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弄得自己好被动
    早起,依云从床上醒来,外面的日头已经爬起很高,依云揉着疼痛的太阳穴,许久才记起昨晚发生了什么,猛然从床上坐起,看到昨晚穿的衣服已经变成了碎片散落在地上,百里杨不在,而她之前装了鸡血的小瓶子则在枕头下面好好地放着。

    依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懵了,她准备的那么充分了,却没料到自己也中了药,想也知道昨晚百里杨发现了她已经不是黄花大姑娘了,她醒了却没看到百里杨,难道是失望了?

    依云坐在床上半天不动,她不知该怎么面对百里杨,一切计划都好好的,却在关键的地方出了纰漏,想要遮掩都没办法遮掩了,她该怎么办?

    百里杨从外面走进来,虽然眼神里极力地克制,依云还是看到他有些神不守舍,干脆就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百里杨进来的脚步就一顿,为了不长针眼,他尽量不去看床上的依云,可这模样看在依云眼里就是嫌弃似的,依云哭了一会儿,哽咽地道:“我知道你嫌弃我,可这也不是我愿意的,当初,当初我为何那么想要嫁进定北王府做妾?还不是因为被他占了这清白的身子,可谁能想到他在床上说的那些话都是哄我的,也就是我傻傻的信了他。我之前不愿接受你,也是怕自己配不上你,可谁让你的真心打动了我……呜呜,你若是嫌弃我,我不如死了算了。”

    说完,依云便从床上跳下来,就要去旁边箱子上放着的剪刀。

    百里杨给旁边站着的丫鬟一个眼神,丫鬟便冲上前抱住依云,百里杨也适时悲哀地道:“没想到你和他竟然……既然如此,我倒是枉做了小人,你想嫁他我便成全你好了,待会儿收拾收拾我就送你回去,他占了你的身子,若是还不愿让你进府,我定会让天下人都知道定北王是怎样一个不负责的男人。”

    依云有些傻了,想不明白百里杨怎么会说出这番话,难道真是吃完了就抛?若真把她送回华阳城,她编的谎话立时就得被拆穿,已经对她失望的百里杨想必也不会站在她这边了吧?

    依云悲伤地道:“我如今与你已经这样了,他更不会要我了。”

    百里杨摇头,“昨晚我喝多了酒,冒犯了你,但好在最后清醒了,并没有真的对你做什么,原本我是不敢来见你,怕你怪我,既然知道了真相,我也不能再看着你伤心难过,你想嫁他我便成全你,这就送你走。”

    依云‘哇’的一声就哭开了,“他若肯娶我早就娶了,当初他都能不认账,又如何能指望他现在认?你送我回去就是给他侮辱的,我恨你!”

    百里杨便像泄愤似的一拳砸在桌上,成功地将桌子砸掉一个角,可见是如何的气愤了。

    丫鬟‘嗷’的叫了一声,喊人进来把坏掉的桌子抬了出去,百里杨怒吼:“你们都滚出去!”

    本来在屋子里的丫鬟和进来抬桌子的一窝蜂似的冲到门外,还体贴地将房门关上,生怕被依云看到被百里杨砸掉的那块桌角上被锯过的痕迹,这戏,还真是要演全套了才像。

    百里杨默默地走到依云放衣服的箱子边,打开箱盖从里面翻出一身衣服递到依云面前,依云也默默地将衣服往身上套,动作却慢得出奇,大概是怕穿完衣服就要被送走。

    心里却暗恨自己怎么就蠢的自己把自己不是处子说出来了?她应该等着百里杨质问她为何不是完璧之身了再哭哭泣泣地说是被定北王夺走了,可如今百里杨说他昨晚压根就没碰她,不管是真没碰还是假没碰,弄得她好被动啊。

    百里杨道:“那你想让我怎样?我那么爱你,你却一心只想着他,如今虽说跟我走了,可一想到你和他……我心里就像刀割似的。”

    依云道:“我只是个弱女子,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可为何最后连你都要舍弃我了?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吗?”

    百里杨一声不吭,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重,直到外面有人怯生生地道:“少爷,雷将军求见!”

    百里杨用两手抹了把脸,对依云道:“你先别哭了,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一直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懂吗?我先去见雷天佑,你自己在屋中想一想,将来想要怎样……我都听你的。”

    依云眼中一抹惊喜闪过,见百里杨抬步出去,低声问道:“若是我还想和你过,你还要我吗?”

    百里杨脚步一顿,良久后点了点头,“要!”

    依云几乎要狂喜地喊出来,果然她的魅力无限,把百里杨迷的已经没了自尊了。

    百里杨离开后,依云就一直陷入这样的狂喜,直到丫鬟匆匆跑进来,“依云小姐,少爷和雷将军打起来了,您快去看看吧!”

    “打……打起来了?”依云不解地看着丫鬟,“因何打起来?”

    丫鬟道:“我听人说好像是雷将军接到王爷的信了,让他将少爷赶出涧龙关,雷将军就来赶人,少爷气不过就和雷将军动了手。”

    “要赶我们走吗?”依云轻声道,虽然脸上一副伤心的像要心碎般的神色,心里却高兴的不得了,这样就更能让百里杨相信她是被云珞始乱终弃,而百里杨能因此和雷天佑打起来,可见是忍无可忍了,她再加把火,让百里杨反了云珞也并非没有可能。

    可丫鬟来让她去看看,她也不能不去看看,装出一脸焦急,“你快带我去看看,伤了谁也不好啊。”

    丫鬟前面带路,依云跟在后面捯着小碎步,不时再娇喘两声,让人一见就会联想到昨晚她与百里杨是在一个屋里睡过的,尤其是丫鬟还是贴身侍候她的,看那一地的碎衣服,哪里会想到百里杨并没有做到最后?

    当依云随着丫鬟来到院中时,百里杨正和雷天佑在雪地里滚来滚去,沾得满身满脸都是雪,可两个男人还是互不相让地抓着对方的领子,腿也缠着对方的腰,一副要把对方置于死地的模样。

    百里杨恨声道:“你回去告诉云珞,依云是我的女人,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舍她不顾,他自己渣,难道还想我也和他一样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