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七年之痒
    云珞从乐乐住的屋中出来,在夜色里站了片刻,一身黑衣同夜色融为一体的影一突然出现在云珞身边,“王爷,前山上来人了,转了有一个时辰,抓是不抓?”

    “别惊扰了王妃和世子。”说完,云珞转身进了竹楼。影一想了想,既然王爷只说别惊扰了王妃和世子,并没说要死要活,这就好办。

    见山谷上面的山顶有红光闪了两闪又从左向上再向下画了个圈,反复三次,这是说人已经上山的暗号,影一也拿出一只火折子,用手掌挡着吹亮,点了三点,山上的火光也随着点了三点。

    影一将火折子盖好收起,只等着山上的人将上山之人抓住,若是遇到反抗,格杀勿论。

    刘双喜早上起来时天已大亮,云珞还睡在身边,想到他们刚刚又成了一次亲,云珞正在休婚假中,这感觉真是轻松啊。

    往云珞的怀里拱了拱,感觉到即使在睡梦中,云珞也小心地避开刘双喜的肚子把她搂在怀里,刘双喜就觉得这男人真是细心的可以,和她也算是互补了。

    其实刘双喜刚醒云珞就跟着醒了,云珞很少睡得这么久,醒来时看到天光大亮还愣了下,看到竹子的墙才想起来他这几日没什么公务可做,又把眼睛闭上,能抱着刘双喜睡到日上三竿不容易,他什么都不想管。

    可刘双喜睡饱了,虽然身上还懒懒的,却和云珞搭话,“喂,醒了没?”

    云珞‘哼’了两声,表达他还想再睡,刘双喜就伸手捏着他的鼻子,“哎呀,这还是我们勤政爱民的好王爷吗?太阳都照到屁股了还睡,让人知道了多丢脸啊。”

    云珞被捏住鼻子,干脆就秉住呼吸,刘双喜捏了半天才想到王爷竟然很长时间没呼吸了,不会憋坏了吧?可真这么把自己憋坏了多蠢?

    刘双喜赶紧将手拿开,试着王爷的鼻息和呼吸,可试了半天王爷就是不喘气,就是心跳都变得缓慢了,刘双喜吓得脸有些白了,“你别吓我啊,真不会喘气了?”

    见云珞还是没反应,伸手在他的腰上戳了戳,云珞吃不住痒笑出了声,刘双喜知道被云珞耍了,早知道云珞的功夫很好,估计这就是一种能够憋气的功夫吧?

    想到她被吓得手都要凉了,气不过推了云珞一把,虽然刘双喜没用十成力气,可在气头上力气也不小,云珞便掉到床下,又滚出很远。

    刘双喜生气不想理他,想着他平日练武比这摔得还重,不就是从床上掉地上,还能摔坏了?

    云珞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见刘双喜真生气不理他,只能自个儿爬起来,再巴巴地捂着被推得生疼的手臂跑到床边赔不是,偏偏刘双喜就是铁了心不理他,谁让她把她吓的心都差点儿不会跳了,如今肚子里还怀着一个,这么没深没浅的男人,不能轻易原谅。

    云珞说了一堆好话也没换来刘双喜一个笑脸,云珞正愁着要怎么哄人,彩云听到屋里的声音,知道王爷和王妃已经醒了,在外面道:“王爷,王妃,影一来问,抓到的奸细如何发落?”

    刘双喜‘啊’了声,“怎么?我们昨儿才过来,今儿就有奸细了?怎样的奸细?”

    彩云道:“她说自己是花满楼的依云,不承认是奸细,而是有事要求见王妃,昨儿得知王妃来庄子就跟了过来,只是在山里迷了路,夜里才摸过来,结果被当成了奸细。”

    听彩云说起,刘双喜就想到依云就是昨日和百里杨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那位红牌,虽然她对依云没有什么偏见,可依云出现的时机太巧,让刘双喜不能不提防着。

    云珞道:“先关着吧,等本王和王妃吃过早饭再将人带进来。”

    彩云答应着退下,不多时便有丫鬟端了做好的饭菜进来,云珞抱着乐乐喂了饭,让乐乐到外面玩儿去,才端起自己的饭碗吃了起来。

    饭菜都有些凉了,刘双喜道:“端下去热热吧。”

    云珞摆手,“不必了,天热吃点凉的没什么。”

    刘双喜便托着腮看云珞,这男人是越看越好看,怎么看都好看,人还体贴,他们也把日子过得细水长流似的,要是没有那些总想把自己嫁进王府的女人们就更好了。

    至于说早上被云珞戏弄的气早就不知跑到哪儿了,只要不是很严重的事情,刘双喜向来气不过三秒。

    云珞被刘双喜看的忍不住笑道:“怎么?看这么久了还没看够?”

    刘双喜道:“看把你得瑟的?我是在看你吗?”

    “不是看我,你盯着我?”云珞挑眉的表情确实有些得瑟,刘双喜伸手将他的脸推向一边。

    好在记得自己力气大,只用了很小很小的力气,“我就是看看你到底哪儿那么招人了,之前三天两头有人往府里跑,如今听说还有不少人知道婆婆爱去美颜坊,整日去那里堵婆婆献殷勤呢。”

    云珞道:“那些人献殷勤是为了美食街的摊子,哪儿是为了我?”

    刘双喜‘哼’道:“先是为了摊子,若是找到机会可不就是想要把妹妹、闺女嫁进来?那些姑娘一个个都如花似玉的,又知情达理,比我温柔多了。我可和你说好了,你若是敢立场不坚定,我可跟你翻脸。”

    云珞叹,“这么久了,你还不知我对你的心意?若想纳妾我早就纳了。”

    刘双喜眼珠转了转,显然是对云珞说的话放在心上,可嘴上还是不饶,“不是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们才在一块儿多久?还不许我多想想?不是还有个七年之痒,万一日子久了你就变心了呢?”

    “七年之痒?”云珞一脸不解,可见刘双喜翻着白眼不想解释,知道刘双喜自打怀孕之后脾气就变大了,云珞心里不服也得忍着。

    刘双喜又道:“之前我就听人说,为妻者有孕时不能侍候夫君,就要给夫君选侍寝的妾室,不愿纳妾的也要给选几个通房丫头,你和我说实话,你有这想法没?”

    云珞皱着眉,虽然他知道刘双喜怀了身子后就有些胡搅蛮缠不讲理,可总怀疑他会想纳妾多伤感情?他决定还是把话说开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