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涧龙关关宠
    宅子不比华阳城里的精致,但在涧龙关里最不缺的就是空的土地,除了轮流驻扎在此的五万军队,城里百姓不多,只要有钱,就可以在城里修建一座大宅子,而修建一座大宅子也用不了多少银子。

    就如百里杨说的那样,这座宅子还是他当年让人修建的,别看几乎要赶上定北王府大了,可修建这样一座宅子才花了他五百两都不到,当然,修建宅子所用的石料和木料都不用钱。

    依云一脸震惊,“这是你的宅子?”

    百里杨得意地道:“自然,我在涧龙关的地位可高了,那雷天佑看到没?还不是得乖乖地听我话!”

    若是之前依云或许还会觉得百里杨是在吹牛,在她眼里百里杨就是个狗仗人势的纨绔,仗的还是定北王之势,和定北王闹翻了后就没什么能力了。

    可如今到了涧龙关,依云终于发现百里杨也不是那么纨绔,甚至还有那么点能力,这个发现让她惊喜,不说她接近百里杨的目的,就是能迷住一个优秀的男人,也比和一个扶不起的纨绔周旋更有面子。

    若是这个男人能影响到定北王,她在主子面前不就更有脸了?依云脸上的笑容更真挚了几分,和百里杨说起话也又多了几分真心。

    百里杨带着依云住到宅子里,每日带着依云在涧龙关里到处逛,甚至依云要去城头或是军营里看他都会让她如愿。

    而看到雷天佑等人确实对百里杨甚是恭敬后,依云那真是心花怒放了,时不时也会与雷天佑等人说上几句,所表现出来的‘智慧’也让雷天佑等人眼中渐渐多了崇敬和爱慕,依云越发的得意了,想着以她的魅力,往后即使没有百里杨支持,她也能办成很多事情了。

    唯一让她不满的是,百里杨一直不碰她,虽说是在乎她,想要等到成亲后,可这样也很让她心里没底,可该准备的还是要做,不然万一哪天百里杨真对她来了兴致,她是拒绝呢?还是拒绝呢?真拒绝了,百里杨会不会误会她对他不是真心的?

    想到这些,依云就有些为难,虽然做的准备一直用不上,却也要准备着。甚至她想过,要不要弄些药,直接让百里杨情不自禁,生米煮成熟饭。

    可又怕百里杨得到了就不再珍惜,那样还不如就先这样相处着,反正百里杨对她死心塌地,还怕他跑了不成?

    到了十月底,一场初雪过后,大地一片银白,依云在涧龙关里越发如鱼得水,她能感觉到边关的将士们都恨不得把她放在手心里呵护,让她不时自嘲,果然这些大老粗不懂什么柔弱温柔,就喜欢刘双喜那种傻乎乎的,云珞就是定北王又怎样?还不是和他手下的这些兵一样?

    百里杨和雷天佑出去喝酒了,依云就在城中闲逛,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用爱慕的热烈目光盯着她,很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大概是涧龙关地处边境,这里的民风也彪悍,没人对她一个姑娘家没带丫鬟上街有疑惑,甚至不时因她脸上‘纯真’的笑容看呆了。

    依云便无时无刻地散发着她的魅力,势要成为涧龙关的关宠。

    百里杨和雷天佑正带着一群将士坐在酒楼上吃着热乎乎的锅子,自从华阳城里出现了小火锅,涧龙关也成了小火锅的天下,比起华阳城物资丰富,相对物资贫乏,缺少青菜的涧龙关就更喜欢在火锅里涮肉吃。

    与华阳城的小火锅不同,涧龙关里最受欢迎的却是一口大锅,烧开了能同时供十几人甚至几十人吃的大锅子,这样大家围在一个锅边吃才叫热闹,反正都是同袍兄弟,平时喝水都用一个瓢,谁还嫌谁的口水不成?

    雷天佑往嘴里塞了一口烫得不够熟,上面还带着几道红丝的羊肉,肥嫩的羊肉入口,辣得雷天佑眯起了眼,又灌了一大口烈酒,感觉额头上都被浓厚的辣味刺激的冒出一层汗,才满足地呼了一口气,“王妃怎么就想出这吃法,真是过瘾!”

    旁边的士兵只顾着从锅里捞自己爱吃的,哪还顾得上回自家将领说的话?便那一直点个不停的脑袋却说明他们也和自家将领一样吃的满足。

    平日里看着像是富家公子的百里杨此时也和大家一样朝锅里伸筷子,压根顾不上回答雷天佑的话。

    看到有人夹了他爱吃的菜还会伸筷子把菜从别人的筷子上抢过来放到自己的嘴里。

    而似乎也习惯了这种你抢我一口,我抢你一口,大家吃得满头大汗,嘴里直喊着尽兴!

    虽然是大雪初晴,但火锅楼里热气腾腾,边关的将士们又都不惧寒暑,楼上的窗子都是大开的,有人从窗口向下望了一眼,就看到依云在楼下慢慢地经过,不时朝身边路过的人微笑颔首,险些将筷子上夹的肉掉到地上,回过头幽怨地看着百里杨,“百里少爷,你啥时候能把那女的收了?看她一天天的出门发浪还不能揍,你知道我们一天天的怎样水深火热吗?”

    百里杨手里端着一碗酒,走到窗前探头往下看了一眼,拍了拍一脸苦大仇深的人,“陈礼,有本事你收啊,前几日你大哥还同我抱怨,你都十七了还不娶妻,你娘为你可操碎了心!”

    陈礼嘴角抽了抽,对百里杨做了一个求饶的手势,“算我没说。”

    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酒,又问百里杨:“百里少爷,我好些时候都没见过刘四喜了,他最近过得可好?”

    百里杨斜了他一眼,“我和他不熟,你说好好的姑娘不打听,你打听那小子做什么?我可和你说啊,他和他姐一样,一肚子都是坏水。”

    一句话便激起了群愤,包括陈礼在内,一桌子人同时对着百里杨举起了拳头,百里杨吓得一缩脖子,雷天佑带头道:“虽说我们没见过王妃,可王妃是好人,可不能由着你污蔑,再敢说王妃一句不好,我们可不饶你!”

    陈礼也愤愤地道:“刘四喜是我兄弟,我不许你说他坏话!”

    百里杨吓得一缩脖子,想不明白连面儿都没见着,刘双喜怎么就把这些大老粗给收服了?竟然连句她的坏话都不准说,那他若是说了刘双喜在华阳城怎么欺负他,甚至还给他套了麻袋的事儿,会不会被她的这些拥护者再套一次麻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