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杀鸡取卵
    章太妃顿时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她不敢告诉刘双喜养生坊的生意好是好,但账上也是真没多少银子,若是动用了银子去赎依云,就没银子采买一些必需品,估计用不了几天就得关门了。

    怪只怪她手头太松,被人一哄就大把大把往外撒钱。

    被刘双喜看了几眼,章太妃突然有些后悔被依云一哭诉就想要替她赎身的冲动,若是没有依云,大概也不会被刘双喜怀疑养生坊的账面上出了问题吧!

    章太妃只顾着怪依云,却忘了她自己狮子大开口,想要从刘双喜这里要到更多的银两,一千两给依云赎身,剩下的九千两就可以让她挥霍一段时间了。

    刘双喜看了章太妃的神色,哪里还会看不明白?虽然她没再管养生坊的生意,但之前初夏放手养生坊时就同她说过,章太妃花钱的本事太强大,让刘双喜看好银子,除了养生坊其余的生意可不能让章太妃沾手,不然就是有个金山银山也不够她挥霍的。

    虽然因章太妃是云珞的亲娘,刘双喜不好做得太过,但除了养生坊之外,刘双喜也不会再给她碰银子的机会。

    而此时,章太妃来管她要银子赎依云,还打算让依云给云珞做妾,刘双喜再大的度量也无法容忍了,她的底线一直就是:云珞不能有别的女人!

    见章太妃说不出话,刘双喜心里冷笑,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而怀着双胎本就辛苦,气着气着刘双喜就发觉肚子有些不对劲,将手放在肚子上,微微弯下腰,嘴里发出痛苦的吟声:“彩云,肚子疼,快去请吕老来。”

    彩云不知刘双喜真肚子疼,还是装的肚子疼,但不管是真是假,她都得当成是真的,彩云一脸惊慌地对身后丫鬟喊:“还愣着做什么?王妃这是动了胎气,快去请吕老过来!”

    丫鬟也慌了神,立即有腿脚快的去请人,其余人上前扶着刘双喜往屋内走。章太妃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道为何刘双喜就动了胎气,莫不是她的气性真那么大?一听她要给云珞身边安排人就气到动了胎气?那云珞还不得恨上她?

    依云显然没想到这个结果,望着刘双喜被众星捧月般地扶回了屋中,眼中一闪而过的嫉妒恨意,凭什么刘双喜就那么好运,她却只能落到如此下场?好不容易攀上章太妃的关系了,刘双喜竟然还来了这么一出,真当她看不出来刘双喜是装的吗?

    依云呜咽地道:“太妃,都是依云的错,依云没想到王妃如此在意王爷,若是真动了胎气,就都是依云的错了。”

    章太妃也心烦意乱,想着云珞回来知道刘双喜动胎气后会来找她质问,她就心里没底,而这几个月,彩月和彩云也有府外有了生意,彩云人稳妥,陪在刘双喜身边,再管着那许多的账,彩月厨艺好就时常留在府外打理生意,她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不然也不会被依云和解卉兰钻了空子陪在身边了。

    可再喜欢彩月,章太妃也知道彩月对刘双喜的感情,若是知道她害得刘双喜动了胎气,彩月还得和她生份了。

    一想到身边所有人都向着刘双喜,章太妃心情更差,忍不住道:“谁知她是真动了胎气还是装的?总有人会被她迷惑了。”

    依云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但很快垂下头,一脸的悲悲戚戚,像是在自艾自怜。章太妃因心烦也没理依云,而是带着人回了养生坊,如今她在养生坊住的时候比在王府还多,每日不去盯着生意,不受别人的追捧,她的心就不舒服。

    尤其是今日王妃可能动了胎气,她留下来给云珞骂吗?她还真不信她去了养生坊,云珞会追过去质问她,等躲过了风头,他们毕竟还是母子,只要刘双喜不乱告状,云珞也不会再为难她了。

    至于说为依云赎身的一千两,虽然不是小数,太妃也不是筹不到,最多就说自己暂时周转不开,和谁那里拿一些,大不了就当是提前拿钱预定了养生坊的服务好了。

    章太妃觉得自己太聪明了,这么好的主意都能想到,若是她把价定得比正常时候低一些,想必会有很多夫人小姐们愿意拿这个钱,没准比她要的一千两多得多呢。

    章太妃便想着回去就运行一下,提前把钱拿在手里也很不错嘛。

    章太妃觉得自己想到一个来钱快的主意,便兴冲冲地回了养生坊,进门就将女管事叫来,将她的主意吩咐下去,见女管事不但没喜上眉梢,反而一脸担忧,章太妃便有些不快,“本太妃说的这个主意不好吗?让她们先拿出钱来,她们下次再来就会当那些钱不是从腰包里掏了,花起来也不心疼,这样倒能让她们更多些花钱的地方,一些平日舍不得尝试的也愿意去尝试了。”

    女管事心知章太妃说的这个方法是好的,可若章太妃是个花钱有节制的她也不会有意见,怕她只怕章太妃得了那些钱便都挥霍了出去,到时那些夫人们来享受之时,账上没了银两,她们拿什么招待人家?

    可章太妃明显再了怒意,女管事也只能按章太妃的吩咐行事,但过后还是亲自去见了初夏,同初夏说了章太妃的打算。

    初夏听说章太妃为了赎一个依云给王爷做妾,不但把刘双喜气到动了胎气,又想出这么个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办法,初夏就想骂人。

    她知道养生坊的生意好,对一下午时间就收到三万多两银子并不奇怪,但那三万多两银子被章太妃一句话就据为己有了。

    这都是定北王府自家的事,原本也不算什么,可章太妃刚收了三万多两银子就办了一场赏蟹宴,吃用的螃蟹都是从定北王府的铺子里拿的,问题是没给钱,自然也没人敢去管章太妃要钱,若是往后章太妃时不时地举办一场这宴那宴,都从定北王府的铺子里置办酒席,初夏觉得,就章太妃那大手大脚的花法,王爷又要被几百万两的债逼得头发都要白了。

    初夏不敢去找刘双喜,吕百草给刘双喜诊过脉后,很肯定是说刘双喜真动了胎气,她原本就是怀的双胎,比起单胎更不容易,章太妃这时候又要给云珞纳妾,又那么挥霍,刘双喜急的动胎气真不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