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贪小便宜吃大亏
    云珞回来了!云珞发火了!消息很快就被传到章太妃耳中。

    听说云珞回来后,就躲在养生坊里不敢出门的章太妃内心是惶恐的,可想到自己怎么都是云珞的亲娘,初衷也是好的,章太妃便觉得儿子应该能够体谅她,像她这个年纪的夫人,哪个不想多子多福?

    虽说王妃也挺能生的,可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哪有几个女人生的多?何况,别的女人生的孩子都是庶出的,还能越得过她去?如今她怀着生子不能侍候夫君,就让夫君这样干熬着?王妃就是太不贤惠了。

    这样想的章太妃完全忘了当初她就是因为老定北王与皇上亲娘那些不得不说的往事而疯狂地嫉妒,好在皇上来华阳城时已与她开诚布公地谈过此事,老定北王与皇上的亲娘虽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但那位青梅爱的就是先皇,与老定北王只有兄妹之情。

    虽说当年皇上赐婚是不想让定北王再有来自妻族的势力支持,但那也是在老定北王无所谓的态度前提下,成亲之前老定北王对她没有感情,成亲之后也算敬重,哪怕是她挥金如土,老定北王都没说什么,她真没什么好不满意的。

    至于那封让人误会的信,其实并非出自那位青梅之手,而是有人嫉妒那位青梅得皇上的宠伪造的,目的就是想让皇上因妒生恨。

    可偏偏老定北王没等收到那封信就被先皇派的人给弄死了,信最后落到章太妃的手里,倒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

    章太妃还没做好准备回去见云珞,一大早,云珞便派人守在养生坊门前,所有人一律不准往里进,章太妃得到消息带人出来,就看到初夏指着墙上的一张告示笑着为被拒之门外的夫人们解释。

    “哟,刘夫人,今儿来的早啊,可不巧,昨夜养生坊里进了贼,一大早王爷让我们守在这里盘查呢,您还是请回吧!”

    “张小姐?有日子没见了,您是说这张告示吧?对,就是进了贼了,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哪能不当心着点?养生坊怎么说也是定北王府的产业,必须得保证您们的安全不是?”

    “您说啥时候再开业?这还真不好说,没搜到贼人咱得接着搜,搜到了贼人咱还得琢磨一下哪儿有纰漏不是?养生坊接待的都是有身份的女眷,若是不能保证各家女眷们在这里玩儿的好,还得安全,养生坊也就别开了。”

    “陈老夫人您慢点儿说,啥?前几日养生坊收了您一千两会费?我还真没听说过这事儿,要不回头我替您问问?放心,养生坊也是定北王府的产业,真收了您银子不会赖账。”

    章太妃气得一个倒仰,“初夏,你胡说什么?养生坊何时进了贼,本太妃怎么不晓得?”

    初夏忙几步过来,给章太妃见了礼,“太妃见谅,虽说末将也不想耽误养生坊的生意,可真进了贼也不能当不知道,等保证养生坊里再没有女客,末将就带人进去搜。”

    章太妃气得脸色发青,指着初夏道:“是王妃指使你来的?”

    初夏无辜地道:“王妃前几日动了胎气,还在床上躺着,吕老吩咐床都不让王妃下,如今除了彩云和几个贴身侍候的丫鬟,旁人见都难见王妃一面,末将好几日没见着王妃了,如何受王妃指使?”

    章太妃一听刘双喜还在床上躺着,有些心虚,可又不好说刘双喜是不是装病,瞪了初夏一眼,“你最好快些进来搜,若是搜不出什么,可别怪本太妃翻脸,你最好想好怎么和本太妃解释。”

    初夏笑着点头,“既然养生坊里已没有女客,末将就带人进去搜了?”

    章太妃冷哼一声,初夏道了声‘得罪了’,带着手下就往里冲,冲进去后调派人手四下探查,整整翻了一上午,看着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养生坊,章太妃心在滴血,虽然东西没有坏掉,可这么翻下去,收整起来也不容易,至少两天别想做生意了。

    初夏搜了大半天,带着人出来,对章太妃抱歉道:“太妃,末将无能,没能搜出贼人,惊扰了太妃还请见谅!”

    章太妃冷哼一声,负着手进了西暖阁,吩咐人将翻乱的地方重新收整,本来还想回去见见云珞,和他说说害王妃动胎气并非她本意,可看着初夏就是受云珞指使来的,章太妃气得不想去见云珞了。

    初夏带人离开,隔了一日,章太妃起早让人将养生坊大门打开,收整了一天多,总算是把养生坊重新收整好,今日就得打开门做生意了,虽说手里有了那么多银两,却也不能坐吃山空。

    结果管事带人将大门打开,准备迎接客人到来又看到初夏站在门外,还是那日的说辞,这次夫人们也不问了,不让进就走,城里如今也不只养生坊一间,初夏将军和她的男人不是也开了一间?没准就是她与章太妃抢生意才弄的这一出呢。

    不过,为何初夏如此明目张胆地抢章太妃的生意,王爷竟一句都没说?便有消息灵通的人想到前些时候章太妃带着依云去了定北王府,而前日初夏提起王妃动了胎气,难道就是被章太妃气的?

    这样也就难怪王爷会不管初夏来抢章太妃的生意,没准还是王爷授意的呢。

    看来往后养生坊是别想再开了,那么她们前些日子花进去的那些银子怎么办?

    没先交银子的夫人们看着已经交了银子的夫们幸灾乐祸;交的少的夫人们看着交的多的夫人们暗自庆幸,那些一下子就交了上千两银子的夫人们则是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可银子交了还能要回来吗?

    据说章太妃花钱如流水,没准这就是她手上不宽裕才想出的急招,她们竟然贪小便宜吃了大亏。

    章太妃被告之初夏又来捣乱,还是以抓贼的名义,这次若是进来,没准又要翻个底朝天,再收拾一天半,开业了他们再在门外守着?

    章太妃气得哆嗦,可心知是云珞派初夏来的,气也气不到初夏头上,可让他们三天两头来闹,她的养生坊也别打算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