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你家夫人不会是有喜了吧?
    可让班主怎么也没想到,虽然把人家主母给唱吐了,但银子还是给了,虽然他心里惭愧,可毕竟这么多年他们班子在青台镇也算有点小名声,怎么也不到于真就唱的那么烂,或许人家主母吐也不是因为他们唱的不好。

    于是,班主充满善意地对给他银子的影三道:“这位兄弟,你家夫人这是有喜了吗?”

    影三凶巴巴地瞪了班主一眼,很像是在说:唱的烂就别找借口,把我们家夫人都唱吐了,还好意思说别的?

    班主被吓得不敢再吭声,拿着银子,带着他的戏班子赶着车就跑了,影三却合计着班主的话有些走神。

    影二凑过来,“他和你说什么了?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

    影三迟疑了下,见四下无人,将班主的话和影二说了,就听影二惊呼:“王妃有喜了?”

    ‘噗’刚缓下来,端着一碗酸梅汤喝的刘双喜,直接把一口酸梅汤给喷了出去,除了被影二的语不惊人吓到,也是对他这句话心有余悸,酸梅汤里加了山楂干的,而山楂对胎儿不好,万一真是有喜了,酸梅汤可就不能喝。

    云珞听了眼前一亮,但随即把脸沉了下来,“影二,影三,你们皮子紧了是不?王妃也是你们能议论的?”

    影二影三吓得立时用手捂住了嘴,互相看着直瞪眼,刘双喜却拉了拉云珞的衣袖,轻声在他耳边道:“你先别急着骂他们,我这个月那个……真没来!”

    “哪个?”云珞轻轻问了声,随即就想明白了,看刘双喜的眼神顿时就更闪亮了,只是他们这些人里没有一个会看诊的,这事儿还得请个郎中给瞧瞧才行。

    于是,刚刚走了一半的戏班子就看到一个侍卫赶着一辆马车,从他们的马车旁飞快地闪过,可刚跑出不远又退了回来,赶车的侍卫急切地问班主:“青台镇里哪家医馆的大夫医术最好?”

    班主哆嗦着给指了路,见侍卫赶着马车飞快地消失,班主的眼泪都要急下来了,他们班子唱了这么多年戏,不但头回把人家主母唱吐了,看样子还给唱病了,看人家侍卫急的,病得恐怕还不轻啊,那他们要不要跑路呢?

    班主胆战心惊地回去等着信儿,而侍卫按着班主说的找到大夫,把人接出城给刘双喜诊了脉,知道刘双喜这是又怀上了,云珞高兴的让人重赏了大夫,大夫也高兴的捏着银子被送回青台镇,这一块银子可就够他平时看两个月的病人了,果然有钱人就是财大气粗,可惜青台镇就没这么财大气粗的。

    知道刘双喜真怀上了,再启程时云珞特意吩咐慢慢地走,就怕颠着刘双喜。于是,原本还有一天就能走完的路,愣是拖了三天才到。

    章太妃不知路上发生了什么,明明说好前天就能回来,结果一直等到下午才听人说王爷和王妃已经快到华阳城了,章太妃一面念着‘菩萨保佑’一边命人赶紧去城门迎接,也让人把沐浴的香汤和酒菜也准备起来。

    可直到马车从侧门进了王府,刘双喜还没从车里下来,一直赶到倚香园,云珞才把刘双喜从马车上扶下来。人老成精的章太妃开始时还以为刘双喜是受了伤或是得了病,可看到气色红润,微有些羞涩的刘双喜,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一脸喜色地问:“王妃这是……怀上了?”

    云珞轻轻地点头,可那上翘的嘴角,怎么看都像是在憋着笑,章太妃高兴地赶紧让人去把准备的酒菜重新置办了,一些对孕妇不好的菜,坚决不能上桌,就怕刘双喜忍不住上馋。

    刘双喜本来对肚子里的孩子也很期盼,可章太妃的话瞬间就提醒了她,似乎她又怀上之后,心心念念了许久的螃蟹又要长着翅膀飞了……刘双喜就觉得心里苦。

    泡着热水澡,洗去路上的乏累,刘双喜只想好好地在床上躺着睡睡,可章太妃知道她有了身子,若是晚饭不出去吃,估计章太妃又要着急了,若是平常因为各忙各的,她和章太妃一般都是在自己院子里吃晚饭,但出门这么久,于情于理都该一家人一起吃。

    晚饭时,章太妃一个劲儿给刘双喜夹菜,生怕她饿着,还不住地提醒她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刘双喜虽然答应的挺痛快,可想到盼了两年的螃蟹又没了,就有想哭的冲动。

    好在螃蟹不能吃,虾还是能吃的,还有一些海鲜也不用忌口,刘双喜总算是找回一点点的安慰。

    吃过饭,管家就想拿这些日子的账本给刘双喜看,结果被章太妃给拦住了,“王妃如今还是头三个月,劳累不得,这些账不等过些日子再看不迟。”

    刘双喜自然是连连点头,虽然她不怕看账本,那也要等她睡足了再说,她现在只想睡觉,那种躺在被窝里和她舒服的锦被亲密接触。

    云珞知道刘双喜这些日子也是累坏了,吃过饭就带着刘双喜辞别了章太妃,听到章太妃说让他们往后不用过来吃饭,让刘双喜把身子养好,刘双喜心里那个感动啊。

    虽说如今她们婆媳的感情在升温,可面对章太妃时,刘双喜难免还是有些不自在,而且这个时代媳妇在婆婆面前是要立规矩的,虽然章太妃没有时常拿这个说事儿,但章太妃那边总是客人不断,当着外人的面,刘双喜也不好表现的不恭敬。

    立规矩可是很难受的一件事,如今章太妃不用她时常过去,刘双喜自然乐得在自己的院子里养胎。

    结果刘双喜和云珞走了之后,章太妃就对被她留下的彩月担忧地道:“你看王妃的身子是不是太瘦了?这才一个多月的身孕,过几日就成亲仪式,受不受得住?”

    彩月也一脸担忧,虽然当初在临县时,刘双喜怀了身子时她和彩云倒是盯着她不让她累着,但她时常做出惊人之举,但那时身份不同,人似乎也就没现在这么娇贵,如今贵为王妃,人会不会也变得娇贵了?

    虽说她很期待刘双喜风风光光地再嫁王爷一次,可若是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无论是她还是刘双喜都不想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