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年轻真好!
    想通了的百里杨倒不恨刘双喜,与刘双喜接触几次之后,百里杨也为自己之前听了解卉兰的挑唆,先入为主就觉得刘双喜不好而抱歉。

    可如今之前想要赔礼,刘双喜不在王府,这人回来了他又进不去王府,不知为何刘双喜这次回来后谢绝了一切访客,更别说他这个原本就被拒之门外的人了。

    百里杨叹了口气,就蹲在彩云和郑三娘的桌边,拿着一只串,边撸边陪着笑脸道:“我兄弟和你家小姐要再成一次亲,我打算送点好礼,不知你家小姐平常都喜欢啥?”

    “你还真打算送好礼?”彩云不可思议地看着百里杨,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不信任。

    百里杨捂着心口道:“小彩云,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小气之人?”

    彩云‘哼’了声,心说:你不是小气之人,可你是小心眼的人,一个大男人到处说好兄弟妻子的坏话,人品又能好到哪里去?

    百里杨无辜地看了眼郑三娘,希望郑三娘替他说几句好话。谁让他长了一张英俊的脸了,但凡城中女子,上到八十下到八岁,只要他露出这样一副表情,还真没人铁石心肠地舍得拒绝他。

    可让百里杨没有想到的是,郑三娘就是这个铁石心肠的人。郑三娘扭头对身后站着吃串的婆子道:“你去隔壁给我买几碗酸梅汤来,就要当初在临县时王妃教做过的那种。”

    婆子答应一声,拎着串边吃边走,不多时身后跟着一个端着托盘的小姑娘,将托盘上的碗放到桌上,除郑三娘和彩云之外,婆子们也一人一碗,就是没有百里杨的。

    好在百里杨也没有期待,自然就没有失望,只是看着彩云和郑三娘喝着酸梅汤,他也有些渴。

    可见自家伙计忙得恨不得飞起来,郑三娘和彩云带来的人也不好支使,不然人家也不会差他这一碗酸梅汤。

    最后,百里杨只能自己动手,站起来到旁边的摊子去买一碗他最爱的……双皮奶和草莓奶昔。

    自家的桌子凳子都被占了,又知道彩云和郑三娘不待见他,百里杨干脆就在冷饮的摊子找了个位置坐下,还不忘喊自家伙计给送一盘串来。

    郑三娘低声对彩云道:“我看他也不像你说的那么讨厌,为人还是很识趣的,看他那样子也像是在讨好你,没准之前就是误会呢。”

    彩云又哼了声,“什么误会?他啊就是看小姐有本事赚钱眼红了,没准对他好一点,回头他又要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

    一路来时彩云除了说不少百里杨的坏话,也公正地说了百里杨与云珞的关系,她总觉得,或许百里杨因云珞娶了刘双喜,觉得刘双喜的身份配不上云珞,才会有那些偏激的言论,但同时听彩云说过百里杨和刘双喜共同破了拐子案,其实这人还不算坏,大概也是知道错了,只可惜没人愿意给他一个认错的机会。

    想到这里,郑三娘看着彩云就忍不住笑了,就刘双喜那大多时候都绵软的性子,身边有一群抓着百里杨之前的错处不放的女人,百里杨想要得到刘双喜的原谅似乎都有些遥远。

    不过,得罪了就是得罪了,太容易得到原谅不会长记性。郑三娘觉得今日这趟来真是值了,虽然才在百里杨的摊子上吃了头一份,她已经对接下来的美食多了期待。

    百里杨已经见过了,不像之前想的那么猥琐,人品到底如何还要她帮着刘双喜慢慢地品,今日不如就好好地大吃一顿吧!

    吃完串,郑三娘正要和彩云说去下一家,就见街上许多姑娘对着那些挑着担子,担子里放着碗盘的大汉们指指点点,不时再娇羞地捂着脸。

    郑三娘便好奇地问彩云,“那些挑担子的是什么人?”

    彩云看了一眼笑道:“都是军中的。”

    郑三娘就明白了,那些娇羞的姑娘们来美食街不单是为了吃美食,更重要的是来相汉子的。

    美食街上有专门负责收拾碗盘带下去洗的雇工,这些人都是城外大营里轮休的士兵,每人每天一两银子的工钱,除了收拾碗盘洗碗,再将标记了各家摊子的碗盘整理好送回来,还负责整条街的治安,这样的工钱每个月来干两天就已经赶得上他们从前的军饷了,几乎所有的士兵都愿意来。

    而看着来来往往忙着收碗盘再送碗盘的雇工,知道真相的华阳城百姓在美食街里就没有敢作死的,甚至还觉得这样很安全,毕竟这么多身手好的士兵就在身边走来走去,连贼都不敢在这里作案。

    但毕竟士兵的人数太多,不是每个人都能轮得上,剩下的士兵只要是轮休也会有自己的事情做。

    水军轮休时可以自愿出海打鱼,打到的鱼都会统一收购,赚的不会比收拾碗筷赚的少。

    而下不得水的士兵则是把打到的鱼按要求都处理了,工钱给的也甚是丰厚,几乎所有轮休的士兵都会选择在轮休日做适合自己的事情。

    而据说往后还会有更多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大家都对自己的腰包越发有信心了。

    而此时,瞧着姑娘们一脸娇羞地盯着士兵看,郑三娘忍不住笑道:“年轻真好!”

    彩云有些担心地看着郑三娘,刘双喜能发现郑三娘这些日子常常会回忆与她男人相处的日子,彩云自然更会发现,只是怕郑三娘难过,她什么都没说。可此时看郑三娘的神色,彩云忍不住问:“三娘,你还想你相公吗?”

    郑三娘愣住了,说想吧,男人的模样在她的脑中已经模糊了,似乎再过些年她就真要记不起这么个人了。

    说不想吧,自从被娘家伤透心后,她就时不时想起当初与他在一起时的好,不免想着若是她还有男人,谁还敢这样算计她?虽不是大富大贵,日子也是和和美美。

    可再想又如何?她的男人已经走了十多年,难道想了就能回来?不过是她自己心里解不开那个结,和自己过不去罢了。

    郑三娘对彩云笑道:“怎么突然问这个?难不成还想给我做媒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