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不想和他走了?
    原本就因紧张而有些暴躁的彩月,见云珞和刘双喜已经离席,留下空间给她和杜乐生说话,百里杨却像傻蛋一样不识趣,彩月翻着白眼道:“百里少爷,你这人咋就那么没眼力见?”

    要说这人平常看着也没那么呆,不然王爷不在华阳城时也不敢把城中事务交给他来打理。

    可不那么呆的人就是做那么呆的事儿,谁知他是不是想要留下来看热闹?真是给他好脸了!

    百里杨这才反应过来,他该是要离席的,可彩月和杜乐生之间怎么看都不像有什么不可不说的过往。

    百里杨边走边回头,看着看着竟看出一点点相配的意思来,从前他怎么就没发现她除了做得一手好菜,模样瞧得久了也怪可人儿的。

    彩月怒视,虽说她已经想好要放弃这段感情,但心里难过啊,这都伤心的想要哭了,百里杨却在那里看好戏似的,这不是在往她的伤口上撒盐吗?

    百里杨正乐呵呵地想着彩月和杜乐生在一起没准要比刘双喜和云珞在一起更鸡飞狗跳,就彩月那性子入了宫,杜乐生得怎么护着呢?毕竟都能亲自来接了,可是比半路遇到就收了的章念真更在意了。

    结果没想到接收到彩月的冷眼,脸上洋溢着的笑一时没来得及收回,硬是被彩月看个正着,百里杨忙收起笑意,无辜地眨着眼,心里想着:万一将来彩月做了妃子,在杜乐生的耳边吹风,他可不想得罪个得宠的妃子。

    彩月收回目光,不再看对她讨好地笑着的百里杨,垂着头绞着手指。杜乐生脸上的笑容淡淡的,他能感受到彩月的不安,却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个看他一眼都脸红的小丫头,竟然会拒绝同他回宫做他的女人。

    杜乐生专注地看着彩月,这个角度看过去,彩月的睫毛被亭子里的灯光拉得长长的,在眼下形成了两道如蝶翼般的投影,微微颤动着表明她的心情并不平静。

    之前离开时和彩月约定等他,除了觉着彩月娇憨可人,也是觉着她做的菜太好吃了,虽说不及刘双喜长得美,但相处起来很舒服。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从回了京城,彩月的身影便时不时地出现在他的脑中,无论是逆境还是顺境,彩月都是他想要分享之人。

    如今国家平定了,本想着把彩月接到宫里过段时间再封个妃,往后就能日日相伴,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为显他对彩月的诚意都亲自过来接人了,彩月却让云珞告诉他,不想和他走?

    杜乐生怎么也没料到这个结果,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过是不是云珞和刘双喜从中作梗,不想彩月和他走?

    但冷静下来,他知道云珞不是那种人,刘双喜也不会为了私心让彩月放弃唾手可得的尊荣与幸福,那么……就是彩月不想和他走了?

    杜乐生问:“彩月,听云珞说,你不愿同我回京?我能问为何吗?”

    彩月听到杜乐生的声音就是一哆嗦,紧张的手和腿一起抖,最后还是在自己的大腿外侧用力掐了一把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掐得狠了真疼,彩月忍不住想要咧嘴,可想到面前和蔼可亲地看着自己的是杜乐生,那个一直让她仰视的男人,彩月硬是把要咧起的嘴角摆正了。

    但咧了一半硬生生被摆正,脸上的表情不免扭曲,看得杜乐生的心跟着颤了几颤,不知彩月这表情是何意,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说彩月这两年又有了喜欢的人?

    想到刚刚百里杨‘依依不舍’的模样,就是此时也在不远处翘着脚观望,杜乐生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相,看向百里杨的眼神不免就有些寒意,明明是闷热的夏夜,看别人好戏的百里杨愣是打个寒颤,不知为何杜乐生和彩月说了两句话就瞪自己,难道彩月刚刚说了他什么坏话?

    彩月没有抬头,没看到杜乐生瞪百里杨那一眼,来之前她就想好要和杜乐生说什么,可一紧张就差点说不出口,但杜乐生已经问了,彩月就将自己想了一下午的话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

    也要得益于她在刘府做丫鬟那些年,虽然她脑子不如彩云灵活,嘴皮子倒也不笨,都准备了一下午,说起来都不带结巴的,彩月道:“皇上,您看啊,我们这身份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当初您还是教书先生时,我都觉着自己配不上您,如何今你一下子就成皇上了,我就一做饭的丫鬟,哪还敢想着和您能凑成一对儿?”

    杜乐生沉着脸,“是朕相中了你,身份不算,何况你如今已是定北王义妹,身份上并不比别人差。”

    彩月摇头,“皇上您咋不懂呢?我说的不是出身,而是……您看啊,您宫里的皇后啊、妃子啊,都是出身高贵的官家小姐,哪个不是自小就学着琴棋书画?您与她们在一起赏个月都能又是吟诗又是弹琴,您和我在一起呢?赏个月我脑子里想的不是月饼就是汤圆,这多煞风景?”

    杜乐生脑子里就不由得出现彩月说的那一幕,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还真像块冰皮月饼,可他也没说他非要身边的女人个个都是才女?整天坐在一起不是想着赋诗就是想着写文章多累啊?

    彩月见杜乐生像是在认真思考,又道:“还有皇上啊,我常听人说啥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是皇宫了?还有那些后宅子的女人斗来斗去多吓人啊,当初我在梅西镇刘府做丫鬟时,老爷家里就一位夫人几个小妾就斗得你死我活,小姐和四喜少爷的亲娘不都被害死了吗?就我这一根筋的脑袋,真进了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杜乐生知道彩月说的是实话,这丫头还真不适合那种勾心斗角的地方,可就这么放手就要错过一辈子,心里不免不甘,想着如今他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杜乐生认真地道:“朕会护着你!”

    彩月抿着嘴,看着杜乐生不说话,看得杜乐生一阵心虚,虽然他向彩月保证了,可到底护不护得住他心里也不确定,皇宫中的女人哪个是省油的灯?谁还能保证不打个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