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很认真的脸红心跳
    百里杨认为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下去容易挨揍,便探头向酒楼下看,说了这么会儿的话,依云也才走出去几丈远,很是享受别人投注过来的爱慕的目光。

    雷天佑将手搭在百里杨的肩上,啧啧道:“你幸好没和这女人来真的,不然头上不得长一片草原?”

    “为了百姓的安宁,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百里杨一脸舍身取义的凛然,换来几人同时的嗤笑,当谁不知道他万花丛中过的曾经吗?

    正说着,就见依云向四下望望,见无人留意她,转身进了酒楼旁的小巷,百里杨眼前一亮,“吩咐下去,看紧了。”

    雷天佑拍着胸膛保证,“早就安排好了,不然你当满大街的人都稀罕那女人?那些都是咱们的人。”

    百里杨‘呵呵’两声,见果然从旁边出来几个人,小心地跟上依云的步子。

    百里杨便不再理有些得意的雷天佑,反正雷天佑不会派饭桶出去,就依云那种,还真不怕她发现被人盯上了。

    不多时,楼板响动,从下面上来一个个子矮小的妇人,妇人的手里还提着一篮子鸡蛋,正是走街窜巷卖鸡蛋的妇人,刚刚她还在酒楼下与依云巧遇了,那羡慕又崇拜的眼神完全看不出假来。

    妇人一上来就走到雷天佑和百里杨身边,低声道:“那女人进了巷子里的王家,前些日子我们就发现王家总有奇奇怪怪的人出现,已经怀疑王家有问题。”

    雷天佑点头,“你让弟兄们继续盯着,莫要打草惊蛇了,若有必要,可以给他们行些方便。”

    妇人答应着退下,雷天佑盯着百里杨道:“你打算和她纠缠到何时?”

    百里杨转了转手中的酒杯,勾了勾唇角,“回头我们再演一出兄弟反目,火候也就差不多了,不过到时还要雷兄与我配合。”

    雷天佑当仁不让,“这还用说?从你带着那女人过来之前派人送信,我不一直配合着?说起来废太子也着实可恶,要打要杀就真枪真刀地动手,竟干些偷鸡摸狗拐带的勾当,真是让人不耻,也幸好皇位没落在他的手里。”

    想到前几个月杜乐生来华阳城时的相见场面,虽说百里杨私心里是向着杜乐生,可那次见面却让他难免生出些许惆怅,哪怕早知做了皇上后他定会与从前不同,可这变化也太大了。

    心里失落的同时,倒也觉着杜乐生再变也比那个废太子好,往后怕是也难再见上几面,心里还是保留些儿时的美好记忆吧!

    只是想到那个大概是被杜乐生伤得有些深的姑娘,百里杨就替她不值,相比之下彩月比依云更像刘双喜一些,可这命咋就相差那么多呢?但没准往后彩月也能遇到真心疼她爱她,不愿让她受委屈的男人吧!

    百里杨晚上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依云已经准备好了一桌酒菜,坐在屋中翘首以盼,听到百里杨回来的声音立时跑了出来,从百里杨手中接过外面的披风,笑着道:“我刚做了几道你爱吃的菜,过来尝尝?”

    百里杨面露难色,依云忙道:“你这是刚吃过了,无妨,我平日也没什么事儿可做,下厨也就是消磨时光,你吃不下就坐着陪我说说话。”

    百里杨点头,被依云拉到桌边坐下。依云倒了一杯酒递到百里杨面前,百里杨便揉着额角,“刚和雷天佑他们喝了酒,头还疼着呢,咱们就说说话吧。”

    依云一愣,随即笑道:“我给你去煮碗醒酒汤来。”

    百里杨却拉着她的手,“回来前喝过了,我这一身酒气怕薰着你,等我去沐浴过了再来陪你。你先吃着吧。”

    依云一脸失望,却还是乖巧地点了头。百里杨起身头也不回地出了依云住的院子,回到旁边他住的院子,吩咐人去提热水。

    关起门后,百里杨问屋子里留下的小厮,“她回来后都做了什么?”

    小厮道:“她在厨房里忙了一下午,把厨房里的人都赶了出来,厨娘扒着门缝看到,她往菜里都下了药。侍候她的丫鬟从她藏在衣袖里的纸包里刮下来一些药粉,都在这纸里包着呢。”

    百里杨将纸包打开,里面只有薄薄的一点药粉,闻了闻,做为吕百草的得意弟子,虽说习医有些晚,但学得却都是最有用的,一闻便知这药的效果,百里杨却没想到依云竟然这么想要爬上他的床啊。

    挥挥手让小厮下去,百里杨进到浴桶里泡了许久才不紧不慢地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依云房外时轻轻敲了敲门,依云便从里面像小鸟儿一样飞了出来,那一脸的笑看起来多么天真烂漫啊。

    百里杨情不自禁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调笑道:“这么想我了?”

    依云羞涩地低下头,拉着百里杨的手进到里面,看着一桌早就凉透的菜,依云遗憾地道:“人家可是花了许多心思做的这些菜,可惜都凉了。”

    百里杨道:“无妨,你做的菜就是凉了我也要吃,让人热热就好。”

    说完,百里杨喊人进来将菜端下去热过再端上来,不多时热好的菜再被端上来,虽然卖相不如之前的好,可看百里杨吃得很香,依云眼里闪着莫名的光。

    百里杨吃过吕百草亲手调配的解药,自然不怕依云给下的药,但既然吃了药,百里杨吃着吃着便很认真地开始脸红心跳,“宝贝儿,我怕是喝多了酒,身上好热。”

    依云便笑着过来帮着百里杨将身上的外袍脱下,声音也变得柔媚了起来,“热就脱了嘛,这屋子里又没外人。”

    百里杨便借机将依云扯进怀里,拿起旁边的酒杯放到依云的唇边,“宝贝儿,也不能我一个人热,你也喝几口。”

    依云便就着百里杨的手喝了一杯酒,酒下肚不多时,依云也觉得浑身都热,暗想:难道是解药吃少了?怎么也像中了药似的?

    好在这药也不是什么毒药,她既然已经决定要在今晚和百里杨把生米煮成熟饭,吃不吃解药也无妨。

    直到依云整个人烧得神智不清了,百里杨才猛地起身,不顾依云因他的动作而坐在地上,手臂撞上了桌脚。

    百里杨喊了丫鬟进来把人送到床上,便回了自己的屋中,可不想亲眼目睹依云因药力而大胆狂放的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