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差点就信了她了
    依云不但不是刘双喜卖进花满楼的,甚至从云珞得到的消息里,依云进花满楼,完全是她把自个儿卖了,虽说当初是卖身葬父,但若是依云不愿意,在华阳城还真没有哪家敢强迫她卖身,就是卖身为奴也比卖进花满楼强。

    所以,她自愿卖身进花满楼,就不要说她是被强迫的,也不要说她有多么不甘。

    依云喃喃道:“民女也没说是王妃把民女卖进花满楼,只是想求王妃去和百里少爷说一声,让他忘了民女,民女自知身份低贱,配不上百里少爷,愿他早日寻得佳偶。”

    刘双喜‘啊’了声:“你就直接和他说好了,他那人虽说有些不着调,可也不像是会强迫人的。再说,你和我说得着吗?我和他又不熟,还不如和王爷说呢。”

    见依云瞬间就绽放出光彩的脸,刘双喜警惕,恶狠狠地道:“我可警告你,别想借机接近我家王爷,不然被我知道了,挠花你脸!”

    依云脸上的神色僵住,尤其是在看到王爷略有些得意的点了点头,光芒瞬间黯淡下去,“民女不敢,但民女与百里少爷说过几次,百里少爷却完全听不进耳。”

    刘双喜‘呵’了声,“你若每次都用‘我爱你,我不能说,我有不得已苦衷’的神色和他说,也就别怪他听不进耳了。”

    仿佛被说中心事,依云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很快垂下头,“王妃,民女是很认真地和百里少爷说的。”

    刘双喜道:“行啊,既然这样回头让王爷和他说,他若是不听就让王爷打断他腿,免得放他出去丢人现眼。”

    云珞见事情似乎是解决了,问还有些愣神的依云道:“还有别的话要说吗?”

    依云摇头,云珞吩咐,“带下去打三十大板,再送回花满楼,让人看好了,以后再出现在王妃面前,直接乱棍打死。”

    “三十……大板?王爷饶命,民女再也不敢了。”依云趴在地上磕头,身上止不住哆嗦,三十大板打完了,她的腿还不得被打废了。

    可王爷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旁边的侍卫便将人拖了出去,很快,外面传来依云的一声声惨叫,和数板子的声音,可刘双喜就是觉得惨叫声和数板子声有点不搭,很多时候依云叫了两声,板子才数一下,就这样一直数到二十板,外面传来百里杨的断喝:“住手!”

    随着百里杨的声音响起,又传来两声惨叫,之后就是行刑之人的劝解:“百里少爷,你赶紧起来,是王爷吩咐打的,您别为难小的啊。”

    “王爷吩咐打的是吧?行啊,我还就不起来,要打就先打我好了。”

    就在刘双喜为百里杨的痴心叫好时,外面又传来百里杨的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一声,刘双喜忍不住一个劲儿倒吸冷气,“这还真打啊。”

    云珞冷哼:“那么丢人现眼,不真打还假打?”

    直到外面数到三十,才有人进来回话:“王爷,依云晕过去了,百里少爷虽然没晕,可也不太好,是否请吕老给看看?”

    云珞道:“行啊,送下面竹屋里趴着吧,吕老在山上挖药,就不必惊动了。”

    回话之人退下,把百里杨和依云送到山谷中的旧竹屋里趴着,刘双喜问:“那个依云真晕了?”

    云珞冷笑,“挨了三十多板子能不晕吗?”

    刘双喜‘啧啧’连声:“你还知道她挨了三十多板?不是说好打三十板?怎么还带偷偷加刑的?”

    云珞道:“留她一条命就不错了,多打几板又怎样?”

    刘双喜想,依云不但有离间兄弟反目的嫌疑,又有挑唆夫妻不合的嫌疑,甚至她到底为何出现在山上刘双喜都不敢猜想,只打她三十多板,还真是便宜她了。

    不过,百里杨也真是痴情,竟然为了这么个女人宁愿把剩下的板子挨了,若是个有心的女人,这回不得被百里杨感动的以身相许?

    结果,到了中午,派人把奄奄一息的依云送回花满楼,再看着坐在桌边面对着一桌子美味流口水的百里杨,刘双喜的目光忍不住就往百里杨与绣墩相接的位置看,看的百里杨浑身不自在,“云珞,你女人看我屁股。”

    ‘啪’百里杨后脑勺挨了一巴掌,云珞瞪了刘双喜一眼,恶狠狠地对百里杨道:“板子挨的轻了?我就该让人多打你几板子。”

    百里杨不敢吭声,见刘双喜朝自己得意地笑,拿起筷子猛吃,就怕刘双喜一怒之下把他轰下桌子。

    刘双喜道:“合着你们就是装给那女人看的呗?”

    百里杨吃了几口菜,又喝了口酒,才舒服地吁了口气,神色却有些落寞,“一开始我还真对她有那么点意思,可谁想她一直在和我装,什么娇憨可人?什么善解人意?什么冰清玉洁?他娘的,若不是我亲眼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差点就信了她了。”

    刘双喜摇头,“那你也不能因此就报复她吧?毕竟沦入风尘也不是她自己愿意的,都那么可怜了,你又何必在她伤口上撒盐?”

    百里杨不可思议地看着刘双喜,直到云珞不满地哼了声,他才指着刘双喜对云珞道:“你女人这么天真,你知道吗?”

    云珞搂着刘双喜的肩头,“我就愿意她一直这么天真下去,你嫉妒?”

    百里杨抽了抽嘴角,干脆化悲愤为食量,埋首于各种美食之中,刘双喜看着他的吃相,许久才明白过来,“莫非这依云是奸细?”

    云珞道:“不必管她,这人是百里惹来的,也就由他去处置好了。”

    百里杨边吃边叹气,“云珞,遇到你真是我的劫。当初怎么就觉着你这人不错呢?”

    云珞‘呵’了声:“谁让你眼瞎了。”

    刘双喜也附和着点头,“就是,随便招惹个女人就能招惹个奸细回来,你这眼得多瞎?”

    百里杨不赞同地道:“难道这不是因为我慧眼如炬吗?”

    刘双喜和云珞同时‘呵呵’两声,表达出他们夫妻同心的默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