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看戏看吐了
    刘双喜想不明白云珞怎么突然就想到要给大家请一个戏班子过来,不过请都请来了,一路上又没什么消遣,也不妨听听。

    厨娘和伙头军带着人做饭,五百人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但又要防着意外,他们的吃喝向来都是这么解决的。

    那边的饭还没做好,这边戏台子已经搭好了,刘双喜牵着乐乐的小手过来时,竟然神奇地铺了好大一张厚毯子,上面还摆了些点心和瓜果。

    云珞正在戏台子前和戏班子的班主说什么,见刘双喜过来,匆匆说了一句便走过来,牵住乐乐的另一只小手带着娘俩个走向那张大厚毯子。

    乐乐还记着早起云珞说娘不要他的话,虽然被云珞牵着小手,却固执地不肯理云珞,云珞哭笑不得,真想不明白这才多大一点的不家伙,竟然都会记仇了。

    刘双喜问:“怎么想着请个戏班子来?”

    云珞道:“明日就能赶回华阳城,想着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这青台镇的戏班子最是出名,来一次不听听也怪遗憾的。”

    刘双喜觉得云珞不是那种听不到戏就会觉得遗憾的人,而她也从未表现过对听戏的兴趣,若云珞真是为了听戏而听戏,就有些奇怪了。可请都请来了,戏台都搭好了,好不好听也要听过了再说。

    不多时扮好了的角就一个个登场,与刘双喜前世印象中的扮相有很大不同,虽然脸上也画了油彩,却不像前世看的戏曲中那么夸张,甚至刘双喜还能看出妆容下的模样。

    只是在素淡的妆容下,一张张老脸就更显得夸张了,生角还好些,毕竟都是男子扮得,倒不显得突兀,可由男子扮得旦角却让刘双喜怎么看怎么不好,虽然有些长得也甚是洪亮,可就是有种如花的既视感。

    戏台上一张口,虽然不是她记忆中咿咿呀呀的唱腔,可那抑扬顿挫的唱腔也不是她喜欢的,而更让刘双喜无法忍受的则是……她侧着耳朵听了半天,竟然一个字都听不懂?

    再回头看身后的众人,就连坐得稍远些的郑三娘等人都听得甚得韵味,甚至还跟着台上的人轻轻地打着节拍。

    刘双喜悄声问云珞:“他们唱的都是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云珞便笑,笑得刘双喜拿眼白看他,最后在刘双喜爆发之前贴着刘双喜的耳朵道:“说实话,我也没听懂。”

    刘双喜诧异地看着云珞,见他一脸认真,不像是骗人,刘双喜松了口气,看来不是她一个人没欣赏的艺术水平。可看郑三娘却听得甚是入迷,好像她听懂了似的。

    云珞递过一个本子让刘双喜选戏,刘双喜见上面写着曲目,可看了半天也不知都是些啥。她没听过戏,尤其这时代的戏和她前世听过的不一样,虽然听着还可以,但都跟催眠曲儿似的,她想选都不知道选什么,万一选得不合时宜会不会被笑?毕竟前后左右五百多人呢。

    最后刘双喜拿着曲目对郑三娘招手,“三娘你选个。”

    郑三娘先是摆着手,见刘双喜是认真的,这才看了眼云珞,见他没有什么不悦的情绪才挪了过来,看着上面的曲目,斟酌了许久才选了个不会让人觉得她品味低俗,又不会听了让自己耳朵难受的曲目。

    可曲子一唱,刘双喜就觉得耳朵受罪,眼睛也跟着受罪,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虽然曲目叫《秦三春》,看下面的介绍说的是一户姓秦的人家,养了三个女儿,大女秦大春嫁做商人妇,二女秦二春嫁进书香门弟,偏偏最小的幺女秦三春嫁给了家道中落的穷秀才,其间三女和三女婿遭受了不少白眼,而秦家也因一桩公案牵连最终最抄了家产,同时三女婿又进京赶考,秦三春一面照顾家中的公婆,一面接济落魄的爹娘,日子过得比黄莲还苦。最终三女婿考中状元,不但娶了个公主回来,还将秦家的公案平反昭雪了,最终的结果自然是阖家欢乐、幸福美满。

    可刘双喜看着这样的剧心里就是堵得慌,虽然知道这个时代里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可戏文里公主都能不在乎男人有了老婆而要嫁过来做小,她那做皇上的爹真舍得吗?

    而最让刘双喜忍受不了的是……看台上一群男人卿卿我我、搂搂抱抱就觉得眼睛疼。

    当然,在这个时代里自然也不可能让女人和男人真在台上搂抱,所以一般的旦角也都是由男人来演。

    可谁能告诉她云珞这是在哪儿请的草台班子吧?里面的旦角化了妆之后那才叫一个丑,刘双喜看着看着胃就有点不舒服。

    云珞也被台上辣得眼睛疼,干脆就低头吃东西,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刘双喜捂着胃,一脸的无法描述,云珞问:“怎么了?”

    刘双喜痛苦地道:“胃难受!”

    云珞急道:“好好的怎么就难受了?是吃坏了东西吗?”

    刘双喜无力地抬了抬眼皮,看向戏台上依然唱得忘我的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虽然听不懂,但大概这时候的戏应该是唱到男主人公要进京赶考,‘女’主人公卖了亲手绣的绣品给他做盘缠,看那个比男主人公还要壮的‘女’主人公哭得咿咿呀呀,刘双喜一时没忍住,从毯子上爬起来就朝外跑。

    云珞一脸懵地望着刘双喜的背影,随即才想到要追上去,结果追上之后,刘双喜已经扶着一棵树吐得昏天黑地。

    云珞看了看台上也因突发状况唱不下去的男‘女’主人公还抱在一起茫然地看着台下发生的一切,似乎不明白他们的一出戏怎么就把人家的主母给唱吐了。

    云珞替刘双喜拍着后背,过了半晌,刘双喜才缓过劲儿来,丫鬟赶紧送来漱口的清水,刘双喜漱了口才觉得舒服了些。

    可戏是没法再唱了,云珞也怕再唱下去又把刘双喜恶心到。

    让人给班主银子时,班主的腿还哆嗦着,瞧人家带了这些兵就不是一般人家,他们还把人家的主母给唱吐了,万一人家真怒了,别说不给银子,揍他们一顿都是白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