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王府得有多大?
    吃过晚饭,刘双喜便和郑三娘几人约好到园子里去赏花,云珞自然是留在屋中批阅公文,虽然王爷没在华阳城,但华阳城一些紧要的公文还是会快马加鞭地送过来,王爷每天除了赶路就是在处理公务,甚至有时是一边赶路一边处理公务。

    刘双喜也心疼王爷的辛劳,想着往后没事儿可就不乱走了,兴师动众不说,王爷也累。

    园子里最多的就是牡丹,但大多数的牡丹已经开得有些败了,但从花败的程度,可以想像前几日这里真是一片花海,就是如今也能找出几朵看起来还很不错的牡丹。

    刘双喜剪了两枝开得正好的,打算带回去插在瓶中看着。

    刚剪好花,一抬头就看到郑三娘正对着一株半谢的花发呆,刘双喜只当她又想到那些糟心的娘家人,怕她想多了伤身,笑道:“三娘,你看我这两枝牡丹开得可好?”

    郑三娘抬头,先是朝刘双喜扯了个笑容,随即便惊道:“好好的长在枝头,你怎么给剪了?”

    说完,过来从刘双喜的手里抢过那两枝牡丹,拿在手里看着,神色里说不出的心疼。

    刘双喜讪讪地道:“我这不是想着它们在园子里长着,过不了两日就要谢了,不如插在屋子里也能香香屋。”

    郑三娘不赞同地道:“花也有生命,你这样说剪就把它们剪下来,花也会疼的。”

    刘双喜想:平日里三娘杀鸡宰鸭也没说过那是生命,这时候为了一株花儿倒矫情起来了。可想到郑三娘还在伤心,刘双喜也没说刺激她的话,只是看着郑三娘管丫鬟要了一只瓷瓶,再小心地把花插了进去,怎么看都不像是对待一枝花儿,反而像是对着情郎似的。

    插完了花,郑三娘就举着花瓶儿盯着眼珠都不舍得转一下,不时再唉声叹气一回。

    刘双喜道:“三娘,这花……”

    郑三娘叹道:“当年我刚嫁进门时,我男人就在院子里养了几株牡丹,每到花开的时候他就把最好看的那株剪下来给我戴在头上,我说他不知怜惜花儿,他却说我比花儿还好看。可自他没了后,就再也没人给我戴过花了。”

    说着,郑三娘又叹了一声,刘双喜明白她这是想她过世的男人了,若是有个男人护着,还有谁敢欺负她一个女人?

    可那男人都过世十多年了,十多年对于刚过三十岁的郑三娘来说,几乎已经快有她人生的一半儿了,难道她的后半生都要在想念中度过?

    刘双喜之前是想过要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可自从遇到云珞后,一切都改变了,若是有一天她失去云珞,那样的日子她都不知道是否有勇气再过下去。

    可古时的女人都保守,刘双喜也不好劝郑三娘改嫁,尤其是她心里还是念着她死去的男人,这只能随缘了。

    刘双喜不会安慰人,但她了解郑三娘,既然不知怎么安慰,不如就说些有趣的事情来转移她的注意。刘双喜道:“我们王府里有好几座园子,种着四季不同的花,三娘若是喜欢花儿,到时你就来王府给我做伴,我们就按着时节挨个院子住,保准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一推开窗就能看到满园子的花。”

    郑三娘道:“我是听说过王府的主子少,可也不至于像你说的按时节换院子住吧?那王府得有多大?”

    刘双喜道:“反正是挺大的,等再过几日塘子里的荷花也要开了,到时一边划船,一边捞鱼,我都想了好长时间了。”

    郑三娘便有些懵了,她倒是知道王府不是一般人家可比,但她去过最大的宅子就是刘府,在她看来刘府就已经很大了,怎么说也是梅西镇的首富之家。

    当然,王府肯定是要比刘府大,可再大又能有多大?王府就那么几个主子,还能大了刘府三个去?

    可听刘双喜说的,塘子里种了荷花,还能在里面划船,这一个塘子可不就要比她在临县买的宅子大?

    郑三娘被震惊了,“双喜,你可别告诉我,你们王府能有这个驿站大了。”

    彩月在旁笑道:“驿站算什么?定北王府可比驿站大多了。”

    “比驿站大?还大多了?”郑三娘觉得她有些懵了,那得有多大?整日住在那样的大宅子里可不是要迷路了?

    刘双喜道:“到底有多大我也没都去过,三娘若是有空儿就陪着我到处走走呗!”

    “哦,好啊!”郑三娘已经忘了刚刚想到她男人时沮丧的心情,可又想到她之前还想过等她老了那天,要把家产都留给刘四喜,可瞧着人家姐姐这本事,不说将来,就是梅西镇首富的家产她也比不上,难怪刘四喜当初就说只给她养老,不要她的家产,人家姐弟这是真有本事。

    说着,又在园子里走了一圈,眼看着天已经黑了下来,彩云道:“天色不早了,还是回房再说吧!”

    郑三娘抱着花瓶就要回她住的院子,刘双喜却拉着她去了她的房间,就怕郑三娘回到屋中再胡思乱想。

    想着等明日走时说什么也不能把这两株牡丹花带走,好好的郑三娘多么开朗的女人啊,弄得都多愁善感了。

    夜里云珞批完公文,被守在门外的侍卫告辞,王妃要与郑三娘彻夜长谈,便在一个屋中睡了,让王爷到旁边收拾出来的屋子里歇着。

    旁边的屋子的旁边就是刘四喜的屋子,听到开门声,刘四喜从屋子里探出头,对云珞招了招手,云珞不知刘四喜有何事,便跟着刘四喜进了屋,结果就看到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乐乐,知道这是他娘要和郑三娘彻夜长谈,把孩又丢给刘四喜带了。

    刘四喜轻声道:“我都看了好几晚了,能不能让人睡个安稳觉?”

    云珞斜了刘四喜一眼,抱起熟睡的乐乐回了给他收拾的房间,把乐乐放到床上,想到他被赶出了刘双喜的房间,乐乐也被赶了出来,突然生出一种爷俩都是可怜人的感觉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