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王妃何必出口伤人
    “我有没有这想法你还不清楚?你也说是听人说的,那个人是谁?你让他出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在你面前乱嚼舌根,看我不让人把他的舌头割了。”

    云珞的语气里满是无奈,这样的话题已经不知说过多少次了,每次刘双喜问出来都能问得理直气壮,本该是让他很厌烦了,可每次刘双喜问出这话的时候也确实是有些风吹草动传到刘双喜的耳中,让他又不得不慎重对之,就怕伤了刘双喜那颗脆弱娇柔的小心肝。

    脆弱娇柔?云珞觉得,若是刘双喜的心肝是脆弱娇柔的,那么他的心肝早已碎成了渣渣,有这么个强悍的娘子,他哪还敢再招惹别人?

    刘双喜道:“看吧,才说几句你就恼了,这是嫌我烦了吗?”

    见刘双喜说着话就拿出一方帕子在眼下擦拭着,可那一边擦拭一边偷偷打量他的神色,哪里真像是介意那些传闻?

    云珞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刘双喜这是记着当初他嫌她不会吃醋、不像女人,想要学着做个会吃醋的好女人呢。

    虽说这样的刘双喜是有那么点胡搅蛮缠,但不管是真吃醋还是假吃醋,一想到刘双喜也像个正常女人,会因为他身边出现的女人而露出尖牙利爪,云珞心里就得意起来,脸上还是淡定地道:“怎么会嫌你烦?好了好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回头你看谁不顺眼说一声,我远着些就是了。”

    既然她爱演,他就陪着她演好了。

    刘双喜似乎是满意了,嘟囔了一句什么,云珞便对外面道:“带进来吧!”

    门被推开,几个侍卫押着被捆着的依云从外面进来,依云的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惊。

    她在门外听着王爷和王妃说了半天话,觉得王妃真是不可理喻,王爷怎么就非看上王妃?难道真是因为王妃长得好?可她更善解人意,没准努力一下,就能让王爷喜欢上她。

    可虽然想得很好,也知道刘双喜长得好,但真正站在刘双喜面前时,看着刘双喜虽脂粉不施,却美得好像惑国妖妃一样的脸,再想想自己虽然也艳压群芳,但在刘双喜面前却如同伴月星光一样,依云不免气馁。

    刘双喜疑惑地问道:“她真是依云?和昨儿瞧着的不像啊。”

    此时的依云一身普通的粗棉布衣服,脸上没有惨兮兮的糊了一脸眼泪鼻涕,但素淡着一张脸也只能说是清秀可人,哪有半分红牌的模样?

    旁边的彩云道:“这不是昨晚哭得狠了,把妆哭花了,怕惊着王妃洗了把脸才送过来。”

    刘双喜恍然地点了点头,果然天下又有几个女子能如她这般天生丽质?没有化妆术的遮掩都是普通人啊。

    依云却好似不服,但看了看刘双喜那张脂粉不施却光洁柔嫩的肌肤,依云也不得不承认和刘双喜比起来,她差得太多,就是她自认最吸引人的才情和温柔,也在刘双喜的美貌下显得很不起眼。

    毕竟男人看女人首先看的是脸,若没有一张足以吸引住男人目光的脸,又凭什么觉得他会发现你的内涵?

    而此时云珞的目光正一眨不眨地盯在刘双喜的脸上,很像一个被痴汉,虽然让人想要鄙视,却又让她忍不住地嫉妒。

    依云不甘地想着:刘双喜凭什么就能拥有这样的美貌?凭什么不用付出什么就能遇到这样好的男人?

    大概是依云的目光太直白,刘双喜警觉地瞪着依云,“乱看什么呢?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

    刘双喜原意是说依云如今是阶下囚,竟然还敢乱看她的男人,真是不知死活,可听在依云的耳中却变成对她出身的嘲讽。

    依云眼泪便流了出来,“沦入风尘并非依云所愿,王妃又何必出口伤人?”

    “这就受不了了?”刘双喜‘啧啧’两声,虽然她并不想要人身攻击,可做为花满楼的红牌,这样的打击都受不住,真不知她接待那些客人时,是不是一面赚着他们的银两,一面哭着说不要。

    “够了!”云珞被依云哭得不耐烦,难得的把目光转向依云,一声断喝把依云吓了一跳,同样把打量依云的刘双喜也吓了一跳。

    云珞显然不太明白百里杨到底看上这个女人哪里了,瞧着哭的多假,也就那个眼睛被眼屎糊了的家伙才会觉得这女人单纯可人。

    也就好在依云的出身注定不能成为百里夫人,不然云珞定会去揍百里杨一顿,让他知道他看女人的眼光有多差,当然,虽好的女人已经在他的身边了,百里杨这辈子也只能选比他的女人差的女人了。

    刘双喜拍着心口道:“你吓她呢?还是吓我呢?”

    云珞并未答她,而是看着依云,目光森冷地道:“先说说你为何会出现在山上,说完了让你下去哭个够。”

    依云仿佛被噎了下,止住哭声,看向刘双喜,“民女有话想要私下说给王妃。”

    云珞冷哼:“要么说,要么死!”

    依云哪里还敢再强求是否说给刘双喜一个人了,咬了咬下唇,好像下了许久的决心才道:“依云自知出身卑贱,却也是个有血有肉之人,虽不敢幻想能像普通人家的女子嫁个心爱的男人,却也不愿轻易委身于人。”

    说着目光有意无意飘向云珞,似乎在诉说她的清白。见云珞目光冷淡,甚至说并没有看向她,依云心里的不甘更盛,那几乎化为实质的敌意让刘双喜不由得挪了挪屁股,好怕接下来依云就挥舞着两只细瘦的小手扑上来挠她的满脸花。

    好在依云也只是眼神不甘了些,并没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对刘双喜出手,想必她也知道即使出手了身边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

    见依云只敢在眼神里表达对她的不满,刘双喜用胳膊拐了拐云珞,“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不就有人送上门了?难为百里杨把你当兄弟,你竟连兄弟的女人都不放过。”

    被刘双喜拐过的手臂像被锤子砸过似的,若不是顾着王爷的形象,他早就伸手去揉揉了,但脸色却难免森冷了几分,“这话你同王妃说得着吗?又不是王妃把你卖进花满楼,王妃也没拿一文钱的卖身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