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先生已经不是当初的先生了
    摘完了梅子,彩月就在刘双喜这里开始腌萝卜,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摆了一个菜板儿,彩月刀功熟练地把萝卜都切成花刀,彩云在旁边帮忙,不多时就切好一坛,刚要再切一坛时,刘四喜从外面跑进来。

    自从到了华阳城,刘四喜就被送进博济阁读书,虽然博济阁没有青山学堂有名,却也是顶尖的书院,而且博济阁的教育讲究均衡,不会教出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不会教出莽撞粗鲁的武夫,倒适合脑子活却又不愿死读书的刘四喜,虽然才入学几日,先生们对他也是赞赏有嘉,不管这个赞赏是因为刘四喜真优秀,还是因为他的姐夫,但刘四喜在博济阁过得确实如鱼得水。

    而今日还没到博济阁休沐的日子,刘四喜却跑了回来,刘双喜自然知道他定是得到消息了。

    果然一进门,刘四喜就嚷道:“姐,听说先生来了,我能不能见见先生?”

    因彩月的关系,刘双喜对杜乐生的印象差了些,不像当初在临县时那么感觉亲切,但怎么说人家也是皇上,刘双喜再不满也不能表现出来,尤其是在刘四喜这个愣子面前,万一她的情绪影响到刘四喜,他在杜乐生面前再表现的不恭敬,杜乐生想‘咔嚓’谁不就‘咔嚓’谁了?

    刘双喜道:“看你这毛糙糙的样子,如今可不能再叫先生了,要叫皇上知道吗?”

    刘四喜嘿嘿地笑,语气里说不出和自豪,“知道知道,可就是先生做了皇上,那也是我先生。”

    刘双喜无奈地看着刘四喜,把刘四喜看得有些毛了才道:“饭可以乱吃,话能乱说吗?就你这口无遮拦的样子,我敢让你见皇上?再说皇上想不想见你都两说着。”

    刘四喜不信地道:“我可是先生的得意门生,先生怎么会不想见我?”

    刘双喜‘呵’了声,刚想说刘四喜还是当初那个蠢四喜,可先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先生了。

    一抬头就看到珠儿在外面探头探脑,刘双喜道:“珠儿有事?”

    珠儿这才慢慢地走进来道:“表小姐在外面求见王妃。”

    见刘双喜皱了皱眉,珠儿解释道:“是章家表小姐,不是解家表小姐。”

    然后就见刘双喜的眉皱的更紧了,珠儿为难地道:“王妃,您是见还是不见?”

    刘双喜看了眼低着头切萝卜的彩月,道:“你请表小姐到前面的花厅里歇着,我换身衣服就来。”

    珠儿应了声出去,刘双喜却见彩月的手微微有些抖,既然彩月能知道杜乐生来了华阳城,自然也应该知道他同谁一起来的,倒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章念真会和杜乐生走到一起。

    想到之前见到章念真时,章念真那模样明明是有了心上人的样子,难道她所说的顶天立地的英雄就是杜乐生吗?还真没看出来!

    刘双喜到花厅时,章念真正背对着大门欣赏一只瓷瓶,刘双喜一向对古董和瓷器不怎么了解,虽然知道那只瓷瓶是好东西,却说不出来哪里好,但章念真却不同,想必她和杜乐生真能有很多共同语言,而不是像彩月那样见了杜乐生只会脸红,除了做好吃的,都不知道能和杜乐生说些什么。

    听到脚步声,章念真回头,看到刘双喜进来便笑着迎上来,“表嫂,前几日因一些事情耽搁了,没能赶上你和珞表兄的婚礼,你不会怪我吧?”

    刘双喜‘呵呵’地笑,“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这次过来住几天?”

    章念真难得娇羞地道:“我也不知道呢,要看他了。”

    刘双喜就知道那个‘他’说的是杜乐生,看这模样两个人的感情倒是如胶似漆呢。可原本应该祝福的话,在想到彩月之后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尤其是想到章念真就算出身比彩月好,可贵为一国天子,也不会娶个商家女做皇后,哪怕这个商家非常有钱,甚至还出过一位王妃。

    刘双喜替章念真有些不值,可又说不出别的话来,在这个时代里,男人三妻四妾太平凡了,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皇上,除了她和受她影响的人,大家都是习以为常,就是大胆如章念真,爱上了也和平常女人没什么区别。

    刘双喜道:“你真决定了?”

    “嗯!我喜欢他,想要和他在一起。”章念真用力地点头,她知道刘双喜问的是什么,虽然一开始她也羡慕刘双喜能让云珞对她一心一意,这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她也期待,可在知道这些都是奢望后,能够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她愿意改变自己。

    刘双喜笑了笑,她能说什么?日子是自己过的,她无法接受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却也没理由要求别人不能接受,更何况杜乐生如今的身份,注定他的背后要有很多很多的女人。

    刘双喜只能庆幸彩月能想开,比起本就聪明狡黠的章念真,刘双喜自然更在意比自己还没心没肺的彩月。

    章念真也看出刘双喜兴致不高,似乎不想和她说更多关于她和杜乐生之间的事儿,说了几句话,章念真就将桌上的账本摊开,指着上面的账目道:“表嫂,这些都是之前的账目,你过过目。”

    刘双喜拿过账本扫了几眼便合上了,说起来,她与章念真合作生意,一直都是章念真忙前忙后、忙里忙外,她除了拿出一些秘方,剩下的就是坐在家里收钱,章念真就是想要毁约拆伙她都不会说什么。

    但此时章念真拿出账本,还让她过目,显然是不想拆伙,甚至还有往后继续合作的意思,从前的刘双喜或许不会懂,但在经历过许多事,又做了几个月王妃,刘双喜已经不是从前的刘双喜,从章念真的态度上来看,她是想要把她自己和定北王府绑在一条船上。

    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将来她在宫里若是有什么,定北王府也能成为她的后盾。

    面对章念真看似天真,实则期盼的目光,刘双喜笑了笑,“我如今身子重了,王府外事由王爷做主,内事归太妃来管,尤其是账目这些,他们都嫌伤神,不让我管的,回头我让人把账本给太妃送去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