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不许想别的男人
    云珞奇怪地望着刘双喜,“你不会不知吕老收他为徒了?”刘双喜了然了,送信的人是吕百草。

    真不知吕百草怎么就看上百里杨了,那人看着也不像勤学之人,没准就是三分钟热情,过几日万一腻了,不想学了,会不会被吕百草在后面举着大刀追着砍?

    晚上,吕百草和百里杨从山上下来,边走边大声交谈着,两人的兴致都很高,尤其是吕百草,更像是捡到了什么宝物,对着百里杨一口一个徒弟叫得亲热,他们都把原本背在背后的篓子抱在怀里,吕百草不时拿出一根什么教导百里杨。

    百里杨听得认真,时而点头,时而蹙眉,显然都听在耳中却未必记得住。吕百草却不在意,“徒弟,你别急,回头师父给你找本《百草集》你先看着,记住以后师父再讲你就能听懂了。”

    百里杨星星眼地看着吕百草,明明比吕百草高了一个头,但那崇拜的小眼神都要化为实质了。

    刘双喜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多少人都想要拜在吕百草的门下学医,他一个都看不上,怎么就看上这个纨绔了?难道就是所谓的缘分?不过百里杨这模样倒像是个勤学的好徒弟。

    跟在他们身后的护卫身后都背着一个大筐,筐里满满当当的都是浓绿,还有一些看似不起眼,却小清新的各色小花点缀其中。

    刘双喜道:“吕老,饭快好了,你和百里先去洗漱一下就过来吧。”

    吕百草从护卫的筐里摸出一把野果子,“王妃,这个你拿去慢慢吃,养胎!”

    刘双喜看了半天也没认出这个长得红通通的,只有指甲大的野果子是什么,可吕百草说养胎,想必就是好东西了。

    等吕百草和百里杨跳到温泉里,快手快脚地洗了个战斗澡后,饭菜已经摆好,刘双喜和云珞已经坐在桌边等着了。

    看了一整日的公文,即使强健如云珞也有些头晕脑胀,只想着吃过饭就去歇着。

    吕百草一进来,看着云珞的脸色就摇头,“王爷,你这小小年纪身子骨可不咋好,回头我老人家给你号号脉,熬几碗汤药喝喝。”

    云珞对吕百草道了谢,对他所说的身子骨不咋好有些介怀。他身子骨好不好,还不是刘双喜说了算,吕百草就是神医也不能乱说,万一刘双喜觉得他身子骨真不咋好,误会了咋办?

    吃了饭,云珞靠在床上养神,刘双喜坐在桌边摆弄一把桂花,虽然是山上长的,却半点也不比王府里精心伺弄的差,甚天生天长花瓣质感更厚,闻着也比府里的香,可刘双喜看着桂花却直流口水,云珞知道她定是又想到什么好吃的了。

    云珞道:“我记着从前你做过桂花糕很不错,这是又要做桂花糕了?”

    刘双喜便来了兴致,“你还记着我做过的桂花糕?可惜那时用的是干桂花,不如鲜桂花的口感好,明日我给你用新桂花做桂花糕,保准好吃。”

    云珞忙道:“何必亲自做了?想吃就先让厨娘做就好,你现在身子重了,还是少动。”

    刘双喜叹了口气,“我倒是想吃了,当初怀乐乐时怀的结实,偶尔吃一两块桂花糕倒还也还成,可现在肚子里怀着两个,还都娇娇气气的,我可不敢乱吃东西,吕老说了,桂花是活血散结的,我可不敢乱吃。”

    想到如今刘双喜的一日三餐都要由吕老亲自过目,云珞虽然感激吕百草,但还是有那么点舍不得刘双喜,从前多么会吃的一个人啊,如今吃个东西都不能敞开了吃,等这胎生完了,可不让刘双喜再生了。

    主要也是他这几个月忍得太辛苦了,若不是意志坚定,又对刘双喜喜爱得紧,换了旁人恐怕都要把持不住了。

    早起桌上的早点多了一盘晶莹剔透的桂花糕,看得刘双喜直吞口水,吕百草一见就如临大敌,“王妃,桂花糕你可不能吃,旁的孕妇胎做得实,稍稍吃些倒是无妨,可你这双胎,前些日子又动了胎气,可不能拿肚子开玩笑。”

    刘双喜点头,“吕老放心,这盘桂花糕是做给你们吃的,快尝尝,可好吃了。”

    说着,刘双喜吸了吸口水,自打不孕吐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变得馋了,从前看都不愿看一眼的食物如今都能勾着她流口水,她是真想吃香喷喷的桂花糕啊,若是早知道自己对美食这么没有抵抗力,她何苦让人做这盘桂花糕出来馋自己?

    吕老、云珞和百里杨对视一眼,纷纷朝那盘桂花糕伸出筷子,转眼工夫一盘二十几块桂花糕就见了底,刘双喜恨恨地看着三人,“好吃吧?看你们这吃相我就知道。”

    三人同时一顿,尴尬地互相看看,他们不是怕刘双喜馋嘛,想着吃光了刘双喜看不到就不馋了,怎么倒成了他们吃相的问题了?

    刘双喜看着三个男人石化住的脸,顿时便心情好了很多,夹着水晶虾饺一口气吃了十几个,又喝了两碗粥,放下筷子时,肚子里说不出的满足,连两个平常很爱闹腾的小家伙都好像乖了很多。

    吕百草依旧带着百里杨上山,刘双喜问云珞:“你说百里是怎么想的?把依云都劫走了,他就这么给放一边儿了?”

    云珞扳着刘双喜的脸让她看着自己,“你脑子里都是别的男人,我会吃醋的。”

    刘双喜一把拍开他的手,在他的手上留下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后,愤愤地道:“我是在关心别的男人吗?我明明是在关心那个男人的女人好不好?百里这人虽说不咋地,可好歹是你兄弟,我不是怕他被人骗了吗?”

    云珞神色又有些不愿意了,“他那人瞧着不咋样,但也不是轻易会被骗的,你再那么关心别的男人,我可真要吃醋了。”

    刘双喜想了想,觉得虽然云珞吃醋的样子或许很可爱,但毕竟是她的男人,总不能让他太有危机感,“那不说他了,我们说说吕老吧,你说他今年有六十没?看起来身子骨还成,家里怎么连个女人都没有?是他不喜欢女人,没娶?还是没娶到合心意的?”

    见云珞没接话,刘双喜扭头看他,就见云珞还是一脸委委屈屈的样子,见刘双喜看他,幽幽地道:“吕老……也是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