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首富刘四喜
    刘双喜‘哦’了声,可一想到再成一次亲虽然要花费不少,同时收的礼恐怕更多,刘双喜就觉得身份真是个**的好理由啊。

    中午,章念真吃过饭后就离开了,虽然她也想和刘双喜和云珞一起去华阳城,可好些日子没回家了,就是要去华阳城也是要同家里人一起去。

    送走章念真,刘双喜也开始准备,刘四喜已经去学堂辞了学,将刘双喜准备的礼物也都送了出去,除了白山长白夫人,还有教他的厉先生,就是那位霍水先生都有。

    虽说那个势力了些,但教书却是极认真,又没多大的仇恨,别人都送了自然也不能少了他的。

    当刘四喜同刘双喜说起霍水收到礼物时长出一口气时的模样,刘双喜也忍不住笑,估计他也是怕别人都有礼物,只有他没有,显得丢人吧?

    本来,刘双喜还有好多地方想要去。比如到田里看看,再到从前和云珞一起抓了山鸡野兔的山上看看,可事实却是只要她出府一步,到处都是好奇地想要和她攀上关系的人。

    最后在梅西镇的一晚,刘双喜只能遗憾地刘府的院中感慨。

    不过临走之前还是让彩月给猪肉张送去一本点心制作的小册子,想着猪肉张认字不多,上面制作的点心都是用图画的,画的都很详细,看过就能学会。

    其中除了甜味的点心,还有不少肉馅的,只要猪肉张学会上面的点心,就算不能发大财,也绝对会惠及几辈人。

    虽然没机会再看看这个曾经合作过的大叔,但刘四喜当初火烧刘府时,猪肉张能急三火四地赶过来想要施以援手,刘双喜也念着他的好。

    离开了刘府,走出很远,刘双喜还坐在马车里叹气,彩云笑道:“王妃这是舍不得走吗?”

    刘双喜道:“这一去还不知要多少年才回来,都没能好好地逛逛,能不遗憾吗?”

    彩月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我这几日和彩云倒是都走了几趟,镇子还是那个镇子,也没变大,就是有几家人家搬走了,又有几家搬进来,其余的都没差。”

    刘双喜倒是兴趣缺缺,其实她也不是真舍不得离开梅西镇,只是一想到她从出了华阳城,本来是想要出来散心的,可除了遇到糟心事儿,哪儿散过一次心?

    不是被关在车里,就是被关在府里,还不如在华阳城时没事儿还能上街走走。说起来也是临县和梅西镇地方太小,谁不认识她刘双喜呢?一出门怕就要被一群人围上了。

    回程的途中若是到了不熟的地界,她一定要出去走走,那才叫散心呢。

    正想着,马车突然就停了一下,随后又继续赶路,刘双喜问道:“外面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彩云扒着车帘往外看,之后把车帘一放,“没出什么事儿,就是有人从旁边的巷子里突然窜出来,差点儿撞了前面的马头。王爷或许是当成刺客,抽了一鞭子。”

    刘双喜‘哦’了声表示知道了,却不关心刚刚从巷子里突然窜出来,想要拦着马队却被被王爷一鞭子抽回了巷子里的男人是谁。

    马车走出很远,刘双喜似乎还能听到身后一个凄厉的声音在喊着:“妹婿,妹婿,我是司徒广,刘一妙的未婚夫婿,且等等,听我说一句话。”

    难道刚刚被抽一鞭子的人就是他?刘双喜撇了撇嘴,这男人真是不要脸,刘一妙都失踪多久了,他还有脸来喊妹婿?当初不是说好了退亲了吗?

    再想到临县那个疑似刘一妙的死尸,刘双喜觉得刘一妙都死了,司徒广却跳出来认这门亲,难不成还想和刘一妙结个阴婚不成?若他真有那个心,她就成全他好了。

    而刘双喜没看到的是,在司徒广的身后,一双怨愤的目光一直跟着车队,直到司徒广喊得声嘶力竭,他才拍了拍司徒广的肩头,“司徒兄,别喊了,那俩姐妹都是水性扬花之人,当初不也是嫌我们杨家势弱,才巴上定北王?如今人家做了王妃,又岂是你我能高攀得上的?”

    司徒广回头幽幽地看了杨成玉一眼,若不是杨成玉肩上那条皮开肉绽的鞭痕,他真就要相信他对刘双喜是死了心的,可这都当着人家男人的面去拦马队了,可比他只喊两声妹婿更痴心妄想。

    于是,司徒广故意在杨成玉挨了鞭子的那边肩上拍了拍,疼的杨成玉呲牙咧嘴,才道:“杨贤弟,要说我是命苦,遇到刘一妙那种朝三暮四的女人,可你……当初整个梅西镇的人,谁不知道刘双喜追着赶着要嫁给你,可你就是看不上啊,嫌人家胖、嫌人家蠢,如今知道了吧?那是胖吗?那是富态,瞧瞧人家如今瘦下来才叫美呢,后悔不?肠子都悔青了吧?可惜啊,没你啥事儿了。”

    说完,司徒广转身就走,留下杨成玉好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自从那次在双喜甜食见过刘双喜后,变瘦后美得让人惊艳的刘双喜就在他的心里扎了根,若是早知道刘双喜瘦下来之后会这么美,杨成玉说什么都要先把刘双喜娶回家了。

    虽说如今家里也是妻妾成群,可捆在一起也及不上一个刘双喜,每当想起都让他夜不能寐。

    可再想又如何?刘双喜如今是定北王妃,他不过是一个小小镇子里首富家的独子……不,如今梅西镇的首富已经不是杨家了,而是拥有双喜快餐的刘四喜家。

    如今在梅西镇,提到最有钱的人,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道:就是刘府的刘大老爷!

    别看人家年纪小,可人家的铺子赚啊。最重要的是,刘大老爷有个好姐姐。啥?你不知道刘大老爷的姐姐是谁?孤陋寡闻了吧?告诉你,人家是王妃,定北王的王妃。羡慕不死你!

    看看,他如今连唯一自豪的出身家世都比刘双喜差了很多。又凭什么觉得刘双喜心里还会有他?只是因为对他的求而不得才嫁了别的男人?

    杨成玉整个人呆呆的,连怎么回的杨府都不知道,一头扎到床上不肯起来,或许只有在梦里,他才会感觉到刘双喜对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哪怕梦里的刘双喜还是如从前一样的胖,跑起来能把地震得‘咚咚’响,但只要一想到刘双喜变瘦变美后的风姿,他都不愿再醒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