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小肚鸡肠的男人
    见彩月一脸迟疑,章太妃也心里没底,她和刘双喜之前接触的不多,刘双喜生第一个孩子时的情况她也没看到,虽然刘双喜的身子壮,但孩子才一个多月啊,她真不想为了让自己心里舒服点儿就拿孩子冒险。

    章太妃想了整整一晚,第二天早起让人把正要出府的云珞喊来:“珞儿,你说王妃如今怀了身子,过几日还能不能成亲了?”

    云珞也有些担忧,虽然刘双喜的身子壮得像牛似的,可谁也不敢保会不会有意外,毕竟王爷成亲和当初只是摆上几桌不同,仪式繁复不说,来的宾客也多,他真怕一不小心刘双喜就被冲撞到。

    “娘,不如这件事我与双喜商量一下,晚上再给娘答复?”

    章太妃连连点头,想着不管刘双喜最后给个怎样的答复,她都会妥善地派人去处理。

    而刘双喜得知章太妃在犹豫是否该举行婚礼时,先是呆了呆才问云珞:“喜帖不是发出去了?宾客不是也都陆续赶来了?若是不成亲,这不是耍着人玩儿?”

    云珞笑:“没什么比你和孩子更重要。”

    刘双喜心里完满了,可既然举办婚礼的帖子都发出去了,宾客们也都准备好了,这个婚礼自然是要再举办的。

    至于说举办婚礼会不会累到她和孩子,首先刘双喜不觉得自己是个易碎的瓷娃娃,其实,反正也不是头一回成亲,也不必那么多的繁文缛节,不就是个意思?若是这次婚礼取消,往后也不可能再举办一次,那么章太妃心里的结不解开,谁知往后谁在她耳边再吹什么风,她又想起这茬,再觉得她儿子是个倒插门,没准还得来找她麻烦。

    别看现在婆媳相处得还不错,刘双喜却也不想留下个把柄给章太妃没事儿膈应膈应。

    而最重要的是帖子都发出去了,突然说不成亲就不成亲,还不定会被传成什么?

    云珞握着刘双喜的手道:“双喜,你放心,等到了日子,我一定会让人尽量能简则简,不会累坏了你和咱们的女儿。”

    刘双喜也回握住云珞的手:“相公,你这是对女儿有多深的执念?”

    云珞笑,“只要是你生的,儿子女儿也无所谓,但若是能凑个好字,自然是再好不过。”

    刘双喜‘呵呵’地笑,如今有王爷做靠山,她还真不怕生了女儿长大了出嫁受气,倒也不纠结着一定要生儿子,其实,她也更喜欢闺女一些,不都说闺女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吗?她也想把女儿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带出去,绝对与打扮儿子更有成就感。

    和王爷商量好婚礼照常举行,章太妃就开始让人接着布置王府,从决定要再举行一次婚礼时,王府就里里外外重新刷了一遍,这几日刘双喜没在华阳城,章太妃更是热衷修缮王府,刘双喜回来后看变了样儿似的王府难免心疼,这些可都是钱堆的,这一收拾没有个一万两能下得来?

    想到之前云珞说过财政都没剩下几万两了,刘双喜更加庆幸王爷有远见,这两年卖海鲜的银子都偷偷给她了,不然到了章太妃的手里,有了那些银子,没准能把王府推了重建也说不准。

    郑三娘被刘双喜盛情地留在王府,没进城时她还有些忐忑,怕章太妃怪刘双喜自作主张留人在王府,可真进了王府,除了刚来时拜见了章太妃一次,其余时间章太妃都忙得不见人影,郑三娘就放下心了。

    尤其是见王府真像刘双喜说的那么大,每天由彩云带着她和刘四喜在王府里闲逛,每天逛两个时辰,逛了两日竟然都没逛遍,郑三娘就感慨:“王府可真是大啊,这得多少银子才能建成如今这规模?”

    彩云道:“这还真不太清楚,据说当初刚建时王府也没这么大,这都是后来扩建的,王爷说了,等过几日天再热些,就让王妃搬到有荷花池的那座园子里,每天都能划着小船采荷花呢。”

    郑三娘满眼羡慕,“王爷对双喜真好!”

    见郑三娘说着说着,目光又空旷起来,彩云想到出来之前刘双喜拉着她悄悄说的几句话,让她注意些别刺激到郑三娘,彩云叹道:“王爷待小姐倒是好,不然小姐怕是也不会心甘情愿留下来做这个王妃了。”

    郑三娘讶异道:“怎么这个王妃做的不好吗?是太妃为难双喜了?”

    彩云摇头,“倒不是太妃为难小姐,实在是华阳城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有盯着王爷想要趁虚而入的;也有想要赚钱还想不劳而获的;更有那些明明得了好处却不知足的……这些人都处处与小姐做对,总之烦心事儿一大堆,也就是小姐心大,不然还不定被气成什么样子呢。”

    郑三娘倒是赞同彩云说的刘双喜心大,说好听了她是豁达,说不好听了就是没心没肺。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刘双喜都做了王妃,竟然还有人敢与刘双喜作对,王爷就没想要管管吗?

    彩云就拉着郑三娘到一个小亭子里坐下,立时有丫鬟送上准备好的茶点,彩云让小丫鬟退下后,和郑三娘讲起刘双喜到华阳城后遇到的各种奇葩,而其中最大的那朵奇葩自然就是百里家的少爷。

    郑三娘不敢置信地道:“他一个男人就那么小肚鸡肠的?还在外面传双喜的坏话?”

    彩云点头:“可不是嘛,我还真是头回见这种男人,偏偏王爷还与他是兄弟,不然我早就带着人去揍他了。”

    郑三娘突然想到什么,声音压得低低的,“你说他和王爷是自小一同长大的兄弟?”

    见彩云点头,郑三娘又问:“那你有没有觉得他长得很娘?”

    彩云想了想百里杨的模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那人整天收拾的油头粉面的,还说是京中贵族都爱这么打扮,可我瞧着就不像正经人,一个大男人不想着成家立业,却整日在大街上闲逛,肯定不是好人。”

    郑三娘眼神变得凝重,“那你觉得他为何会到处为难双喜?是因为双喜出身低?双喜好欺负?还是因为双喜……嫁给了王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