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百里杨借酒浇愁
    六月中旬,刘双喜搬进了临水而建的荷月水阁,开始时每日坐在荷塘边上赏荷或是坐在画舫里置身荷叶荷香中,撒下一把鱼饵就能引来一群红鲤,日子过得很惬意。

    可久了,看惯了粉荷绿叶,再美的景致也变得索然无味。章太妃每天忙着去养生坊,那张显老的脸越发焕发光彩,刘双喜知道大概是杜乐生临走时与章太妃说的话让她心情好,又有养生坊滋润着,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二十岁都不止,就是穿衣打扮也越发的粉嫩了。

    可刘双喜呢?因为怀着身子,云珞不放心她独自出门,可他又忙得分身乏术,只能尽可能地每天晚上早些赶回来,可就是这样,刘双喜也是常常一整天都见不着他的影子。

    刘双喜一声接一声的叹气,也是闷得难受了,王府再大也什么可玩儿的地方,无聊的刘双喜甚至想起了在青台镇外听的那场戏,虽然唱戏的模样差了些,唱的戏也听不懂,但好歹热闹啊。

    刘双喜问彩月:“彩月,你爱听戏不?”

    彩月大概也想到那场把刘双喜听吐了的戏,虽说后来证实刘双喜吐是因为怀了身子,可她也真无法消受那种美,被刘双喜一问,忙摆手,“可别了,若是让那样的戏班子来唱戏,还不如让府里的丫鬟自个儿唱呢,至少模样看着周正。”

    刘双喜眼前一亮,“彩月说的好,那就让她们唱起来好了。”

    刘双喜立时让人去府外寻几个教戏的师傅来,就教府里的丫鬟学唱戏,管学的好赖,唱给她听也不烦闷了。

    王妃的命令一下,立时就有人忙了起来,刘双喜说完却又忘到脑后,实在无聊了就带人到前院看府里的护院踢球,自从上次被云珞罚了之后,这些人好久都没碰球儿,最后还是求到刘双喜这里王爷才松了口。

    好歹大家踢球都遵守规则,踢得也越来越有模有样了,刘双喜坐在远处的亭子里看得甚是喜悦,一高兴就让他们好好踢,胜的那队有赏,于是两方球员踢得更卖力气了。

    初夏来府里,听说刘双喜在看踢球,也跟着过来看,看了一会儿摇头,刘双喜问道:“怎么摇头?是踢得不好吗?”

    初夏得意地道:“他们这球踢得太差,改日我带王妃去军中瞧瞧,那球踢得才带劲。”

    “真的?那初夏可不能食言!”刘双喜露出一双星星眼,她早就想去军中走走,看看一眼望不到头的军营是怎样的震撼,只是一直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没去成,如今怀了身子云珞更不愿带她去了。

    初夏说完也后悔了,她自然知道云珞多宝贝刘双喜,万一刘双喜非要跟着去军中,再有个差错,她可担待不起。可瞧着刘双喜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初夏又不忍心拒绝,最后只能道:“我先去安排一下,毕竟我最近都在忙着生意,许久都没去过军中了。”

    刘双喜乖巧地点头,只盼着去军中看看怎么阅兵,看看军中的人踢球踢的如何,对亭子外面踢球的护院们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一场球踢完,一队胜出,刘双喜既然答应了有赏,便命人给胜出的那方每人赏了一块五两的银子,把胜出那方乐得欢呼,输的那方看着眼馋,可谁让他们输了呢?而王妃又不是总来这里看球,只能说是别人的运气好。

    初夏来府里自然就要陪刘双喜说话,刘双喜带着初夏去荷月水阁,即使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初夏看着满塘荷花还是忍不住惊赞,刘双喜一高兴,就让彩月带人去做一顿荷花荷叶宴,连喝的酒都是荷花酿,清香扑鼻,初夏吃得甚是满意。

    吃完了说起养生坊的账目,整个人都眉飞色舞的,见她高兴,刘双喜突然问了句:“成亲也有两个月了吧?怎么还没怀上?虽说做生意要紧,可生意上的事儿还有景大哥,初夏还是抓紧了生个娃出来吧!”

    初夏的脸便红了,白了刘双喜一眼,“生娃是说生就生的吗?”

    刘双喜嘿嘿地笑:“怎么不是说生就生的?这事儿得多努力才行,当初我和王爷在一起一个月就查出有身孕,然后就生下乐乐。这回我和王爷重逢也没多久吧?这不又怀上了?你和景大哥也别总想着挣钱,还是得努力造娃才行。”

    “行,行,回去我和景兄说,让他多努力。”初夏哭笑不得,觉得刘双喜这张嘴越来越不客气,虽说大家都是已婚妇人,可旁边还有几个未嫁的,她这话怎么就说得这么顺口了?

    刘双喜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这又不是一个人的事儿,怎么能让他自个多努力?你得配合着才行。”

    初夏干脆懒得和刘双喜再说,便将话题岔了开,“王妃,你可知最近城里出了个叫依云的红牌?”

    刘双喜点头,“知道啊,上次自己跑到我和王爷的温泉庄子,被当成刺客拿了,说什么让百里忘了她,好像百里强抢民女似的。说的话让王爷很不爱听,王爷下令打了三十大板,百里杨还巴巴地赶来替她挨了十板子,你问她,不是她又整什么事儿了?”

    初夏便笑道:“难怪呢,原来是百里对人家念念不忘,这不是城里如今都在传百里看上花满楼的依云,想要给她赎身,可不知依云犯什么傻,就是不肯,弄得百里整日借酒浇愁。”

    刘双喜傻眼,“你说百里为她借酒浇愁?”

    初夏点头,“可不是嘛,我和百里也认得好些年了,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栽在那么个女人身上,我瞧着她长得也不是多美,就是那股子装出来的憨态有那么点儿你的意思,可就是太爱拿乔了,也不怕百里对她厌了。”

    刘双喜‘呵呵’地笑,“你也说她在学我?”

    初夏笑:“可不是,我和她见了几面,都是在我家的摊子前。虽然一开始就觉着她是刻意的,但谁让她给我的感觉很像你了,也就同她多说了两句,然后就发现她就学了个皮毛,尤其是长的哪能和你比?见了几次后,她就求我和百里说说,让他忘了她,这话我也同百里说过,可百里不知脑袋是不是让门给挤了,就看好那女人了,怎么劝都劝不住。听你刚刚说,他都能为了那女人挨板子,我想大概百里对她还是真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