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吃白饭的人何必养着呢?
    想着那么多的银两都被放到建设修路上去,章太妃就忍不住心疼,为何他们赚的银子要给别人用?

    最让章太妃不满间的就是如今都不打仗了,还养那么多兵做什么?一个月下来的粮饷和伙食军衣的支出都要上百万两呢,这么一大笔银子,也难怪王妃跟她哭穷了。

    章太妃想等有机会一定要劝劝云珞,用不到那么多的军队就都裁了吧,既然能省下一大笔粮饷,吃白饭的人何必养着呢?

    却完全不知道,如今的军队粮饷已经完全不用账上支出,他们平日里创造的劳动力就足够他们发放粮饷,若是肯下力气的人,哪个每月不再多上一两二两银子入账?

    尤其水军更是人人羡慕,打上来的海鲜卖得那叫一个高价,甚至听了刘双喜的意见,水军已经在海边养殖起了螃蟹,供到各处的收入足够养活整只军队还有剩余,军队早已不用封地上的税收来养活了。

    百里杨看着床上躺着的娇弱人儿,沐浴更衣后的依云脂粉未施,虽然还算得上清秀可人,但离红牌的差距真不是一点半点,真想不明白,这人是怎么被捧起来做了红牌的,真当他眼瞎吗?

    当然,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可他真没看出这个依云骨子里像个美人,只除了一开始时被她装出的娇憨所骗,以为她是个除了样貌之外,与刘双喜是同样的美人呢。

    可越是接触,百里杨越是失望,尤其是在查出她的来历可疑之后,百里杨再看她的眼神都是鄙夷的,很难想像什么样的主子会派这么个蠢女人来冒充大美人,这是在嘲讽他和云珞的脑子吗?

    当然,这样的鄙夷目光都是偷偷的,在依云面前,百里杨还是那个深情不移的富贵公子。

    依云悠悠地从梦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床前坐着的百里杨,同时也看到他眼中近乎疯狂的爱意,依云忍不住瑟缩了下,身子朝床里面挪了挪。

    因之前被百里杨扛来时依云挣扎的太过,百里杨就让人给她喂了些药,之后的事情她都不清楚,可醒来时身上干爽得很,又换了一身衣服,一看就知这是被洗过了。

    想着百里杨眼中混着情与欲的眼神,她便心里一惊,虽然她不是那么介意被百里杨侵犯了,却怕被百里杨发现她早就不是处子而生气。

    虽说百里杨因她都要成了华阳城的笑柄了,但那只是她的手段,欲擒故纵,又时不时表现一下她对百里杨的在意,就真让百里杨为她疯狂,被她控制在手里了。

    她也想过设计让百里杨发现不了她不是处子,或是最好算计了云珞,然后再与百里杨暗渡陈仓,就能挑唆他们兄弟反目,却没想百里杨突然就发疯地把她抢了出来。

    万一昨晚百里杨趁她昏迷时对她做了那些事儿,定会知道他那么珍惜的人完全不值得他珍惜了,会不会因此嫌弃她?

    依云怯怯地看着百里杨,目光我见犹怜,想着百里杨之前对她的疯狂,或许她装得可怜一些,百里杨就能不在意了呢。

    结果,还没等依云开口,百里杨先一步开口,“你且放心,虽说昨晚是我冲动了,可我还是会尊重你的,哪怕亲自给你沐浴更衣了,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会碰你。”

    依云被堵得‘嗝’的一声,松口气的同时,又不免失望,都这样了百里杨竟然没碰她,虽然让她少了解释的麻烦,可这男人真像他说的那么在乎她吗?

    而且,为了维护她冰清玉洁的形象,长时间没被男人碰过,依云也很空虚啊,她也需要个强壮的男人啊,百里杨虽说看起来文弱了些,但她可是看过他的身材,又时不时地搂搂抱抱,她清楚地知道百里杨绝对有让她满意的能力。

    可怎么就没碰呢?她都被他亲自给沐浴更衣了,这样一副身子摆在他的眼前,他都能忍得住?还是说他已经对她做了什么,只是因嫌弃她不是处子,而假装什么都没做?

    或许是依云眼神中的怨念太强烈,百里杨被看的低下头,轻声道:“你别怨我,谁让我太在乎你了,只要你一日不愿嫁给我,我都不会碰你。”

    依云叹道:“傻瓜,我怎么会不愿嫁你?只是怕自己的身份配不上你罢了,这些话我早就同你说过了,你怎么就是不愿相信呢?再说……你昨晚都把人家又看又摸了,人家不嫁你还能嫁谁?”

    百里杨的身子一僵,许久后才压抑住心里泛起的惊悚,虽说昨晚给依云洗澡换衣的是下人,但让依云有着这样的误会,也让百里杨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整理好情绪,再抬起头百里杨温柔又惊喜地看着依云,“你真愿意嫁我?”

    “嗯!”依云羞涩地点头,百里杨激动地把依云抱在怀里,“依云,你真好,你等着,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地把你娶进门,进门前我一定不会碰你。”

    可在依云看不到的角度,百里杨嘴角很是嫌弃地向一边撇着,若不是为了利用,他真不想碰这个女人。

    依云突然觉得,若是抛开一切,能嫁这个男人也是福气,可天意让他们没有将来,不然安安分分地做百里夫人,再生一堆姓百里的孩子,百里杨又这么爱她,人生不会比刘双喜差。可这一切注定要因为她的身世和身份而成泡影了。

    她好恨啊,若不是刘双喜,她又何必要承受这些?她也可以有幸福的人生啊!

    可百里杨这么爱她,若是她除了刘双喜之后,再隐姓埋名,百里杨还会不会这么爱她,若是能一直这么爱她,她愿意给百里杨一个一生一世的承诺。

    刘双喜被强制在床上躺了三天,除了如厕一动不许动,若不是她抗议,恐怕如厕都要在床上解决了。

    云珞这两日去视察了灾区,回到城中得知刘双喜动了胎气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当他急匆匆地赶回定北王府,看到躺在床上的刘双喜时,心都要跳出来了,怎么也没想到他才离开刘双喜就动了胎气,还是被气的。

    云珞心里便埋怨起章太妃,同时也怪百里杨办事不利,这么久了竟然也没从依云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虽说他们不急着收线,还想着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但这次却伤害了刘双喜,他不能再容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