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为赚钱而发愁
    彩云‘呵’地笑了一声:“他是因为小姐嫁给王爷才处处与小姐为难,自然是因为小姐嫁给王……三娘,你不会觉得他对王爷……”

    说着,彩云惊讶地捂住了嘴,见郑三娘的神色认真,又恍然般地把手放下,气愤道:“我早就看他不像好人了,原来真不是好人,竟然对王爷有那种心思,不行,回头我得提醒小姐,这个百里杨下回见一次打一次。”

    郑三娘拉住彩云,“看看你,怎么也听风就是雨了?我这也不过就是猜测,你这没根没据的就去和双喜说,她那性子本就不管不顾的,万一真把人打了,过后别人问起为何打他,你让双喜怎么解释?再说双喜如今怀着身子,最受不得气。”

    彩云问:“那怎么办?”

    郑三娘想了想道:“这也没什么难办的,回头你带我去街上走走,认认人,我怎么也比你多活了几年,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儿的人,若真是对王爷不怀好意,不用你出手,我就带人把他揍了。”

    说完问道:“我揍了他,双喜会给我撑腰吧?”

    彩云用力点头,“三娘放心,我家小姐最护短,不管是谁对谁错,揍了姓百里的,小姐一定护着自己人,王妃护不住不还有王爷吗?王爷一定会护着王妃的。”

    有了彩云的保证,郑三娘顿时就底气十足,让彩云带着她和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就出了门。

    如今云珞回了华阳城,那些得力手下也都各归其职,百里杨不再替云珞操心华阳城的安宁,整天又是无事一身轻。

    之前偷偷在章太妃那里走了后门,虽然章太妃训了他几句不许再与王妃为难,最后还是租给他两个摊子,还是挑着位置最好,也最赚钱的摊子。

    刘双喜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百里杨和云珞也是十几年的兄弟,只要百里杨不想着整天给她添堵,刘双喜也不是真想让他和云珞反目。

    百里杨的摊子卖的是串串香,从两文钱一串的素菜素肉到五文钱一串的各种肉丸肉串看着就眼花缭乱。

    虽然一个人不花个三十文钱别想吃饱,真放开了吃一百文都不算事儿,外面卖肉才十几文一斤,一斤肉得串多少串?可谁让人家味道好,哪怕不放开了吃,花十几二十文尝尝味儿还是吃得起的。以至于从开张那天起,他的摊子就没断过人。

    在摊子后面摆了十几张小矮桌,四十多只小凳子都坐得满满的,摊子前面还围着不少等不及座位或是买得少直接就站着吃的。

    替百里杨摆摊的伙计都是他从府里的精选出来的下人,一个摊子四个伙计,个顶个长得精神干净,瞧着就让人觉得舒心。

    每天这八个伙计只管出摊,串串儿这种活自然也是府里的下人在做,串多少串、卖多少钱都是有数儿的,也不怕银钱对不上。

    可瞧着摊子的生意兴隆,百里杨真想再开两个摊子,可小吃街上肯定是摆不下了,若是到别处开虽然生意会火,可王府每天提供的煮料都是有数的,他想要再开摊子肯定不够用,可把他给愁坏了,每天就围着摊子打转,想着怎么能把他的摊子扩大一些。

    愁坏了的百里杨每天都来摊子上搬个小凳,弄个小桌,边吃边看边琢磨怎么才能将摊子做大。按说凭他和云珞的关系,比别人多弄两个摊子也是应该的,可谁让他之前得罪了刘双喜。

    后来虽然有冰释前嫌的苗头,可还没等他和刘双喜说和解,刘双喜就回了娘家,回府后就一直没出来,他去过几次定北王府,可不知是云珞和刘双喜忘了,还是压根就没想让他进王府,反正去几回被拦回来几回。

    而凭他对云珞的了解,这事儿只要刘双喜不点头,他和云珞说出花儿也没用,难道想多弄两个摊子还得去求刘双喜?

    好吧,百里杨觉得,为了钱面子什么的都不重要,虽说百里家有钱有势,可他平日有那么点儿好风花雪月的小爱好,虽然他自诩风流不下流,可手头那点儿钱也都花在这上面了,若是不想办法多弄些银子,怎么去见他的雁儿、夏儿、芳儿呢?

    百里杨正吃着串串、喝着小酒一筹莫展时,就听有些熟悉的声音道:“三娘,这整条街卖的都是我们家小姐想出来的吃食,咱们今儿就从这头走到那头,你就可劲儿地尝,尝好了哪样回头就跟小姐说,咱们回去不弄一条街,就弄个铺子,把相中的吃食都搬进去,保准能赚到大钱。

    这话说得让百里杨真是又羡慕又嫉妒,回头就看到彩云正陪着一个身旁边跟了不少仆妇的女人站在他的摊子前。

    虽然与彩云只见过几面,但百里杨可深深地知道彩云是刘双喜身边最信任的丫鬟,而且比起做菜好吃的彩月,这丫头的心眼才多呢,没准他在刘双喜面前不落好都有彩云的影子。

    可话说回来,他还真不敢得罪彩云,就怕彩云恼了他再去刘双喜面前告状,那样他想要弄个摊子就真是做梦了。

    见彩云让伙计拿了几个串放在干净的盘子里,然后见没有桌子正一脸为难,百里杨忙喊道:“彩云,你们过来啊,我这里有张桌子。”

    彩云瞧了百里杨一眼,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但郑三娘却拉了拉彩云,“你看这里都坐满了,要不就过去?”

    彩云手里端着盘子,也实在是没有地儿坐,只能不情不愿地向百里杨走去。百里杨倒是识趣,赶紧起身,端着他装串儿的盘子和一壶小酒起身,把桌子让给了彩云和郑三娘。

    彩云嫌弃地看了看桌子,见上面没什么脏了,才拿了个帕子把桌子椅子都擦了擦,尤其是百里杨坐过的那只凳子擦得更是仔细,之后才把盘子放到桌上,对郑三娘笑道:“三娘别嫌脏啊。”

    郑三娘拿帕子掩着嘴笑,百里杨也不尴尬了,他这几个月没少看刘双喜和刘双喜身边人的白眼,他都习惯了,谁让他当初嘴欠呢,若不然就凭他和云珞是兄弟,定北王府现在有那么大的产业,他还不跟着分一杯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