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刘四喜的失望
    好在百里杨感觉到气氛不对,没再问出能让皇上哭出来的话,这一晚,皇上喝多了,拉着百里杨的手说起从前,云珞坐在一旁沉默地喝着酒,直到皇上醉倒在桌下,云珞才和百里杨扶着他去歇息。

    百里杨几次想问却都忍着,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并没有好处,不管皇上和彩月之间有什么,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追问太多并没有好处。

    隔日,杜乐生起床时头疼的厉害,看章念真忙前忙后地照顾,杜乐生心里也好受了些,只能说他和彩月有缘无分,那丫头真带进宫了未必是好事儿,不如就让她自在一生好了。

    章念真见皇上的目光一直随着她转来转去,心里不免泛甜,尤其是他的眼神难得温柔,怕是被她感动了吧?

    章念真端了一碗醒酒汤过来,笑道:“皇上昨晚喝醉了,怕是要头疼了吧?这是表嫂一早让彩月送来的醒酒汤,皇上喝了就能舒服些。”

    杜乐生要接醒酒汤的手伸出去一半便僵住了,“是彩月送来的?”

    章念真笑,“可不是,说是一早起来就熬了呢。”

    杜乐生的眼神就发直了,又有些后悔答应了彩月,可若是出尔反尔会怎样呢?

    章念真见杜乐生人呆了,也只当他头晕的难受,“皇上,把汤喝了吧!”

    杜乐生盯着汤碗看了许久,端过来一饮而尽,可看章念真的目光却有些纠结,想着彩月一早就送醒酒汤过来,却因着章念真在这里才会失意地离开,对照顾了他一晚的章念真便有些不喜。

    门外有人回禀,“刘四喜求见。”

    杜乐生便想到那个心眼不少的小子,几年不见怕是要长成少年了吧?嘴角含了丝笑意,“让他进来!”

    不多时刘四喜从外面进来,见到杜乐生先是面露惊喜,但随即想到杜乐生的身份,又垂着头给杜乐生见了礼,杜乐生笑道:“四喜不必拘礼,到先生这儿来。”

    刘四喜这才喜滋滋地走到杜乐生跟前,杜乐生打量了好几眼,满意地点头,“四喜长高了,若是在街上见着,怕是都不敢认了,学业如何?没有先生督促着,不会又偷懒了吧?”

    刘四喜道:“四喜一直记着皇上的教诲,哪敢偷懒?这几年先生们都夸四喜呢。”

    杜乐生笑得和蔼,“这里没有旁人,四喜还如从前一般叫我先生就好。”

    刘四喜眼珠转了两转,便笑呵呵地叫了声‘先生’,杜乐生满意地点头,眼神里都是对刘四喜的喜爱,可刘四喜很明显地觉着先生与从前不同了。

    从前的先生虽然不够平易近人,但也不会笑得如此高深莫测,让他好失望啊,果然先生已然不是从前的先生了。

    刘四喜和杜乐生说了会儿话,总是提起从前的种种,刘四喜觉得从前都已经过去了,有什么好说的?杜乐生这样总是提总是提,好像他现在没有什么值得先生上心的事儿,让他那颗想要和先生表衷心的心很不是滋味。

    尤其是先生总提从前吃的饭菜,转弯抹角地夸彩月,虽然心思单纯了些,刘四喜也不傻,多少猜出杜乐生慈眉善目地和他说话,其实目的很不单纯。

    说了会儿话,刘四喜便说不想打扰杜乐生歇息告退出去,杜乐生有些不舍,虽然刘四喜明显不想多提彩月,但只要提起总是要说起一些,可刘四喜告退了,连这一点点都说不成了,唉,等离开华阳之后,就真没有再提起彩月的机会了。

    章念真在旁边不时给杜乐生端茶递水,虽然他们师生二人话不多,章念真却听得清楚,杜乐生时不时就要提起从前吃的饭菜,可目的却不像只为了那些饭菜,而是做饭的人。

    人人都说定北王妃做菜好吃,但章念真却清楚,刘双喜做菜好是好,却不常下厨,家里下厨最多的就是那个叫彩月的丫头,如今更是成了章太妃的义女,明显杜乐生要提的人是她。

    章念真脑中就转起当初在临县与刘双喜结交时对彩月的印象,嘴角勾起一弯笑,貌似无意地道:“皇上很喜欢表嫂做的菜吗?”

    见杜乐生低头喝茶,没有开口的意思,章念真笑道:“其实表嫂做的菜是好,但我吃着还是彩月做得更好些,当初在临县时,彩月可是双喜快餐的掌厨,厨艺比表嫂还要高些呢。”

    听章念真提起彩月,杜乐生这才抬头看向章念真,可就那一眼便让章念真从头上凉到脚底。聪明如杜乐生,又岂会不明白她的那点小心思?自古以来,皇上最不喜的就是自作聪明的人。

    好在杜乐生只看了章念真一眼,便继续喝茶,喝了几口茶再抬头,却是微微带笑,“念真与彩月很熟?不如就给朕讲讲彩月的事儿吧!”

    章念真心下有些忐忑,果然彩月是杜乐生不可触摸的逆鳞,可话已出口,后悔已晚,章念真只能想着彩月的性子,或真或假地说些彩月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儿,见杜乐生眼神变得柔和了,章念真的心却忍不住有些愤愤,难道将来她都要靠着回忆一个女人来得到皇上的心?那还真是可悲啊。

    杜乐生在华阳城待了两日便带着章念真离开,离开之前见了章太妃,不知他和章太妃在屋中说了什么,但从屋中再出来,章太妃的脸上笑容怎么藏都藏不住,刘双喜见了忍不住惊奇,难道杜乐生是告诉章太妃他的身世和老定北王没关系吗?

    当初云珞说没关系时,刘双喜还保留着怀疑的态度,但从章太妃的神色里,刘双喜觉着或许云珞说的没有错,杜乐生和云珞感情好,或许真只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好。

    云珞以路上不太平为由派了十几个人随身保护杜乐生,与杜乐生本来带着的侍卫一起护送他回京。

    目送杜乐生和章念真的马车离开,刘双喜长长地松了口气,对云珞道:“我真怕他后悔,再非要把彩月带上,那丫头真进了宫,还不得被人给害了?”

    云珞冲她摇了摇头,虽然他们这次出城送杜乐生是秘密,但身边还是带着一些人,这些人再是心腹,事关彩月,也不能说得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