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他是天上的云,她是地上的泥
    珠儿说彩月在梅园,刘双喜带着彩云匆匆赶过去。因园内大多是观赏梅,只有几株可食用的梅子,早几日也已经采过梅子,只有枝叶间还剩下几枚,也都是熟透的。

    彩月纤巧的身影在梅园中来回穿梭,不时抬手从树上摘下一只熟透的梅子放到手里提着的篮子里,不知摘了多久,倒也有小半篮了。

    刘双喜道:“彩月摘梅子呢?”

    彩月回过头对刘双喜笑了,“大嫂回来了?我看树上剩的这些梅子也都熟透了,再不摘下来怕要长坏了,想着摘下来腌些梅子萝卜,这些日子天也热了,吃着爽口。”

    刘双喜道:“嗯,做些梅子酱,梅子口水鸡也不错。”

    “大嫂想吃我就做!”

    看彩月脸上带着娇憨可人的笑容,刘双喜心下稍安,可想到杜乐生来了华阳城,总是有要见到的一天,就不免担心彩月见到他后的反应。

    彩月的性子冲动,心比刘双喜的还大,但同样她也是认死理儿的,不说一条道跑到黑也差不多。杜乐生身为皇帝,不可能只娶她一个,而哪怕彩月是定北王义妹的身份,也不可能做皇后,就彩月这性子在宫斗剧里都活不过两集,若彩月定要进宫,刘双喜虽然不会拦着,担心却是难免。

    刘双喜摆摆手让身边跟着的丫鬟都退下去,只留下彩云。之后,二人就站在旁边静静地看彩月摘梅子。

    彩月一脸娇憨地笑着,将梅子放到篮子里时还会问刘双喜和彩云在温泉庄子里玩儿的好不好,刘双喜都笑着说好,还和她讲了吕百草,讲了依云,讲了百里杨,听说百里杨为了在山谷里蹭饭吃,竟然不顾辛苦地赖着吕百草学采药,彩月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大嫂,你说他下山回来,发现你们都回了华阳城,会不会后悔?”

    刘双喜和彩云也跟着笑,笑着笑着彩月的眼泪就下来了,最后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得肝肠寸断似的,让刘双喜和彩云都心疼。

    刘双喜知道她这是把情绪发泄出来了,不再强忍着压抑着,总的来说哭出来就是好事儿。而且,彩月既然能哭出来,还哭的这么委屈,显然是打算要放弃她和杜乐生的那段感情了。

    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但刘双喜就是觉得能不和杜乐生扯上关系,对彩月来说都是好事儿。

    彩月哭了一会儿,抬头看彩云和刘双喜都看着她,眼里有着心疼,有着欣慰,有着庆幸,就是没有替她难过的模样,不免撅着嘴道:“我都哭的这么伤心了,你们怎么都不安慰安慰?”

    刘双喜道:“晚上想吃大盘鸡怎么办?”

    彩云也道:“好些日子没糖醋排骨了。”

    “你们……”彩月张了张嘴,突然觉得心里也不那么难受了,愤愤地瞪了两人一眼,“吃吃吃,晚上给你们做!”

    刘双喜和彩云相视而笑,彩云上前搂住彩月的肩头,“我还想吃鱼香茄子!”

    “嗯!”

    刘双喜也道:“油焖大虾也不错!”

    “知道了!”

    “再做个南瓜盅?”

    “酸辣土豆丝也挺好吃的!”……

    “你们够了啊!没看我还难过着呢?”彩月越听脸越黑,瞪着似乎还意犹未尽的两人,虽然半点没有被她们安慰到,可这感觉似乎也不错。

    刘双喜叹道:“你真就喜欢他喜欢到没他不行吗?”

    彩月认真地想了想,摇头道:“其实一开始我还真没敢想过,他那样的一个人会看上我,后来他走时说让我等他,我当时吓坏了,想了好些天还当自己做梦呢,真做梦还笑醒了好几回呢。”

    彩月说着叹了口气,“可梦醒了我也知道,我和他就像天上的云和地上的泥,压根就没那可能。何况他哪是看上我这个人了,他就是看上我做饭的手艺。再说我自家知道自家事,他若只是个教书先生,就是再苦再难的日子我都不怕,可他……我可没有大嫂的本事,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赢,真跟着他走了,用不了俩月,大嫂就得给我烧纸钱儿了,再说,我心里有数,大嫂和义母对我这么好,只要跟着大嫂和义母,你们还能让我吃了亏?真跟着男人啥都不顾地跑了才叫傻!”

    刘双喜和彩云都为彩月的笑逗笑了,刘双喜更是拍着彩月的肩头安慰道:“其实你也没那么差,我们都这么稀罕你,他若是天上的云,你好歹也是水中的月亮,咋就成泥了?”

    虽然哭过了,彩月也理智了,但毕竟是让她做过梦的人,哪能说忘就忘?好在彩月没有被冲昏头脑,若是她一门心思想要跟杜乐生走,她或许真要给她准备纸钱了。

    彩月用力点头,“大嫂说的对,不管别人眼里我是不是个做饭好吃的厨子,大嫂和义母都把我当成了宝。”

    彩云不满地道:“那我呢?我对你好不好?”

    “好,好,彩云姐姐对我最好了!”

    彩月便笑弯了眼,配着她哭得红通通的眼睛,看起来真像只可爱的白兔。

    见彩月笑了,刘双喜也放下心,彩月不比彩云,她从来都藏不住心事,此时既然能笑出来,就表明她对杜乐生的感情也没那么深,既然她都能想开,过后也就能放得下。

    刘双喜道:“你要腌梅子萝卜就多腌点儿,我这两日虽然没怎么吐,可不知是不是天热,觉着胃口还不大好。”

    彩云也道:“别说是你了,我这些日子胃口也不怎么好,再给我带些。”

    彩月道:“那也不能光吃腌萝卜,我晚上再做几个开胃的小菜,三娘这几日忙着找铺子和宅子,也累得吃不下饭呢。”

    说着话,彩月又摘了些梅子,彩云见她真是一天云彩都散了,知道她已经把杜乐生放下了,替彩月高兴的同时,也伸手和她一起摘梅子。

    刘双喜就站在旁边看,也伸手摘下一个梅子咬了一口,但说实话,她怀孕后虽然喜酸,却并不怎么喜欢梅子的味道,这也就是啃着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