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争风吃醋
    杜乐生见云珞说着话已经隐晦地朝着园门看了好几眼,略有些苦地笑道:“你得罪了双喜,我也不比你好多少,估计此时见了她,我才是她最恼的那个人,若是她动起手,他不会护着我,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百里杨不知杜乐生与彩月之间的事情,见杜乐生说着话神情有些落寞,云珞也抿着嘴不想多谈,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事儿,却不是好问出口的。

    但,刘双喜会对杜乐生动手?虽然那女人脾气是不大好,揍他不会手软,但杜乐生是皇上,打死百里杨都不信刘双喜会对杜乐生动手。

    可兄弟这么久都没见了,桌上的气氛太僵硬,百里杨就无话找话,“乐生,你尝尝这些菜,都是云珞义妹教厨娘们做的,那才叫好吃呢。说起他那个义妹,人长的也挺讨喜,还有一手好厨艺,若不是怎么看我都不顺眼,我都想和太妃说说,把她嫁给我得了。”

    一句话说完,百里杨便感觉到桌上的气氛更冷了几分,讪讪地道:“这是怎么了?”

    云珞和杜乐生同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目光却都放在园门前眨都不肯眨了。

    感觉到云珞和杜乐生之间肯定有事儿瞒着他,百里杨心里也有些着急,他们做了十多年的兄弟,虽然后来与杜乐生离得远了,但他深知,因为身世的原因,在京城的那些年,两个人可以说是扶持着走过来的,杜乐生和云珞之间的友情极深,有时他都不免嫉妒。

    可瞧着他们此时连话都不愿说的样子,难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但之前云珞能帮着杜乐生夺权,也不像是闹掰了啊。

    那么,他们这样盯着园门看,是在等什么人吗?而刚刚杜乐生提到刘双喜时那几声‘双喜’可是叫得甚是亲切,难道他们等的就是刘双喜?好好的兄弟其实是因为刘双喜在争风吃醋?

    百里杨在心里摇着头,虽然他开始时是有些看不上刘双喜的出身,但不得不说,刘双喜那女人绝不是朝三暮四、勾三搭四的人,她能管着云珞不许纳妾,自然自己也是洁身自好的。

    又或者说,当初其实刘双喜是和杜乐生情投意合,只是杜乐生许不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刘双喜才投入了云珞的怀抱?

    百里杨觉得他的脑洞开得太大,但瞧着云珞与杜乐生之间的气氛,还真让人担忧啊。

    “这次回去我就将大婚,皇后是刘阁老的孙女,入宫的还有两个妃子,一个是张尚书之女,一个是冯帅之女。”杜乐生语气平静地说,他的目光还放在园门上,一瞬都不肯离开。

    云珞‘呵’了声:“恭喜皇上了。”语气中的嘲讽连百里杨都听出来了。

    云珞没问杜乐生把章念真放在哪里,毕竟他与章念真虽是表兄妹,却也不熟,章念真愿意,他也懒得去管。

    杜乐生‘嗯’了下,也没再往下说,百里杨却觉得他是在让云珞安心,只要他大婚了,估计也就不会再惦记刘双喜。

    突然杜乐生眼前一亮,百里杨就看到刘双喜大踏着步从园子外面走进来,手里还牵着彩月的小手。

    百里杨下意识去看云珞,见云珞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百里杨心里暗叫不好,万一云珞和杜乐生就在这里打起来,他该帮谁?赶紧喝口酒压压惊,就算压不下去,也能酒壮怂人胆,万一那二位动起手,他就凭着感觉去帮吧!

    直到刘双喜拉着彩月走到近前,向杜乐生见了礼,云珞才道:“你怀着身子,走路也不慢些。”

    刘双喜温婉笑道:“这不是听说皇上来了,我急着过来拜见。”

    ‘噗’百里杨一口酒喷了出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刘双喜,很难想像刘双喜竟然把急着见杜乐生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这让云珞情何以堪?

    只顾着想云珞刘双喜和杜乐生之前的感情纠葛,百里杨完全没留意到刘双喜笑得比往日都假,就是留意到,也会当成刘双喜见到心上人心情好。

    啧啧,难为云珞怎么还能沉得住气呢?不过,若是刘双喜是他从杜乐生那里抢来的,难免要心虚,这口气还真得沉着。

    杜乐生笑着让刘双喜和彩月入席,目光在彩月的脸上扫过却是含笑点头,没有半分逾越,只是目光略有些深沉,而彩月一直紧张地抓着刘双喜的手,看了一眼杜乐生后便匆匆地垂下头,倒没看出是难过还是伤心。

    云珞和刘双喜不说话,彩月也不说话,杜乐生虽然带着笑,也不知说什么好,为了缓解几人间的尴尬,百里杨也只能插科打诨地笑道:“王妃,你和彩月姑嫂感情还真不错,吃饭都带在身边。”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一桌子菜都堵不上你嘴?”

    百里杨的笑容僵在脸上,虽然他觉得刘双喜和杜乐生之前可能有什么,但他一点都不想承受刘双喜的怒火啊,这女人,就是在旧情人面前都不会想要掩饰一下她的暴脾气啊。

    大概是见百里杨吃瘪,彩月抬头看了百里杨一眼,嘴角弯了弯,又赶紧把头垂下去,百里杨仿佛受到鼓舞委屈地道:“王妃好歹给我留些面子,没见彩月都笑我了。”

    刘双喜想要再刺百里杨两句,却听‘嘎巴’一声响。百里杨一脸茫然地看着刘双喜和云珞投来同情的目光,不知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还是杜乐生见了刘双喜一时激动,竟将筷子给掰断了。

    百里杨不敢吭声,桌上一时气氛很低沉,直到杜乐生轻轻叹了声,道:“彩月,有些话我想和你单独说说。”

    彩月神色先是有些慌乱,最后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刘双喜担忧地看了彩月一会儿,见彩月朝自己点了点头,才与云珞一同起身,朝旁边走去。

    百里杨突然觉得他之前是脑子抽了,才会觉得刘双喜和杜乐生之前有什么。

    可杜乐生和彩月……这怎么可能?还不如说杜乐生和刘双喜原本是一对更让他相信呢。百里杨愣愣地看着杜乐生和彩月,杜乐生朝他点了点头,百里杨也点了点头,杜乐生皱了皱眉,百里杨也皱了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