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我是那种人吗?
    常说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定北王封地甚大,云珞即使满腔热血也不是神仙,很多时候都是有心无力,甚至一个人的时候想过他这样坚持是为了什么,直到遇到刘双喜,才让他觉得人生还是有很多奔头的。

    云珞认为,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刘双喜,这个女人不但是他从心里发誓要珍惜一辈子的人,更给他带来了无限曙光,他相信只要刘双喜在,他封地上的百姓用不了多久就能人人能吃饱,人人能穿暖了。

    当然,那些只想着不劳而获之人,云珞也不会姑息,哪怕现在,城中的粥棚也只供给那些真正没有能力养活自己的老弱妇孺,以及各种原因没有劳作能力的男人。

    那些身强力壮者想来喝粥也可以,但这粥却不是好喝的,喝完了你得用你的劳作来抵喝粥的工钱。

    不想做?那就对不住了,粥棚外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在等着,喝完了粥不想做事?挨了一顿揍还得把活做完才行。

    但凡有把子力气的,在城中都能找到适合他们的活计,无论做什么也不至于赚不到一碗粥,所以,那些身强体壮者都不会为了一碗粥跑去粥棚那里做相当于白工的活。

    就是一些身子弱的人,只要肯付出劳动,也有适合他们的活,如今华阳城里正在大建设,不怕没活做,就怕人懒不想做。

    而那些真正没有劳动能力的,云珞也没有能力让他们时常吃到肉,只能保证不会让人饿死。而酒楼和火锅店倒是每日都能从桌上剩下不少肉,但这个肉却不是那么好分的,至少云珞不会让人弄到粥棚里。

    吕百草吃铁板鱿鱼吃高兴了,从车里探出头朝后喊:“王妃,这鱿鱼也是你教着做的?回头也教教小老头,我保证不和你抢生意。”

    刘双喜掀开车帘对吕百草道:“吕老,单吃鱿鱼多无趣?你想吃什么就说,我派了人亲自给你做。”

    吕百草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他更想吃什么,似乎刘双喜做的,不论什么他都吃着挺好,若是自己做还真是麻烦,欣然道:“那小老头就不和王妃客气了,等到了庄子,王妃让人给小老头做几道海味。”

    刘双喜答应了,云珞出城之前就派人去海边寻新鲜海鲜送到温泉庄子,缺啥也不会缺海鲜。

    每天都有许多轮歇的士兵下海,捕捞上来的海鲜除了一部分供应到城里,大部分都是要当场就用盐腌渍上,只要不是太差的天气都能看到一艘艘军船改成的捕鱼船在海面上乘风破浪。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渔民的小船,下海捕鱼的收入可比在岸上处理鱼多多了。

    马车走到一条长街时,彩云看到百里杨正与一个年轻的女子拉拉扯扯,忍不住惊道:“小姐,百里少爷竟然还能做出当街强抢良家妇女之事?”

    见刘双喜像打了鸡血似的立马掀开车帘朝外看,那愤怒的模样,若真是百里杨敢当街抢人,一顿揍是短不了了。

    云珞也透过车帘看了一眼,就见被百里杨拉住的女子一脸苦色,嘴里激动地说着什么,百里杨却说什么都不肯放手。

    刘双喜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兄弟做出这等事儿,你不管吗?”

    云珞安抚道:“你先别急,我去瞧瞧。”

    刘双喜便盯着百里杨的方向看,云珞跳下车,大步走向百里杨,到了近前喝道:“越发没个规矩了。”

    百里杨一愣,转头看到云珞,脸上神色有些难看,但抓着人家姑娘的手却怎么都不肯放开,云珞道:“你还不把人放开!”

    百里杨张了张嘴,还没说也为何不能放开,姑娘趁机低头在百里杨的手上咬了一口,百里杨吃疼,手一松,姑娘趁机便跑了,百里杨望着姑娘的背影想要追,却被云珞一把拉住,“你还没完了?”

    百里杨跺脚,“你误会了!”

    云珞斜着眼看百里杨,百里杨道:“她是花满楼的红牌依云。”

    “那又如何?”刘双喜也从马车里下来,到近前是就听到百里杨说的话,不免鄙夷道:“花满楼的红牌就不是姑娘家了?就因为她的身世,你就可以对她无礼?”

    百里杨本不想解释,可看刘双喜撇着嘴角,显然是对他深深地鄙视,对云珞道:“你说说,我是那种人吗?”

    云珞摇头,“这事儿我不给你评判,毕竟是我们亲眼所见,你从前又……谁知你是不是见色起意。”

    百里杨被噎得半晌无语,他是喜欢美人,也有很多红颜知己,可岂能为此就否认他的人品?好歹也是十几年的兄弟,云珞对他竟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刘双喜‘哼’了声转身就走,云珞也冲着百里杨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显然是在看好戏,百里杨怒:这就是他的兄弟吗?为了女人竟然就置疑他的人品,明明云珞是知道他的。

    上了马车,刘双喜问云珞:“百里杨好歹也是你兄弟,你就不替他说几句好话?”

    云珞道:“不说!他敢当街拉着人家姑娘的手,就该知道要被鄙视。”

    刘双喜道:“说真的,你真不信任他?我听人说过他,倒也不是什么坏人。”

    云珞笑,“不用我说你就已经心中有数,有些话用得着说吗?”

    刘双喜哭笑不得,“可好歹也是你兄弟啊……”

    “嗯,是兄弟有些话就不必说出来。”

    刘双喜觉得,这兄弟俩相处的模式有问题,可既然人家愿意这么相处着,她才懒得插言。

    出了城,彩云几个原本步行的丫头也都坐上马车,马车的速度加快了些,也好在城外的路很是平坦,并没有怎么颠簸。

    云珞给刘双喜讲起温泉庄子如今修建的进度,刘双喜越听越高兴,不知不觉就到了庄子前。

    此时原本一片良田上已经种满了甜高粱,个头也长得很高了,大概再过一个月左右就可以砍杆子榨糖了。

    刘双喜让人给撅了几根甜杆,一路上啃着甜水,和云珞说起做出了白糖就能赚更多的银子,云珞一直宠溺地看着她和在车里睡得昏天黑地的乐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