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她勾画的幸福生活里没有他
    见杜乐生的神色,彩月真是最后一点希望都放弃了,她叹了声:“皇上,当初您说让我等您,一开始我真是被吓到了,后来却总是做梦您会回来接我。有时我也会想,将来和您在一起的日子是什么样儿的。或许你又回青山学堂教书,我就做个先生娘子,那得多受人尊敬?若是您想要科考,我就赚钱养家,我在小姐那里学了那么多,日子定能过得好好的。若是您想在乡下过田园生活,我就做个农家娘子,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听着彩月对他们未来的勾画,杜乐生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可他的心却越来越堵,他听出来了,彩月只想过那种平静的生活,凭自己的努力把日子越过越好,虽然没有什么大志,却也不是在深宫中每日只想着怎么打扮了讨他欢心。

    彩月笑道:“皇上,我想了无数种我们在一起的幸福日子,却从未想过我们之间会有那么多的女人。彩月出身低贱,自小就被卖进刘府为奴,曾经也想过最完美的结果就是能给少爷做个妾或是通房,可少爷嫌我长得不够好看,也不如别人伶俐。如今想想,我倒是庆幸自己脑子不那么灵,没把自己扔进那个火坑。”

    杜乐生声音有些暗哑道:“你没那么差,是他没福气。”话是这么说,可他难道就比那个看不上彩月的少爷有福气吗?杜乐生的心更是闷闷地疼,彩月笑得越灿烂,他的心就越疼,像被钝刀子锉。

    彩月道:“皇上,彩月只是个无才无貌的小丫鬟,蒙太妃不弃收为义女,但骨子里,彩月还是那个连少爷都懒得看一眼的笨丫头,这个笨丫头不会察言观色,不会讨好人,更不懂阴谋算计,她只想嫁个普通的汉子,过普通的日子,不要多富足,只要那个汉子能够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没有这么个人,彩月宁愿一个人轻松自在地过一辈子。”

    见彩月说得急切,好像急不可耐地想要与自己撇清关系,杜乐生心里涌上一股怒意,可看彩月真像不懂察言观色的模样,杜乐生的心又酸又软,这么笨的丫头真跟他进了宫,他再好的手段也护不住啊。

    何况他又怎么忍心让这张完全不懂得讨好人的脸上多了那些算计呢?能这么急巴巴地想说服他放弃,杜乐生清楚,虽然因他的话让彩月对他有了希望,但说起来伤心,这丫头还真没对他有多深的感情啊。

    最后,仿佛被抽去浑身力气般地点了点头,“你的心意朕懂了,若是跟朕回皇宫不做妃子,只做御厨彩月可愿意?”

    彩月原本希翼的目光在杜乐生期待的注视下,瞬间就蒙上一层水气,不是伤心,显然却是怒了,“皇上,想不到您竟是这样的皇上。”

    杜乐生哈哈大笑,“朕是怎样的皇上?”

    “竟然为了吃想吃的菜,就欺骗别人的感情!”彩月撅着嘴,虽说放在心上这么久的感情最后就断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舍,但更多的却是轻松。看着杜乐生那张比自己还要好看一些的脸,彩月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她就是被他那张好看的脸和迷人的高贵气质给迷惑了,要说有多少感情还真不见得呢,不然为何杜乐生放弃了他们的感情,她反而松了口气呢?

    杜乐生笑得眼睛弯成两道弯月,将眼底的忧伤掩藏起来,可虽然如此笑容还是有些僵硬,愣是让平常没多少心眼的彩月看得心里一惊,却又不敢深究,“皇上想要御厨又有何难?回头我和大嫂给您挑两个送去就是,保准做的菜不比我做的差。”

    杜乐生笑容渐渐淡去,变成嘴角的一丝苦笑,低喃道:“做得不差又如何?到底不是那个人了。”

    彩月心里又是一惊,怕皇上说得好好的又反悔,她总不能说什么君无戏言吧?万一惹恼了皇上,就说不承认刚刚说过的话也也没辄。

    彩月干脆硬是装作不懂,朝不远处张望,见刘双喜就坐在那张放在玉兰树下的贵妃椅里朝这边张望,云珞挨着她坐着,也是频频向这边张望,显然是不放心她和皇上单独相处。

    彩月之前她或许觉得自己出身低,虽然被太妃收做义女,但和王爷王妃到底在身份上差了太多,从没真想过云珞会把她当妹妹。

    可此时虽然看不清云珞脸上的神色,但他维护的心意却不是假的,想到他白日里说的话,只要她不愿意,云珞就会护她周全,心里真是暖得一塌糊涂。

    比起想要把她放在一堆女人里争风吃醋,却未必能护得住的皇上,把她当成亲人对待的王爷和王妃才是最值得信赖的啊。

    彩月起身,对杜乐生施了一礼:“皇上,夜已深,彩月不打扰皇上与义兄、百里少爷叙旧了。”

    说完,见杜乐生没有动作,也未开口,彩月弯着身子也不敢起身,直到杜乐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罢了,你去吧!”

    彩月才慢慢退出凉亭,走出很远才敢用力地吸了口气。按说她失去了一段感情应该难过才是,但她不能不承认,比起淡淡的苦涩,心里更多的是轻松和甜意。

    走到玉兰树下,刘双喜已然起身,见彩月朝自己笑得阳光而美好,刘双喜终是放下心来。之前云珞说过会护着彩月,可那人怎么说也是皇上,不到万不得已她真不想让云珞和皇上撕破脸,皇上能明白彩月的心意而不强求,这样很好!

    可刘双喜又忍不住替彩月不值,能这么轻易放手,皇上对彩月的情也没多深,或许只是想找一个厨艺好又可人疼的留在身边吧!彩月那么好,绝不能便宜了感情上那么渣的男人!

    彩月挽着刘双喜的手臂,两人朝着园子外面走去,云珞回到酒桌上,绝口不提彩月,百里杨看了一场戏,却整个人都懵了,弄不明白彩月和皇上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是旧相好吧,可好不容易见到了,彩月却和刘双喜走了;说是没啥?可皇上这一杯接一杯,不用劝就干的架式,完全就是为情为伤嘛。

    还有云珞,只要他一张嘴就拿白眼瞪他,这是和刘双喜学的?还是被刘双喜气的?从前还可没发现他这么爱翻白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