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太妃控制不住她自己
    而此时的云珞也忙的分身乏术,忙起来一天都睡不上两个时辰。

    虽说这一年来天灾不多,可也不是没有,就像前些日子那场大水,虽然离着华阳城很远,灾情也因上半年大力兴修水坝而有效地得到控制,但一些住在山脚下的村庄还是遇到了泥石流。

    各地报上来被淹没的村庄就有五个,有一个还全村覆灭,剩下四个最好的那个村庄只淹没了两个孤寡老人,另外三个被埋者十几到百人不等,最严重的是,那些村庄被埋,村民无家可归。

    云珞派了人去救灾,他自己也时不时快马加鞭赶去视察,虽然尽大力地补救了,但人员安置和重建都是问题。

    这时候初夏也不好为了章太妃的事儿再去烦他,但章太妃的身份在那里,除了云珞谁能管得住她呢?

    初夏和景礼商量,景礼冷哼道:“这老太婆真是赶着往死上作。”

    初夏劝道:“人是不好,但毕竟是太妃,可不能要了她的命。”

    景礼道:“不要她命,她就想要王妃命,养生坊的生意你也管过些时日,每日赚的少吗?竟然被她都挥霍干净了,这次又想出这么个不顾后果的主意,等她把那些银两再挥霍干净了,还不是会去找王妃要?王妃已经被她气的动了一次胎气,再来一次怕就不好了。”

    初夏叹气,差点说出幸好她没个糟心的婆婆,但想到毕竟是景礼的亲娘,人又早就没了,她不能为了一时嘴痛快就让景礼对她有看法,便皱了眉头:“王妃也真是不容易,我看太妃那双眼就是被眼屎给糊了,竟然为了依云那么个女人为难王妃。”

    景礼‘嗤’的一声冷笑,“依我看她也未必是为了依云,我可听说了,依云的卖身价没那么高。”

    初夏斜了景礼一眼,“你倒是对此很了解。”

    景礼脸色僵了僵,“这不是百里杨看上的人,又闹出那么多事儿,我不关注别人也会时不时提起,听的多了还能记不住?”

    初夏冷哼一声,她心里不痛快,虽然知道景礼说的是实话,可就是想找个能出气儿的。

    “这事儿,你先别愁了,我去找找百里杨,若是他不能搞定依云那女人,我就亲自动手,绝不会让她威胁到王妃。”

    景礼摸了摸鼻子,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不过那个依云也真是不省心,百里杨也真是没用,闹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把人弄到手?虽说他看不上依云那种女人,但若是百里杨把依云弄回府也就没这么多事儿了,至于影响到刘双喜?

    虽说景礼已经消了对刘双喜的心思,也明白当初他对刘双喜动心,除了因为刘双喜长得真美,更多的则是对她的崇拜,如今有了初夏,他已经把两种不同的感情分得很清了。

    可景礼依然会崇拜刘双喜,把她当成心中的女神,却也不会再动爱慕的心思,他是真心想要和初夏一直幸福地走下去。

    初夏满意了,朝景礼点了点头,“你去吧,太妃那边交给我,若是她再不知节制,我就去找吕老要些药,至少在王爷能闲下来管管这边的事儿之前,不能让她再火上浇油。”

    夫妻二人分头行动,在景礼痛揍了百里杨一顿之后,原本嘴上念着非依云不娶的百里杨终于有了实际的行动。

    夜晚,嘴角还带着伤的百里杨带着人冲进了花满楼,扔下一千两的赎身银子,亲自扛着依云大摇大摆地出了花满楼。

    花满楼的红牌依云姑娘被百里家的少爷劫走了,不过一日就传遍了整个华阳城,在气坏了百里老爷子之后,这件事倒是成了别人竞相传颂的话题,甚至还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之前他们还在赌百里少爷的性子那么好,对一个红牌如此用情,在得不到回应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如今终于等到了结局。

    这些人都不明白依云姑娘到底在拿什么乔,百里杨人那么温柔,家世也那么好,又愿意娶依云姑娘做正妻,这样的人她都不嫁,难道真像传闻说的那样,一门心思想要嫁进王府做妾?

    王爷和王妃的感情那么好,王妃的人也那么好,又怀着身子,她这不是害人吗?

    这回好了,敬酒不吃吃罚酒,终于惹恼了百里少爷,人在这种情况下被赎回去,谁知百里少爷玩儿够了还要不要她,几乎没人看好依云的下场。

    已经准备好银两,等着天亮就派人去给依云赎身的章太妃听到传闻后气得差点摔了手上的茶碗,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了。人都被百里杨劫走了一晚上,该发生的事儿怕是早就发生了,她再气愤,坏了身子的女人也不可能再进王府。

    再者她也怕因刘双喜动胎气这件事让云珞恨上她,这时候再往府里带人不是摆明了想让刘双喜再动一次胎气,人被劫走了也好,至少也不用她再为了一时冲动而补救了。

    一想到因为她一时冲动带着依云回定北王府,让刘双喜动了胎气,章太妃就不免后悔,她是想要云珞多些孩子,可若是为了庶出的孩子伤了嫡出的孩子,她肯定是不愿意的,心里已经把依云当成扫把星了,只是碍于面子不愿承认罢了。

    而依云被百里杨带走了,还省了她一大笔银子,章太妃竟暗松了一口气,也盘算起刚收上来的银子要怎么用,好在她还记着若是把银子都花光了,养生坊运行不了就得关门,为了长久的银子,她还是要留出能周转的银子才行。

    可除了周转的银子,往后恐怕要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进账,难道她只能用手头上的银子熬过没有进账的日子?

    要不要再多宣传一下,让别人能拿出更多的银子了,到时她把银子存到银庄里还能赚到不少的利钱呢。

    章太妃不知自己怎么就钻进了钱眼里了,早些年定北王府的产业都没多少收入,不赔钱就不错了,她也没享受过赚钱的乐趣,花用除了她带来的嫁妆银,就是月银,如今过手的银子多了,一时有些控制不住也是难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