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要她还是要我?
    想想吕百草那张老脸,刘双喜觉得云珞这醋吃得很没道理,放着这么个帅气的相公不要,她还能看上吕百草不成?难道说云珞对她的爱已经病态到要吃一切雄性生物醋的地步?

    不,似乎连雌性生物的醋他也吃,就好像被他欺负的不怎么敢到自己跟前的珠儿,那孩子,刘双喜还是很喜欢的。

    在山谷里住了半个月刘双喜就闷了,云珞时不时出谷回城或去军中办事,刘双喜就更闷了,可她的身子越来越重,怀乐乐时到生也没这么可怕,有吕百草一直盯着,刘双喜还真不敢乱动。

    百里杨倒是每天就跟着吕百草满山遍野地跑,好像把那个叫依云都完全忘在脑后了,直到九月初,外面的天已经开始冷了下来,百里杨才一脸不舍地和吕百草告别,说是要回城办些事情。

    吕百草一直把人送出山谷,那模样不像送徒弟回城的师父,反而像是十八相送里的梁祝。

    送走了回去办事的百里杨和回城处理公务的云珞,吕百草就和刘双喜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吕百草道:“王妃,要不我找本书给你看看?”

    说完就有些后悔了,想到外面传闻的,王妃出身低,万一对看书兴致不大,他这不是招人嫌吗?

    却没想到刘双喜听说吕百草要找书给她看,立时就来了兴趣,她可是眼馋吕百草的那箱书眼馋了许久,听人说吕百草收集了不少从古到今的医书,尤其是他自己编写的那几本才是精华中的精华呢,只可惜平日藏得紧,刘双喜想了许久都没好意思提。

    今日可是吕百草自个儿提的,刘双喜便道:“好啊好啊,吕老,我想看医书。”

    吕百草眼前一亮,回屋中拿了一摞医术过来,往刘双喜旁边的桌上一放,“王妃,这些都是医术入门的书,你先看看。”

    刘双喜拿起来挨本翻了翻,有两本是介绍草药的,有两本是讲些小伤小病处理的,没有一本是她心目中可以引起江湖上腥风血雨的珍本。

    吕百草放下书就背着药篓上山了,虽然今儿没有徒弟跟前跟后的讨人喜欢,吕百草还有好些地方没有走遍,一时一刻都不想浪费。

    前些日子采回来的药材,有些暂时用不上的已经被他种在山谷旁边开辟出来的山坡上,有些采摘后不能长久存放的则被他炮制了,每回上山都能有新的惊喜等着他,吕百草可不想浪费在和刘双喜大眼瞪小眼上。

    刘双喜带着乐乐在山坡上铺着的毯子上坐着玩儿,外面的气温已经降下来,山谷里却四季如春,修整过的山坡,草长得茂密而柔软,在上面打滚都不会受伤。

    乐乐明明已经能走得很好,却最爱趴在草地上爬,刘双喜也是很无奈,每天丫鬟给乐乐洗衣服时上面压出的青草渍也是很难洗的。

    晚上云珞没回来,第二天下午了还是没回来,连半点消息都没传回来,刘双喜不放心就派人到城里去打听,结果派出去的人回来脸上就很古怪,“回王妃,王爷昨日和百里少爷在大街上打起来了。”

    刘双喜错愕,但很快又释然,似乎云珞和百里杨打起来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新鲜事儿,而且论打架,十个百里杨都未必是云珞的对手,自家王爷又吃不了亏,至于他这样一脸便秘似的吗?

    然后就听那人道:“听说王爷和百里少爷是为了那个叫依云的头牌打起来的。”

    这回换刘双喜一脸古怪了,愣了许久才挥了挥手让人下去,刘双喜倒不觉得云珞和百里杨是为了争风吃醋,毕竟他们对依云的来历已经起疑,甚至已经肯定她是奸细,那么他们就不可能真是对依云动心。

    何况不谦虚地说,有了她,就依云那张卸了妆只能算是朴素的脸,百里杨有可能冲昏了头脑可云珞就绝不可能了,这多半是在演戏,演给依云和她背后的人看。

    果然,不到下午又有人回来报了,云珞和百里杨公开决裂,因为云珞当着全城百姓的面问了百里杨一句:要她?还是要兄弟?

    而气愤中的百里杨想了不想地道:要她!

    于是,做了十多年的兄弟,百里杨和云珞彻底绝交了。

    刘双喜得到消息后倒是比早上接到云珞和百里杨为了依云大打出手时更淡定,她是觉得戏已经演到白热化了,就等着最后的落幕了,百里杨也算是成功骗过了那个自认风姿不凡的女人,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引出她背后的**oos了,反正刘双喜是一点都不觉得依云就会是那个**oos,毕竟就她那智商,略有些让人捉急。

    而用她的**oos,估计也是个智商在平均值以下的。

    晚上云珞从城里出来时还满面怒容,进到庄子时脸也冷的像罩了寒霜,可一进到山谷里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连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刘双喜正在山谷中看吕百草种药,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吕百草不时指着一样药材说给刘双喜听,刘双喜就会对着百草集上面看,然后比对着将药材的模样和功效都记在心里,连用量和用法都拿笔记在一个小本子上,那认真勤学的模样就像百里杨附体一样,吕百草看得甚是满意,他这辈子也收过徒弟,可教着教着就心灰意冷了,想不到这岁数了教的这两个虽然有一个还不算是徒弟,却都勤奋的让他满意,尤其刘双喜还怀着身子,站都站不长久,学一会儿就要到旁边放着的榻上歇歇。

    可这份勤学的态度就让他很欣慰,觉得这一身本事总算是后继有人了。虽说王妃的身份摆在那里,即使学了一身医术也不太可能悬壶济世,可王妃学会了医理和药理,能做的药膳就更多了,他有生之年可以吃到更多的美味了。

    云珞过来扶着刘双喜到旁边的榻上坐好,刘双喜却伸着脖子朝吕百草那边看,看得云珞忍不住吃醋,明明是个老头儿了,可刘双喜看他的眼神,云珞还是觉得不舒服,他的王妃只能看他,除了他,就是老头儿都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