乐乐管章念真叫‘表姑’,乐乐歪着头看了半天,口齿不清地叫了声:“表嘟……”

    可爱的小模样让章念真想要抱过去也亲一口,却被警惕的乐乐小包子给躲开了,这个‘表姑’虽然看着还挺好看的,可他都不认识,爹说过,不认识的人要防备。

    可越是亲不着,章念真心里越痒痒,羡慕地看着刘双喜,“表嫂,就让我亲一口,亲一口就成。”

    刘双喜好笑地道:“喜欢孩子赶紧成亲自己生一个去!”

    章念真闻言便叹起了气,当初她长了一脸的疙瘩,自己瞧着都丑,虽然爹娘还是一样疼她,但就冲那张脸,连个门当户对的人家都不肯来登门求亲。

    爹娘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想着给她招个上门女婿。可还没等上门女婿招来,她的脸就被刘双喜给治好了,把爹娘高兴坏了的同时,对她的亲事也上心起来,一心想要把她嫁得高高的,甚至几次提起要和定北王府结亲。

    虽然章念真在曾经懵懂之时对云珞有过好感,可一想到章太妃为了解卉兰就能与娘家断了关系,心里就难免有些怨气。

    再说章太妃看好解卉兰,她可不想和那个女人争一个男人,甚至因解卉兰的关系,她对那个传说中,对即使差点成为他嫂子的表小姐还痴心不悔的珞表哥也心怀怨念,天下女人那么多,怎么就瞎了眼似的喜欢那么一个假惺惺的女人呢?

    可被家里逼得急了,干脆就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借口生意忙,干脆就不回家了,以至于没有接到刘双喜的来信。

    如今听刘双喜说起这事儿,她心里自然是烦闷的,“表嫂,虽然我年纪大了,可也不想随便嫁个什么人。”

    刘双喜笑:“那咱们念真表妹想要嫁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一说起这个,章念真便眉飞色舞起来,“我要嫁的男人自然是最好的,不但要英俊潇洒,更要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刘双喜蓦然一惊,看章念真的眼神里就多了点防备。最好的男人?英俊潇洒?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妹的,说的不会是她的男人吧?

    章念真说完,低头就看到刘双喜的眼神,咳了声道:“表嫂,你怎么这么看我?我说的又不是珞表哥。”

    刘双喜干笑两声:“呵呵,我就是在想有没有哪个认识的男人符合表妹的标准。”

    章念真羞涩地道:“表嫂不必费心,我又不急着嫁。”

    可这副娇羞的模样有刘双喜看来就有那么点意思了,怎么看都像是有了心上人了,虽然觉得章念真不是解卉兰那种心机深沉的女人,可……还是好担心啊!

    中午时,初夏过来,刘双喜高兴地道:“这两日把你忙的都不见人影,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初夏尴尬地道:“这几日有些忙。”

    “忙?”刘双喜觉得谁还能比她更忙?整日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登门,连刘四喜都常常走在路上就遇到几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亲戚拦路,那亲戚关系绕的,绝对是谁听谁晕。

    初夏道:“我和景兄商量了,明日就不与王爷王妃回华阳了,这里离着勇山县不远,景兄想要带我回去把亲事办了。”

    刘双喜闻言面露惊喜,“要成亲了啊,这可是大喜事,都准备好了吗?”

    初夏道:“一切都按景兄家乡的风俗来准备,景兄已经安排人回去准备了。”

    刘双喜皱着眉道:“本来还想着你和景大哥成亲时,我和王爷要给主婚呢,可你们回勇山县成亲,我和王爷怕是赶不及过去了。”

    初夏笑:“我和景兄回勇山县成亲,也是因着那里是景兄的家乡,他的亲人也都在那里,就是去摆个席。等回华阳城还会再补办一场,到时还要麻烦王爷和王妃了。”

    刘双喜听了便眉开眼笑,“好啊,到时你们的酒席都由王府包了,一定让你嫁得风风光光的。”

    初夏笑着点头,虽然不能跟着去勇山县很遗憾,可想着初夏也要出嫁了,嫁的还是她放心,初夏自己也中意的景礼,也是替她高兴。

    再想到她和云珞回华阳城就要补办的婚礼,却怎么都提不起兴致了,听说有钱人家办一场婚礼就要累掉半条命,那么以云珞的王爷身份,他们的婚礼恐怕更不轻松了,真想念当初他们头一回成亲时,她在屋子里一坐就什么都不管了。

    也幸好王爷身份摆在那里,不会有人胆敢闹婚,不然那才真叫惨呢。

    初夏和刘双喜说过之后,午饭都来不及吃就跑出去准备车马,打算和景礼走人。

    刘双喜则想起她和云珞二次补办的婚礼,刘双喜问章念真,“你没收到我写的信,怕是不知道我和王爷要再补办一次婚礼吧?”

    章念真道:“谁说我不知道了?你们要补办婚礼的事儿可都传开了,定北王封地上的官员都在准备送礼呢,最近我们的铺子里可是卖了不少上好的胭脂,都是全套的。”

    “难不成他们要把那些胭脂当成礼物送给我?”刘双喜哭笑不得,虽说她们卖的胭脂水粉都不便宜,可一想到那些近乎低廉的成本和要多少就有多少的数量,刘双喜怎么也欢喜不起来。

    章念真嫌弃地看了刘双喜一眼,“哪能呢?好歹你也是个王妃,再随和的性子,也不能拿那些便宜货来敷衍你吧?那些都是想要趁着送礼的机会往你跟前凑的夫人们买来自用的,虽说不知道咱们的铺子背后有你的一半股,可如今咱们卖的胭脂水粉可都是身份的象征,她们只是用来打扮自己的。到时候没准你提鼻子一闻,满屋子都是熟悉的香味儿呢。”

    “便宜吗?”刘双喜从来不觉得她们卖的胭脂水粉是便宜货,可听章念真这么一说,似乎以她王妃的身份,只送几盒胭脂水粉是有些说不过去。

    章念真恨铁不成钢地道:“你有点出息成不?若是真有人敢给你送几盒胭脂水粉,你可一定要表现出深深的鄙视知道不?没得让人觉得你随便好糊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