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怎么可能一直把你关到生
    刘双喜‘噗’的一声笑出来,“你这事儿也别管了,百里和她之间怎么回事儿,我和王爷都知道,你别最后惹一身腥。把景大哥也看好,那女人别看长得不咋样,可会勾人,当着我的面儿就敢直勾勾地看王爷,不是什么好东西。”

    初夏诧异地看着刘双喜,“你知道她不是好东西,还不劝劝百里?百里再不好也是王爷的兄弟,看不顺眼打一顿好了,可不能让他往火炕里跳啊。”

    这回换刘双喜翻白眼了,“你还说和百里认识几年了,百里是啥样人儿你还不清楚?他是那死乞白赖的人吗?”

    初夏想了想,百里杨这人虽然看似不怎么靠谱,其实人还是很靠谱的,若是依云和他说清楚不愿嫁他,他也不会非缠着人家。

    如今百里杨一门心思都扑在依云身上,肯定是那女人吊着他了,初夏一拍桌子,“这个百里,真是不争气,竟然被那么个女人给玩弄于股掌之间?”

    刘双喜又翻了个更大的白眼,“初夏,这事儿你就别管了,百里心里有数。”

    初夏看着刘双喜,突然觉得百里杨一个大男人,能吃什么亏?结果也就只有两个,要么把依云缠得跟他回府,要么就被打击狠了放弃,反正他愿意别人也管不到。

    见初夏不再提百里杨和依云的事儿,刘双喜却有那么点意犹未尽,可依云的身份特殊,就算相信初夏,刘双喜也不能和她说,要说也是让云珞和她说。

    晚上云珞回来的早,刘双喜还没睡,同他说起初夏白天来时提到依云,不知百里杨是怎么打算的,云珞想了想道:“那个依云的来历很奇怪,派人查也都能查到,可就是因为查到的都太清楚了才让人更加怀疑,百里最近也没闲着,和她打得甚是火热。”

    刘双喜奇怪地道:“打得火热吗?可上次她来庄子里和今日听初夏说的,她可是求着我们劝百里,想要百里放弃她呢。”

    云珞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欲擒故纵听说过没有?百里若是真对她用情极深,可不就是得不到的最好?没准你和初夏若是答应帮她,她回头就和百里说你们觉得她的身份配不上百里,威胁她离开百里呢。”

    “要不我就真来个棒打鸳鸯?”刘双喜觉得这个依云的心眼真多,跃跃欲试地就想要配合她演下去呢。

    云珞想了想道:“这事儿还是让初夏来办吧,你怀着身子,我不放心让她到你跟前儿。”

    刘双喜心情就低落了,“你是打算把我一直关在王府里,直到生下老二吗?”

    云珞笑:“谁说的?我怎么可能一直把你关到生?”

    刘双喜面露喜色,就听云珞接着道:“怎么也得把你关到坐完月子才行。”

    刘双喜抬手就要推云珞,被云珞机警地躲开,别看刘双喜怀着身子,可这力气一点儿都没小,被她推中了,绝对会被推的在地上滚几圈。

    刘双喜拒绝和云珞说话,云珞也不在意,他就是为了刘双喜和孩子好,哪怕刘双喜气他,他也不想刘双喜出去冒险。

    他一直没有同刘双喜说过,最近的华阳城里很不太平,上次皇上离开时的路上还遇到刺客了,也幸好身边安排的高手多,那些刺客也不敢大张旗鼓地聚集太多,最后死的死、抓的抓,还让他掌握了不少废太子的线索。

    在这风声鹤唳的时刻,他怎么能放心让刘双喜出门呢?

    说起依云,不过三日,门上来人禀报,说有位叫依云的姑娘在门外求见,刘双喜想着见还是不见,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见,并让人给依云带话了,如今王妃也是身不由己,都被王爷给软禁了,想见她也没得见。

    听丫鬟回来禀报,说依云一步三回头地离开,那可怜的样子,连门子都心软了。刘双喜问丫鬟:“你心软了没有?”

    那丫鬟摇头,“怎么会?那女人最近在城里弄出多少事儿?百里少爷虽说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是她这样的一个女人能糟贱的,那女人就是被人捧惯了,百里少爷真像别的男人那样非逼着她接客,她敢拒绝吗?”

    刘双喜心说:你们百里少爷怕是还嫌弃她呢。

    但显然,大家对这个依云都不怎么待见,难为她还自以为是地上窜下跳。

    之后,依云又来府里几次,同样被拒之门外,却给刘双喜带了不少礼物,其中有给新生儿绣的虎头帽和小鞋子。

    刘双喜远远地看了一眼东西,让人拿下去毁了,依云送的东西她可不敢用,谁知道里面放没放什么东西。

    刘双喜的肚子见大了,竟是比怀乐乐时还要显怀,吕百草给看过,说是极可能怀的双胎,让刘双喜一定要好好地养胎,平日就在府里转转就行,千万别到外面去。

    一句话就绝了刘双喜坐完月子之前出门的打算,每日只能在府里要么看护院们踢球,要么就是听丫鬟们怪腔怪调地唱戏,虽然丫鬟们扮起来比男人扮的好看,可唱的……比当初听的那段还让人脑瓜子疼。

    可不听又实在没事儿做,刘双喜听着听着,倒听出一些韵味来。而王妃在府里养了一个戏班子的消息通过章太妃的嘴传了出去,夫人们觉得王妃这么会吃、弄的养生坊也好,没准真是个风雅之人,她爱听的戏想必真好听。

    在求到章太妃之后,刘双喜只能把自己那支丫鬟组成的戏班子借了出去,没想到借出去之后,没用上半个月,城里便涌出了许多女子戏班子,专为女客唱戏,不接待男客,在华阳城还火了起来,倒是出乎刘双喜的预料之外。

    眼看到了八月,天儿渐渐凉了下来,想着桂花飘香蟹子肥,刘双喜都盼了那么久却只能看着别人吃,心情不好便让人打造了许多蟹八件,放在酒楼里配着肥美的蟹子使用,多的就直接对外卖。

    虽然她不能吃蟹子,也不能让别人吃得太痛快,一想到那些自认有身份,或是觉着这么吃蟹子才高雅的人费劲巴拉地吃着蟹子,刘双喜的心情就能好上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