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最后一面都不见他
    章念真脸色僵了僵,她心里明白,就算再有钱,再有能力,她也不过就是个商家女,若没有定北王府这门亲,她甚至连进宫的机会都没有,她能做的就是把她和定北王府绑在一起,毕竟天下人谁不知皇上和定北王是打小一同长大的好友,皇上能坐上皇位,其中定北王功不可没。

    而定北王府的权势滔天,在东楚,有封地的王也只剩下这么一个了,皇上还敢大摇大摆地到定北王封地,可见他对定北王的信任。

    凭着这层关系,她在宫里也算有个靠山,不然那些权贵世家出身的妃子们如何能把她放在眼里?

    但谁想刘双喜的态度竟然变了,这是想要和她撇清关系吗?章念真不明白自己为何就与刘双喜生分了,但有些话也只能点到为止,若是定北王府最好说话的刘双喜都不想趟这浑水,想必也就说明这是定北王的意思了。

    章念真苦笑了笑,随即便像无事人一般对刘双喜道:“之前没能赶得上珞表兄和表嫂的婚礼,念真心里委实过意不去,准备了些贺礼,还望表嫂不要嫌弃。”

    刘双喜笑眯眯地道:“表妹有心了。”

    之后,一时相对无语,直到丫鬟来报,说是王爷回府,请王妃过去有事相商,章念真告辞离开,刘双喜才松了口气。要说她如何不待见章念真还真没有,不过是因杜乐生而对她迁怒罢了。

    回到倚香园时,见云珞将众人遣退,只留下彩月在屋中说话,刘双喜进来时,彩月因背对着她并不知晓她进来,云珞目光在她的身上淡淡扫过,却没停下要说的话,他说:“彩月,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劝你。”

    彩月的声音有些哽咽,“彩月谢过王爷,既然他想见,彩月就见他一面也无妨。”

    云珞道:“好,我这就安排。你且记着,你既然是我义妹,我自然会护你周全,你不愿意,谁也无法强迫于你。”

    彩月点头,辞退离开,刘双喜看到彩月眼圈红红的。彩月没想到刘双喜也在,站在刘双喜的面前愣了下,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捂着脸跑了出去。

    刘双喜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堵的难受,云珞过来扶住她的肩,“皇上要见彩月。”

    刘双喜道:“他还想接彩月进宫吗?”

    云珞摇头,“只是见上一面,他明白彩月的性子不适合进宫,怕自己护不住彩月。”

    刘双喜嘲讽地勾了勾唇角,“当初离开时不知是生是死,便勾着人的心,想让彩月为他守一辈子?如今大权在握了,倒悲悯了。”

    云珞叹了声,“晚上在府里设宴,你来吗?”

    刘双喜道:“不去,我身子沉,恐在御前失礼。”

    说完,刘双喜向床边走去,坐到床边半晌道:“若我是彩月,最后一面都不见他。”

    云珞清楚刘双喜说到就能做到,可她不是彩月,既然彩月答应见这一面了,做为好友自不会多说什么。

    傍晚,刘双喜拉着彩月的手,二人相对无言地坐在门前树下。许久之后,有下人来道:“王妃,王爷请小姐过去。”

    彩月的身子微微抖了抖,刘双喜道:“不想去就不要去。”

    彩月眼神明亮了下,但很快又黯淡下去,摇了摇头,“我去!”

    刘双喜叹了一声,最终也没舍得让彩月自己去面对,一直拉着彩月的手并肩朝着前花园走去。

    彩月强笑道:“大嫂,见他一面可关系着我的后半生,我不会心软。”

    刘双喜呵呵道:“我不是放心不下你,我是怕他……”

    彩月怔了下,觉得刘双喜话里的意思是怕皇上对她做什么,可那么高贵雅致的一个人,又不是真看上她的人,哪会做出那种事?

    可听刘双喜说了,她突然也不那么安心了,不由得紧了紧与刘双喜相握的手指,“大嫂,要不我们回去?”

    刘双喜止住脚步,看了下离着远远地跟着的丫鬟,“真回去?”

    彩月讪讪地笑了笑,随即摇头,“有大嫂在我不怕,还是看看吧!”

    刘双喜翻了个白眼,“那就看看吧!反正王爷也会护着你。”

    虽然她一点都不想看这种用情不专的男人,但为了让彩月不留遗憾或者说是死心,见见又能如何?。

    在前花园的亭子里,云珞让人摆了一桌酒席,只他与百里杨陪着杜乐生围桌而坐。杜乐生的神色轻松,百里杨也一脸兴奋,不时说起儿时在京城时的趣事,云珞也偶尔弯下唇角,但时不时朝园门看去的目光却表明他内心并不平静。

    百里杨不满地道:“你看看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山谷里我都没怪你,怎么乐生来了你还心事重重的样子?”

    云珞道:“当时你和吕老去采药,乐生来了这事儿又不能到处宣扬,我能怎么着?这不是让人通知你回来了?”

    百里杨哼了声,继续对杜乐生道:“你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这几年在华阳城没少欺负我,娶个王妃也总是看我不顺眼,发财这种事儿都不带着我。”

    听百里杨提起刘双喜,杜乐生便多了几分兴致,“我与双喜也相识一场,她为人豁达又大气,为何会看你不顺眼?”

    百里杨便噤了声,想不到杜乐生对刘双喜的评价很高,他总不能说刘双喜看他不顺眼是因为他当初说过不少刘双喜坏话的原因吧?

    “你啊,坏就坏在这张嘴上。”杜乐生倒是知道百里杨的性子,见他不语,便猜到百里杨定是嫌刘双喜出身低,说过什么不好听的话,才惹到刘双喜不带着他发财。

    百里杨委屈地闷头喝酒,这礼也赔了,歉也道了,刘双喜就是不想理他,他能怎么办?当初还不是听信了解卉兰的话才会对刘双喜有偏见?若是杜乐生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写个信或是捎个话提醒他一下,他也不至于惹到刘双喜。

    可说一千道一万,刘双喜对他哪怕慢慢有些改观,想要让刘双喜真正原谅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