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好像忘了什么
    吕百草上山时都会带些干粮,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百里杨跟着吕百草,自然中午也不会回来吃饭,难得他对干粮没有任何意见,刘双喜觉得那也是因为给他们带的干粮都是让厨娘们精心做出的美食。

    午饭没人打扰,刘双喜和云珞带着乐乐吃得很自在,就连小乐乐也表现得比和百里杨同桌吃饭时更兴奋些,让云珞不得不怀疑百里杨不请自来真的很碍眼。

    吃完了饭,云珞带刘双喜和乐乐到水边,还拿了杆鱼竿打算让刘双喜钓鱼,不然她那好动不好静的性子,他真怕她提出要爬山下水的。

    可刘双喜哪是能静下心来钓鱼的人?虽然不能爬山下水,她也不想乖乖地坐在水边装雕像。

    而乐乐更是一刻都不得闲,若不是有丫鬟在旁盯着,恐怕都要跳到水里踩水玩儿去了。

    不知是山谷里的空气好,还是吃吕百草的药见了效,刘双喜今日起床后并没有像前几日那样恶心,身子也不那么虚弱,有了力气的刘双喜就想在山谷里转转。

    趁云珞低头看公文,刘双喜带着乐乐起身,朝着山谷里面走,想着亲手摘些瓜果蔬菜吃,山谷里没有养畜禽,但庄子里有养,虽然天挺热的,刘双喜却突然就很想很想吃火锅。

    云珞抬头看了眼刘双喜的背影,见她身后跟着十几个丫鬟和护卫,倒也不担心,山谷里虽然都是耕地,但也修了平坦的小路,只是走在路上并不会让刘双喜受伤,哪怕在华阳城里他也不可能寸步不离地跟着刘双喜,她总是要习惯被人跟着。

    好在刘双喜脾气很好,虽然一开始不习惯被人前呼后拥,但也不会因此使性子,云珞并不担心她自己作出事儿。

    而手头上的公文也让云珞很头疼,虽然拐子事件过去了,但最近在他的封地上却时常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分开来看事情不大,但放在一起却细思则恐,云珞不得不更多放些心思在这上面。

    若不是刘双喜最近身子虚弱,情绪又因不能出门而低落,云珞真是分不开身带她出来散心。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离开华阳城太久,很多公务都是着急处理,他这些年的努力却没有到可以安枕无忧的地步,很多事情还是要日防夜防,尤其是那个还没有落网的废太子。

    正想着,从山谷外滑进一支小船,影四从船上下来,见到云珞便飞奔而来,在云珞的身边低低地说了几句,云珞便‘腾’的站起身,满脸的不高兴,“他怎么来了?这时候不是给人添堵吗?”

    影四道:“王爷,那是要怎么安排?”

    云珞摆了摆手,“你留下和影一他们保护好王妃,我这就回去。”

    影四应了声,目送云珞匆匆跳上船离开,叹了口气:王爷难得陪王妃出来一回,竟然就这样结束了,王妃不知要多失望呢?

    刘双喜带人摘了不少的青菜和瓜果,回来时还吩咐人去庄子里弄头羊回来,下午的时候大家一起吃火锅,可到了河边就见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影四坐在水边孤单地钓着鱼,再宽的心也难免有些失望。

    好在她知道云珞忙,倒也没怎么难过,可看影四的眼神却难免有些幽怨,影四尴尬地道:“王妃,王爷有事回城里了,让属下留下来保护王妃。”

    刘双喜道:“你倒是个有口福的,知道晚上王妃要让人做火锅是吧?”

    影四尴尬地笑了笑,就听刘双喜道:“王爷怎么说回就回了?是遇到什么大事吗?”

    影四为难地看了看刘双喜身后跟着的人,刘双喜朝那些丫鬟和护卫们摆了摆手,人便呼啦一下子散开,影四才低声对刘双喜道:“是皇上来了。”

    “这时候他来做什么?”刘双喜一惊,废太子还未抓到,不知都有哪些是他的人,皇上这时候来万一被盯上,出了事儿谁能担待得起?

    影四摇头,“不知,不过表小姐是与皇上一同来的。”

    说起表小姐,刘双喜首先想到的就是解卉兰,可想到之前云珞同她说过解卉兰已经被花茂给关在后宅不准出门,这位表小姐想必是另有其人。

    但刘双喜知道的表小姐除了解卉兰就只有章念真,难道是她?不过若真是她,倒也能解释得清为何之前说好了要来参加她和云珞的婚礼,最后却没有出现,甚至章家的亲戚都没有来。

    问了影四,果然那位表小姐就是章念真,刘双喜便独自发了半天呆,突然就为彩月担心起来,章念真和皇上为何一同来了华阳城?只是碰巧遇上?还是另有隐情?可不管怎么说孤男寡女在一起,都不是让人喜闻乐见的。

    刘双喜吩咐道:“收拾收拾,我们也回城。”

    丫鬟和护卫们不敢问原因,影四虽然是奉命保护刘双喜,但云珞却没说让他阻止刘双喜回城,自然也不会反对。

    于是,大家收拾收拾,坐着船出了山谷,到山谷外面时刘双喜还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可瞧着儿子带着了,新摘的瓜果也都带着了,似乎也没什么落下的,也是挂心彩月,便让人快些回城。

    彩云虽然想要和刘双喜说说山上还有两个采药未归的,可也放心不下彩月,只好留下两个会做饭的人在山谷里,免得晚上吕百草和百里杨回来了别给饿着。

    直到马车停在定北王府的府门外,刘双喜才想到她忘了什么,“彩云,我好像把吕老和百里杨给忘在山谷里了。”

    彩云神色有些凝重地道:“无妨,我留了人给他们做饭。”

    刘双喜‘哦’了声,也就没再多想他们的事儿,就怕回来晚了,彩月与杜乐生见了面,就彩月那愣脾气,别真打起来了。

    匆匆赶进府里,逢人便问彩月,问了几人才知道彩月此时就在刘双喜的倚香园,刘双喜的心就揪了起来,觉着这是姑娘受了打击想要娘家人安慰。可她不在身边,彩月心里得多难受啊?

    回到倚香园,珠儿从门边探出头,看到刘双喜便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王妃,您可是回来了。再不回来奴婢……奴婢……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